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物理人生

生活中撞见法拉第

—法拉第定律

吳慕乡 刘丽红

 

  近几年来,出国旅遊的人口激增,以及现代人休閒度假意识抬头再加上週休二日的推波助澜,短期旅遊或自助旅行已蔚为风气。然而,到外地旅行难免入境随俗遇上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如果不懂或说错话不仅会造成窘況,也可能产生不必要的误会。有鉴於此,为使自己更能体会当地的风土民情,听说许多人拼命想尽各种方法加強当地的语文能力,有人上补习班恶补,也有人干脆拿英,日文来个中文大拼音,举例来说:“Can you help me, please”这句英文用中文拼音即为“肯优号波密,噗力司”,同样这句“可以帮我一下吗?”日文为“ちょっどお愿いがあるんですか。”若用中文拼音唸成日文即为“丘多 喔年嘎以 嘎 阿鲁 爹司嘎”,真沒想到有人用这招,还听说还有人因此出了一本书特別收集相关实用应急旅遊书来帮助读者呢!
  想起我刚到日本留学时,也有些紧张,深怕自己无法适应当地生活,也怕开口说话,因为英文在日本社会中並不常用,中文就更不用提了。还好后来常受邀去一个日本家庭做客,渐渐与他们的小孩成为朋友,和孩子聊天比较沒有压力,小朋友也会适时地教教我,聊着聊着也就愈来愈敢开口说日文了,入境随俗,尔后一般的日本礼俗我也能略知一二了。

生活中撞见法拉第

  到日本进修的那二年,正好也是我在大同服务被中断的二年。当时我退伍后立即进入大同服务,还是大同工学院的时代,当时一般人对大同的印象比较不像大学反而像军校,一切的规定甚严,如规定学生一律穿制服,同时不管是学生还是老师一律要参加升旗典礼,不服者以校规处置;另进入学校后除非请假否则不准出校门一步,非等到下午四点放学后才能放行,常常看到学生明明沒课卻不能回家,有人干脆站在大门口等,四点一到马上冲线,甚至有的学生忍不住还翻牆而出…,后来身为大同老师,在课堂上物理时有时会与同学聊聊物理与人生的关系,提及过往学校的严格规定和当时同学的反弹,这不禁让我联想到物理中著名的法拉第定律(Faraday's Law),彷彿活生生地就在生活中实验证明一般。


电磁感应(Electromagnetic induction

  法拉第定律简单地说就是改变的磁场会产生电场,也就是说在一个电路中因感应而产生的电动势与电路中磁通量的变化成正比,法拉第定律感应电流的方向刚开始因反对改变,所以阻力最大,但逐渐地阻力会渐渐变小,譬如用一个导线做成的线圈和一个电池及电阻串联在一起,刚开始线圈所产生的阻抗是无限大,所以线电路中的电流是零,但渐渐地阻抗变小,到最后阻抗也会渐渐趋近於零了;而当一个学生考上大学进入一个全新的学校环境,刚开始学校的一些规定可能和过去经验或自己的想像有些距离,学生无法适应相对反弹就会很大,但渐渐随着时间久远,可能是学生习惯了,也或许是入境随俗,更或许是他们了解规定背后的一番苦心和好意,反弹和阻力后来就慢慢減少了。

