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鸟鸣山更幽

吟萤

 

  每晨当我在白雾中步上附近的山崖时,第一声听见的总是啄木鸟的七言绝句:“笃笃笃笃笃笃笃”。有时它也会敲响一串晶莹的小令。如一组圆脆的钢琴音符,抑扬顿挫,平仄分明,铿锵有致。如李白的豪放,似杜甫的沈郁,若萧邦的轻柔。像珠玉般丁丁然一粒粒地落在蓝色的晨曦里。

  啄木鸟是出色的敲击乐者,也是山林中的引吟诗人。它随意叨啄着长长的树干,向莽苍苍的大地传播造化的诗心。偶尔,会听到孟浩然的诗句:

岩扉松径长寂寥,唯有幽人自来去。

有时它也会连敲六句,奏出一首淡淡的乡愁,将我郁闷在胸中的一阕“浣溪沙”用它的长喙啄在树干上:

帘卷西风独苍涼,萧萧桐叶敲纱窗。沉思故园立斜阳,古卷乍展墨味重。停笔凝思落丁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树叶无声地落在肩上,只轻轻地一触便飘落地面。这种柔柔地轻拂,似乎在重复着大自然款款的深情。这一触能使我体会出落叶的深意与宇宙落寂的心灵。早晨的山林是宁靜的,山与树都浸在雾里。靜得像混沌初开时的沉寂。但,偶尔由树梢上飘下来的那一声啾啾然的鸟鸣,才会让你感受到大地的脈动。
  在泰山绝顶上看云比看日出更使人心悸。那白茫茫的一片,无穷尽地伸展出去,软软地就铺在你的腳下,使你有想踏上去的欲望。突然你会听见嘎然的一声,从你身旁的云波中溅起,使你蓦然惊觉自己在天地间的位置,让你这被云海荡散的魂魄再收了回来。
  在无边风月的涵碧中,啁啾的鸟语,似乎在吟哦着泰山上鐫刻的无数诗篇,我从未见过山石上凿了这样多的墨痕。刚刚在削壁上读完了杜工部,转过身来又在丘壑间不期而遇到黃山谷与苏东坡。而婉转的鸟啼卻能再喚回这些沉醉在山色中的诗魂。
  迷失在黃山的画卷里,眼看着走进了倪云林的山水小品,举步是疏笔淡墨的山林小径与云树閒煙。但峰回路转,一失神卻掉到张大千的泼墨山水里,髯翁一笔挥下,苍碧夹着赭黃一泻千尺。仰不可攀,俯不能着,让你惊呆在这条长幅中。而那株奇松,不知被谁用焦墨点上了绝巅,它一点也不介意古今来多少惊叹的目光,含英咀华,迎曦送月,逸然卓然地展现它的苍劲与不群。任你翻遍了古今的画稿,也找不出它楚楚的风致,而倏忽间一只苍禽,以遒劲的铁翼缓缓地绕飞杉松数匝,然后啐然一声长嘶,急坠而下,将你一颗心也拉到深涧的幽暝里。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0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