繁体
简体

物理人生

奇妙的世界

吳慕乡 刘丽红

 


马太角山

  听说,在瑞士风景区马太角山(Matterhorn)上有一个值得欣赏也让人津津乐道的景象,不过或因有些当地导遊並不知情,也或许是此景象比起其他遊客如织的风景区来並不宏伟,美丽,也可能不像其他历史故事来得气势磅礡,因此根本不放在导遊的眼中及分享的腳本里,致使许多即使有幸到当地一遊的旅客也无缘了解,而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当我听到这个小小的故事,我的內心起了不小的波澜…有一位瑞士的导遊喜欢在既定的行程中,在寒冷的瑞士山上加演一段“奇妙的世界”,演员只有一只小小的苍蝇,而且是山上现抓的临时演员,首先导遊把他的小型放大镜拿出来,把那只山上抓的苍蝇放在镜下。他先告诉大家,生长在英国的苍蝇,腳上都是光禿禿的,再来他要大家围观,近看这只放大镜下苍蝇的腳,大家都看到了,腳上居然长满了毛,接着他看着形状巍峨,白雪蔼蔼的瑞士山峰说道:“这就是造物主创造的奇妙!他让这里有寒冷美丽的奇景,同时祂也沒有忘记这里有祂手所造的微小生物的需要,甚至为这座山上的小苍蝇穿上了御寒的‘毛袜’。”
  这个故事令你感动吗?我是学科学的,从小我就对这个世界有着奇妙的感受,想了解到底“它”,“她”还是“祂”之间的关系?也想知道号称是万物之灵的我们到底是如何来的?

猴子变来的


进化论中所说猴子的进化演进

  记得是从国中生物课本上开始探究人类的起源,课本上所说的是达尔文(Charles Darwin, 1809-1882)的物种起源,说人是由进化演进来的,所以在我年幼的心灵里真的以为人类的祖先是猴子或猩猩,虽然看着猴子一路蛻变演进的图片心中真的有些纳闷,但一向顺服权威的我也只好相信老师振振言词和课本上印刷的白纸黑字,直到我渐渐长大,慢慢知道更多达尔文的进化论,才发现其实其中有很多的瑕疵和问题,因为在进化演进的过程中,发现有许多遗失的环节,使得进化演进无法连贯,而且据说达尔文在临终前还对友人说“我的进化论只不过是一个学说,怎么许多人都把它当成真理呢?”
  其实,在美国的生物教材中有两派学说,一派是“进化论”,一派是“创造论”,两派的支持者还为此上过法庭,但对一个研究科学的我来说,一向凡事都习惯要求实证,对於进化论我就不由自主地产生种种的疑问,因为除了有许多地方无法合理的解释外,我不仅要问,如此有秩序,进化的宇宙又是如何产生的呢?难道又是什么由小球变大球,再变成星球,再有银河系,再变成…,我所学的是物理,知道宇宙的浩瀚,星球和星球之间因着万有引力定律很有规则的运行着,而月亮这颗卫星也是相当有规律的绕着地球转,地球呢?则非常有规律的週而复始绕着太阳这颗恆星运行,然而现今最流行宇宙来源的理论居然是“爆炸论”,也就是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宇宙发生一次大爆炸,爆炸后每个星球就一一排列好了,而且彼此之间还运行得非常有规律,有秩序,试想,这个说法可能吗?成立吗?倘若有人告诉你,手上掛着的手表是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经由许许多多的金属原子,分子在一次偶然的大碰撞或大爆炸后,就成为这一只非常精巧的手表,你会接受这种解释或相信这种可能吗?当我们看见一只举世罕有的手表,最合逻辑的解释难道不会想到这应该是一个深具权威的表商制造的吗?同样的,一个那么浩瀚有秩序的宇宙,一定系由一个高过宇宙的大能者来创造的,不是吗?

月球上的见证人


美国太空人艾德灵

  当美国太空人阿姆斯壮(Neil Armstrong)与同行的艾德灵(Buzz Aldrin)完成人类有始以来第一次登上月球的壮举时,艾德灵不是兴奋的在月球表面表演月球漫步,也沒有忘情的亲吻月球表面,他看着浩瀚的宇宙,由他的口里发出的讚叹是圣经上的话:“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並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便说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阿姆斯壮与艾德灵是人类登上月球的历史见证人,也是亲身体验神创造天地万物的见证者。
  根据统计,绝大部分的科学家其实都比较相信创造论而非进化论,想想,追根究底是他们的本能,实验证明更是他们所信服的,这样的结果和比较果然是奇妙无比!
  拿面镜子照照,其实我们“人”本身就是一个绝妙的创造物,单就眼睛来看,它本身就是一个全世界最好的照相机,不但可以自动对焦,看出去又是立体影像,而且还是彩色的唷;而眉毛的设计也是令人拍案叫绝,弯弯的造型正好挡住由上头因流汗滴下来的汗水,不会任由咸咸涩涩的汗流入眼中,刺激了双眸;心跳的次数也能为我们探测出身体的好坏;皮肤上连肉眼都看不见的毛细孔也是我们调节体溫的功臣哦!另外,耳,鼻,头发,四肢等皆有奇妙的功效,甚至连舌头上小小的味蕾也能嚐出酸甜苦辣,人的“一身”真是无处不是巧手精工呀!

