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解毒“密码”(一)

达芬奇何时请了丹布朗为代言人?

黃钟

 


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 1452-1519)

楔子

  当2003年达芬奇密码The Da Vinci Code)出版之后,在出版界及宗教界所引起的震盪是逐渐的遍及世界。该书全球销量数千万本,各国译本四十多种。作者丹布朗(Dan Brown)大胆利用人们熟悉的真实人物,中世纪历史的事例,以及基督徒的基本信仰等作为故事的主题,运用悬疑探秘的小说技巧,使读者进入“似是而非”的迷幻天地。

  达芬奇密码是一部虛构,悬疑,迷幻的小说,故事情节以假乱真。将历史,信仰,事实,跨越千年罗马教廷的“是与非”,加入作者个人的想象和技巧,编织成一部內容极具爭议性的著作。
  历史是讲事实,小说是讲构想(情节),宗教是讲虔敬。作为历史学家,小说创作者,宗教工作者,都需要具备自身的道德良知;基本上不可以误导,歪曲愚弄,殆害受众。达芬奇密码是一部危害读者的“毒物”,它不是历史,不是宗教,卻以历史和宗教为经纬,使读者误以为是权威性历史和宗教的揭秘!
  达芬奇密码一书的成功,在於作者选择了最具爭议性的主题,触及了基督徒信仰的根基;他巧妙的利用了宗教,艺术作品,历史事件,著名人物,密码学,秘密组织,建筑物,伪典,以及某些伪造及片断文献等,作为故事的场境和背景,来配合他虛构的小说题材。他可以公然信誓旦旦的声明,他所说的“确有其事”,“都是真话”。不错,当中题及的例如:君士坦丁,优西比乌,达芬奇,牛顿,贝聿铭等人物;最后的晚餐,蒙娜丽莎,岩洞中的圣母等作品;罗浮宮博物馆,罗浮宮外的金字塔,雷恩城堡的教堂等地方;耶稣,抹大拉的马利亚,彼得等圣经人物;梵蒂冈,隐修院,十字军,圣殿骑士,共济会,天主事工会,宗教裁判所,诺斯底派,尼西亚会议等等,这一切都是真的;只不过作者在达芬奇密码一书中所演绎的故事和情节,卻都是虛构的。他运用一般人对权威心理的逻辑推理去证明小说內容是真实的;卻不是用证据去证实內容是真实的。(证明不等於证据。历史是讲事实,讲证据;然而这部书不是历史,只是小说。)
  从小说的写作观点看,这是一本引人入胜的著作;但该书作者绑架了艺术巨人达芬奇,罔顾教会史学家的史记,神学学者的学术研究,历代教牧人士的素养,圣经本身的启示性等。因此,盼能透过本系列,给予读者“解毒”。(为节省篇幅,以下用密码代表该书)

一. 达芬奇何时请了丹布朗为代言人?


丹布朗 Dan Brown

  耶稣是生在二千年前的犹太人,达芬奇(da Vinci, 1452-1519. 或译:达文西)是五百多年前生在义大利佛罗伦斯(Florence, Italy)的欧洲人,而丹布朗(Dan Brown, 1964-)则是生在美国东部新罕布什尔州埃克撒特郡(Exeter, New Hampshire)的现代人。达芬奇是文艺复兴时期的著名代表人物,他的才华出众,是人类精神文明珍贵的财富,在历史上可以称得上是“巨人”,“大师”。丹布朗卻将达芬奇塑造成与耶稣同时期的人(常与耶稣作伴,是耶稣摰友,友情超越使徒及耶稣的母亲马利亚),好像活了十六个世纪,了解耶稣的私生活及整个基督教历史的发展过程,包括许多秘密组织的活动及仪式等等。丹布朗在密码一书中说达芬奇在生的时候掌握许多的秘密资料。其实,以达芬奇的才华,何以不大展身手,带动时代,领导革新,推倒当时掌握权威的教廷,卻要委曲求全的借一幅“最后的晚餐”(The Last Supper, 1495-1498)暗藏“玄机”(密码),等待五百多年后的丹布朗来“解码”?奇妙的是,丹布朗好像是与达芬奇同时期的老朋友,好像达芬奇将所有自己过去及当时不便透露的秘密,要求丹布朗在他死去几百年后才将画中的“玄机”(密码)向世人“解开”!
  达芬奇是一代“伟人”,卻不是“藏秘人”,更不是什么借绘画藏“密码”的“洩秘人”。达芬奇多样的才华是被当代及后世所肯定的,晚年的生活是被法国国王礼遇,受尊敬程度,远胜宮廷中任何达官贵人。
  达芬奇的宗教意识並不浓厚,虽然他的画作是以圣经的內容为中心,但他作画是为了“艺术”,也是为了受任命。他是个集艺术,哲学,工程,自然科学於一身的人。他的绘画是将艺术科学和想象结合在一起。他优胜於其他艺术家的地方,是精於描绘人物的內心世界及精神面貌。他全神贯注的投入画中的情景,並不热衷宗教信仰的內涵;他倒是把全副心思投放到科学领域:应用工程,人体解剖,自然现象等。


达芬奇把全副心思投放到科学领域:应用工程,人体解剖,自然现象等

  达芬奇是一位极具创造力的人物。虽然他生活在充满宗教氛围的时代,但仍然敢於提出自己的见解,哪怕是与教会传统信仰相左的意见,他根本不需如此隐晦地借绘画去包装“秘密”。由於他对自然科学及物理的学识,他強调数学和力学是自然科学的基础。他的思想接近唯物主义者。以他这样才华的人,又有自己个性的受尊敬大师,怎会隐藏一些秘而不宣的“密码”,去娛乐后世的人?他作为一个“时代的科学家”,何须作个彻头彻尾的“懦夫”,将发现的“秘密”隐藏起来?丹布朗竟将达芬奇绑架起来,说“密码”是达芬奇的恶作剧,目的是在影射基督教的隐秘历史(指教廷);他真的当读者是幼稚无知,可以随意愚弄的族群!

