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走出抑郁的阴霾(二)

聪明,其实沒有什么好处

朱瀅蒨

 

  白痴变天才也许很困难,但天才变白痴卻很容易;患上抑郁症让我知道,世上根本沒有所谓的理所当然。只差一点点,我便由天才变成一个白痴;又或许,我一直只是个以为自己是天才的白痴。
  我很聪明,智商128,属於资优级別,这使我自小已经表现得出类拔萃。可是,除了比別人聪明一点外,资优並沒有为我带来太多好处;因为,即使我多么聪明多么可爱,我仍然得不到爱。
  事实上,很多有关资优的研究也提到,由於神经的感受性增加,导致资优的人比常人更容易患上精神病,同时也有更高的自杀机会。资优的人也经常处於极敏感精神状态,即使在日常生活中,也很容易让精神出现特異的反应。事实上,很多自闭症,过度活跃症及抑郁症等精神疾病患者,也是资优的;天才与白痴,的确只是一线之差。
  我一直很高傲,也看不起人,甚至看不起世界。我的精神年纪与真实年纪有很大差距,这使我不太懂与同年纪的朋友沟通,这现象在小时候特別明显。我不喜欢透露自己的想法,因为我觉得別人不会明白;我习惯把感觉收藏在內心深处,有时候,深得连我自己也找不到,因此我冷漠得近乎冷血。可是,我仍然可以很轻易地表现出热情,因为伪装对我来说毫无难度。
  除非你认识我很久,而且很用心想要了解我,否则你永远也不会知道真正的我是个怎样的人。这不是你的错,问题在我身上;我不喜欢被了解,非常不喜欢。我很会装,也很擅於说谎,这是我一直以来用以保护自己的方法。请不要怪我,我实在受过太多伤害,而且,这一切就只有我一个人能夠明白。
  我也不喜欢解释,这沒有意义;我不会花时间做一些沒有意义的事。因为我试过很多次,但果效太差,简直得不偿失。从小,我便习惯把喜怒哀乐全部放在心上,不让別人看到。老实说,我非常羨慕人们比我懂得快乐和伤悲;这一切,我做不到也做不好。
  聪明不一定是遗传的,我便是其中一个例子。我出生的时候,爸妈新婚不久,双方也很年轻,跟大部分年青人一样,在沒有太多计画下便结婚生子。爸爸生性乐观,整天笑哈哈的,好像世间上任何不快事也不会降临到他身上;妈妈卻是个天生的悲剧主角,经常眉头深锁,彷彿天下间所有人也欠了她似的。
  后来我终於知道,爸爸的欢笑背后,原来背负着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他读书不多,在年纪还是很小的时候便跟着祖母到街市卖菜,也在那里染来了一个恶习,就是赌钱。听说他是在认识了妈妈后,听从她的指示才找了份收入不多的政府工。我想,妈妈应该是认为那份稳定悠閒的政府工能令爸爸改过自新。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那份工反而令爸爸的赌瘾更深,因为他有太多自由的时间。
  我也明白了妈妈经常愁眉苦脸的原因:她是个完美主义者,卻嫁了个有这么一个大陋习的丈夫,这个人不但破坏了她的完美人生,更为她带来了无数她自觉不应该由她来承受的不幸。她本身已经是个脾气不太好的人,再加上心头积压着的生活压力和对丈夫的怨气,使她很快变成一个怨妇。
  自懂性以来,我便非常质疑爸妈的智商;两个性格如此回異的人选上对方,不是愚蠢是什么?他们总是不停地互相伤害:一个拚命借钱和赌钱,一个拚命还债和工作。很多时候,他们也会突然灵光一闪的发现彼此也在做着些很矛盾的事情,接着便是一轮的大吵大骂。
  我也逐渐发现,爸爸的赌瘾与妈妈的脾气其实是成正比的,他越赌,她越兇;她越兇,他越赌。在彻底分析了他们的关系后,我想到两个解決方法:一是离婚,二是他戒赌她溫柔,可是他们並沒有採纳。那时候我才真正肯定,別人不会明白我的想法;这是爸妈用行动告诉我的。
  撇开爸妈的关系,其实我是一个很称职的聪明人,也从来沒有浪费我的天赋本钱,在被确诊患上抑郁症之前,我甚至以为自己聪明得可以解決一切问题。(待续)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