爱和耐心 改变反对

  当然,期待別人因我们而改变是需要时间的,若是可能,当我们真切了解法拉第定律后,就不难有些创新。首先将其作法优先顺序颠倒或许更可快速收得美好的成果。大同大学后来反向操作,不以校规要胁处罚,反以奖励的方式鼓励同学,例如只要成绩在全班前五名,中午就可以自由出入校门,若真的有事只要请个假就行了,绝对不会刁难,沒想到颁布实施后,大家反而都不出去也不羨慕可以出去的同学了;另外,在服装规定上,在重要集会时才需要穿制服,平时可以自由穿着;制度,规定慢慢地改变。如今大同早已取消门禁,大同也早已不是昔日大家印象中的“大同军校”了。
  圣经中提到父母所爱的,他(她)必管教,若我们只是一味的溺爱孩子,不做任何的管教,对孩子只有害处而无益处。就如古时的一个故事,母亲一直溺爱孩子,要什么给什么,甚至孩子犯错了她也舍不得打骂,结果孩子犯的罪愈来愈大,终於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就在他即将行极刑之前,他见到了妈妈,他只问妈妈:“妈妈!我可以再有一个最后要求吗?”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居然表示希望躺在妈妈的怀里再喝一次母奶。为了爱孩子这位母亲也甘於如此,於是大家就看着这个留着大髯须的杀人犯躺在他老妈妈的怀里含着妈妈的乳头,可是不预期地他突然用力的咬了一口,还深深地埋怨他的老妈妈,为什么不在他小时侯就好好教导他,害他一生,当然在这时候说什么也来不及了。
  这个故事中的妈妈一定有着深深的懊悔。不过,也从这里看到管教真的是不简单,也要有方法才行,过犹不及都不好,太松过於溺爱有刚才例子的前车之鑑;若是太严,孩子的反弹之大可能也是父母始料不及的,若能折其衷並多多了解孩子的心态,在他反抗的某些特定时期用智慧循循善诱,不要一味高压或命令。要知道一条橡皮筋若是拉得太紧还是可能断裂的,小孩受不了父母,课业的压力离家出走或自残的也大有人在,所以千万不要忘了法拉第定律,或许刚开始阻力最大,然后透过我们多用一点耐心和爱心去说服或沟通引导,阻力就会渐渐变小,问题也一样会缩小。同样是橡皮筋,若是能在松紧之间拉扯得宜,就不怕会扯断了。

有时为了反对而反对


英国物理学家法拉第

  法拉第定律中法拉第(Michael Faraday, 1791-1867)对於所产生感应电流的方向虽有他自己的说法,但另外一位物理学家冷次(Heinrich Lenz, 1804-1865)的说法则更为简洁且易被大家接受。冷次定律(Lenz's law)简单地说,就是要反对改变,也就是说感应电动势所产生感应电流的方向,那是反对磁通量改变之方向,然而不论是法拉第还是冷次定律,他们的定律精神就是反对改变。
  人类有时还真是为了反对而反对,人有一个特性就是习以为常,不希望改变,在生活中往往一个新的改变就会令我们受不了,一个政策,新的制度不见得不好,但因许多其他的因素,刚开始可能都会造成反弹,例如骑机车戴安全帽,坐上汽车前座就要系上安全带的习惯,一再地劝说宣导都沒什么大效果,或许我们有千百种的理由和原因说不喜欢,可是为了交通安全,保障平安,政府不得不这么做。按法拉第定律,政府还要在反弹最严重的初期先实施一段宣导期(三至六个月)才行,等到大家慢慢习以为常,同时也体会新政策带给我们的好处,反弹才会变小,才会有新的效果产生!
  又如,台北市刚开始实施的垃圾不落地政策及后来又实施的垃圾分类,也是有一堆人抱怨不便民,可是大家渐渐看到它所带来的市容改变及对环保尽一分心力的驱使,现在已经成为台北市民的人人环保运动了。
  另如政府,企业,学校乃至一个家庭,当推动一个新的政策时,切切记得法拉第定律的精神,不要硬碰硬,了解可能造成的反弹或阻力,用循序渐进的方式,相信不会有解決不了的问题。
  这个世代人人都有表达意见的权利,但也容易使得“表现自我”陷入氾滥,当你觉得人家听不见你的诉求时就会起而抗爭,在这同时一个重要的新兴行业兴起,那就是谈判专家,在家里或在街头当有人要自杀时需要他,有胁持人质紧急状況时也需要他,在街上有遊行,抗爭更需要他,很多时候都需要谈判专家的介入,因为他就是那为危机缓颊的人。透过法拉第定律,在最危险及反弹最大的时候,他必须运用智慧转移或排除,化危机为转机。这个新兴行业的饭碗或许不容易吃但应该很有成就感吧!

心中的法拉第

  在我们的心里或许也该放进法拉第定律。我们常常也会把事情看得太紧张严重,往往一开始就把自己逼进牆角,或者有时候我们该套句前总统陈水扁的名言:“有这么严重吗?”事情有时候确实沒有这么严重,常常是自己吓自己,心里担了很沈重的担子,有时连个喘气的机会都沒有,积压久了,人都会生病了;现代文明怪病一大堆,在过去的社会可能连听都沒听过呢!
  法拉第要过世时,握着夫人的手微笑说:“很抱歉!我什么都沒有留给你。”其实不然,法拉第本人的生活哲学才真值得我们学习与广传,那就是—简单,纯真的好好生活!

(选自作者著碰撞的火花在跳华尔滋—从物理看人生展翅天使团队出版)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