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朋友

余卓雄

 

  新来的那个女孩子,呆坐在欢笑的人群中,好像一座孤岛。她一点也不为四周的喜乐有所感动,她的眼睛像一对熄灭了的照明灯,使这个孤岛显得格外黯淡。
  “你为什么不开心”?我问她。
  “他们的吵闹太过无聊。”她冷冷的回答道。
  “可是他们不是兴高采烈吗?”
  “等一会儿便要风消云散了。”对於別人的失败,她倒充满把握。
  “你有朋友在这里吗?”
  “沒有人喜欢我。”
  “那么宗教信仰呢?”
  “你是说哄小孩子的那些圣经故事?”她似乎赢得一个回合。
  “不错,是我们从小就听过的圣经故事。”我便乘机向她挑战道:“你的人生观是什么?”
  她说:“我读心理学。”
  “噢!那很好。你对於一个心里空虛的人,怎样帮助他呢?”
  “我要对他说:‘你很寂寞。’”
  “他岂沒有自知之明吗?”
  “但是他需要一个能指出他的病态的人。”她把眼睛重重的向我一扫,好像说:“不要迫人太甚!”
  我觉得她缺乏招架之力,也沒有斩钉截铁地解答使她困惑的问题。
  “这些人总要找个出路的。你说,他们该怎么办?”
  她记起了一些观察得来的事实,说:“他们对物质很倚赖,对纪律轻视,对明天恐惧…”
  我加上两句:“他们沒有一个可以自我牺牲的崇高目标,那能夠換取真我,新我的目标。”
  “也许是吧。”
  我发觉那一对已灭了的照明灯,渐渐的亮起来,便问她道:“你肯与上帝和我们做朋友吗?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