二.达芬奇其人

  达芬奇生於欧洲文艺复兴全盛时期,在西方艺术史上堪称为“最伟大的人物之一”,甚至可以称为文艺复兴时期的“巨人”。他之所以被尊崇为“巨人”,“大师”,是因为他兼有多方面的才华和贡献。他不仅是代表当时义大利威尼斯画派的绘画家和雕塑家;在他年青的时候,就以学识渊博著名。他的哲学思想,在自然科学的造诣,对数学力学的钻研,在建筑工程的创意,人体解剖学的成就,都表现出他卓越的智慧和贡献。在整个人类精神文明史上,他可与莎士比亚及亚里士多德齐名,且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与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成为三位文艺复兴的代表人物。

  达芬奇全名叫列奧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生父是一位有头有面的律师,母亲卻是一位农家女。因为社会地位悬殊,他们並沒有结婚,所以达芬奇成了私生子。他生母后来和一个工匠结婚,婚后沒有再生孩子,所以达芬奇的童年还是享有家庭的溫暖。
  达芬奇从小就突显他的天赋,举凡音乐,绘画,雕刻,读书,骑马等,无所不好,一学就通。
  十四岁的那年,继父将他送去当时著名的艺术家委罗基奧(Verrocchio)那里学艺。老师整天叫他画“鸡蛋”,叫他从画鸡蛋学会观察,终於他从画鸡蛋彻悟“师化自然”的艺术境界。从师的年间,与师父共绘一幅“基督受洗”(The Baptism of Christ, 1472-1475),画中的天使由他执画,画艺的表现超越老师;老师委罗基奧決定,从此终生不再绘画,只专事雕刻。


基督受洗 The Baptism of Christ, 1472-1475

  六年后,他的名字被列在佛罗伦斯画家行会的名簿上。他继续在名师的指点下学习,直到1477年才离开老师。脫离师门之后,他在佛罗伦斯自设画室。当时佛罗伦斯是文艺复兴的中心,大部分的伟大艺术家都出自那里,集中在那里。因此,有人将那里称作艺术的“圣地”。他在那里开业四年,最早的名作是为修会绘制“博士来朝”(The Adoration of the Magi, 1481),“圣哲罗姆”(St. Jerome in the Wilderness, c.1480. 哲罗姆或译耶柔米)。


博士来朝 The Adoration of the Magi, 1481


圣哲罗姆 St. Jerome in the Wilderness, c.1480

  为了寻求更高的发展,他离开故乡,跑到义大利的另一座大城市米兰(Milan)求发展。当时的义大利正处於四分五裂的状态,內战外侵连绵不绝。达芬奇卓越的才华正派上用途。他出任米兰统治者的总工程师,为他建筑桥樑,制造火炮,战车,开凿隧道,运河等。1499年法国人佔领米兰,为避战乱,达芬奇逃到威尼斯(Venice)。接着1500年,土耳其人威胁威尼斯,达芬奇建议用水攻,使土耳其人觊觎的地区,化为一片汪洋,化解了土耳其人的攻击。
  在一连串的战乱日子中,达芬奇忙於为国家设计军事战略器械,计有:水泵,飞行机械,降落伞,战车,武器等。以当时来说,是超时代的创新。他又建筑桥樑,开凿运河,为国家设计城市地形图,规划城市建筑草图等。由於他的兴趣太多,才智超卓,就把大量的时间放在科学研究上;对於数学,光学,力学,机械学,植物学,地质学,人体解剖学等,他都有深入的造诣。


达芬奇的机械学研究

  1513年,达芬奇六十岁了,教皇利奧十世(Pope Leo X)的兄弟朱利亚诺德(Giuliano di Lorenzo de' Medici, 1479-1516)盛情邀请他到罗马工作。他和两位爱徒梅尔齐(Francesco Melzi)和萨莱(Salai)同往罗马。但这段日子是他最痛苦的日子。教皇虽然对艺术爱好,对科学卻十分厌恶。达芬奇去医院找屍体来解剖,立刻遭到教皇严厉的痛斥,勒令立即停止。达芬奇的艺术天才和成就,深受肯定;然而教廷的艺术作品,卻多交由比他年少的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和拉斐尔(Raphael)去从事,对达芬奇的存在视若无睹。更感悲愤的是这两个后辈红人,虽然从达芬奇身上获益不少,卻沒有对这位前辈表示丝毫感激和尊敬!教皇的轻此重彼,两个后辈的傲视态度,令达芬奇感觉不堪的羞辱!甚至达芬奇的弟子萨莱,用自杀来表达悲痛的抗议!
  达芬奇六十四岁高龄的时候,法国国王法兰西斯一世(Francis I of France),邀请他到法国生活,给他的名义是国王“首席画师,建筑师和机械师”。达芬奇欣然的前往,在当地受到的尊敬胜於任何的达官贵人。他智慧非凡,容貌极为出众,体格健硕,在王室里受尊敬的程度,如同一尊神那么受敬畏!他们模仿他的动作,引用他的言语,穿戴他的衣饰,蓄留他的胡子…。
  1519年五月二日,达芬奇安详地离开了人世,享年六十七岁,葬在圣弗洛朗坦宮廷教堂(Chapel of Saint-Hubert)。这座教堂在法国革命的时候被毀,他的墓地至今无处可寻。他沒有妻子,沒有亲人;但留下少量的绘画,大约七千多页的手稿,成为人类精神文化无价之宝!(待续)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