探索世界真奇妙

  我很喜欢看电视上的探索频道(Discovery Channel),一幕幕摄影记者耐心等待,精心捕捉的画面令我感动,尤其当我在准备物理课时,常常使我联想到所看到世上林林种种奇妙的生态,有些事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在无法有合理的解释下,我相信惟有创造的奇妙真神才能做得到,因为实在找不到更美,更好的答案了。

  到了动物园,不知道你是否曾经注意到高高的长颈鹿,长得一副善良的模样惹人怜爱,但是不知道你对牠熟悉吗?高高的牠如果需要喝水是否要像其他动物一样弯颈俯身来喝呢?还是动物园管理处特別体恤牠那么高的身躯弯下不易,而把水放在高高的平台上,让牠轻松地抬头喝?另外揣想,长颈鹿的心脏一定很強,因为要把血液打送上那么高的头顶确属不容易,如果送不上去,那么每只长颈鹿可能都会或多或少有着贫血的毛病,而弯颈的大动作更可能造成牠血液冲太快而脑充血或脑溢血造成死亡。
  世上最怕的就是这种似是而非的理论,常有些人笑说世上的事有百分之八十是负负得正的,也就是说,有人第一次错是他自己的不对,第二次错也是粗心大意,但第三次错就是情有可原,接着第四,第五个再错就可能是真的或对的了,“大家都是这么说的…”这句话很熟吧!多数错的意见以讹传讹之下也有可能变为真理唷!
  如果,身在动物园的长颈鹿有幸得到园方体贴的照顾,也就是轻松在高台喝水,那么相对的,所有野生长颈鹿不就生来就该因喝不到水而等待死亡了吗?还是野生的长颈鹿喝水一定要动作非常迅速,即颈子一弯下去喝一点水就要赶快伸直挺身以免冲血身亡?看着我认真的眼神,同学们对我提出的询问虽然觉得有些怪怪的,可是卻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不管是身在动物园或在野外,所有的长颈鹿应该都有求生的本事,因此,不可能会需如此特殊设计的高台来解決牠们饮水的问题,所以真正的答案是—后来科学家研究发现长颈鹿弯颈喝水时,心脏通往头部的血管通道有一个瓣膜会自动关闭,如此就不会造成脑充血或脑溢血,而等到牠们颈子一伸直,瓣膜就会自动打开,也不会造成贫血了,很奇妙,不是吗?
  另外,有一种名叫翢翢的鸟儿,牠的生态和长颈鹿作比较有着異曲同工的奇妙,因为听说牠的体态非常特別,头很重且尾巴弯曲,因此牠如何喝水也和长颈鹿一样令我们好奇,同样的,在牠的身上我们再次看到上帝设计的奇妙,由於牠头很重,喝水是牠最大的困扰,当牠低头喝水,势必因头重而全身向前仆倒,因此,牠的同伴会咬住牠的尾巴,你帮我,我帮你,互相帮忙,平衡一下就能顺利喝水了,这次,上帝把团队合作的做法放进小鸟的自然生态中,这种设计真是令人不得不佩服创造主设计的幽默。
  在很多国家因气溫变化的关系,在冬天常常可以看到境內的湖面结冰,不仅可以欣赏不一样的大自然美丽景致,也可以让人在结冰的湖面做许多冰上的活动,非常有趣,然而湖面上是如此,湖面下呢?或许你曾看过有人拿个冰钻用力敲开厚厚的冰层,发现底下居然同时还有活的水生物,这是什么道理呢?我相信,热胀冷缩的道理大家都知道,因为“冷缩”的缘故,体积变小,质量不变,所以密度会变大,但这种现象对水卻不适用,因水溫达到摄氏四度时密度最大,所以看到湖水结冰的现象是从湖水的表面先结冰,经过对流流至湖的底部,上面的水因天气寒冷的关系逐渐降至摄氏零度而结冰,但湖水的底部卻依然是摄氏四度,因此有许多湖底的生物如鱼,虾等,仍可自由自在的游来游去,牠们並不会被急冻,被迫冬眠,这是一种奧祕的现象,我相信,这也是我们伟大创造者许许多多奇妙神蹟的其中之一。
  因此,大至浩瀚宇宙,小至人体或大自然中每个细枝末节,比比皆有造物主创造的奇妙,你说,怎能不令人发出大大的讚叹啊!

(选自作者著碰撞的火花在跳华尔滋—从物理看人生展翅天使团队出版)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