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物理人生

不对称的生命更美丽

—宇称不守恆定律

吳慕乡 刘丽红

 

  小时候在路上看到双胞胎,深觉太神奇了!天底下怎么会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直到—我娶了双胞胎之二分之一…!
  第一次看见我太太和她双胞胎姊姊是在一个夏令会,不仔细分辨还真的分不出谁是谁,因为不仅两人的外形相像,甚至声音都几乎一样,外人真的蛮难分辨,当然,后来因着接触的时间和机会多了,自然也就知道该如何地分辨,然而,在电话中她们相似度达百分之九十的声音,还是有时连我和她们的父母都还会弄错。不过话虽如此,她们仍然是完全成熟的两个个体,外形虽然相似但个性迥然不同,声音虽然神似卻仍可分出高低,因为她们一为女高音一为女低音,在教会是很好的女生二重唱,因此,別人以为希奇的“双胞胎”传奇其实在我们家並不希奇。


拉丹和拉蕾 Ladan and Laleh Bijani

  全世界有多少对双胞胎或许我们並不知道,但我绝对相信长得相像的双胞胎对人生会有不一样的追寻,就如不久前因分割头胪手术而过世的伊朗连体姊妹花拉丹和拉蕾(Ladan and Laleh Bijani, 1974-2003),成为世界媒体瞩目焦点的她们在分割手术前接受採访时表示,她们心中最大的共同愿望就是成为两个人。拉蕾说,每天一张开眼我们就想被分开;拉丹则表示,跟她的姊妹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一个想成为律师,一个将来则希望是个称职的记者。虽然二人头胪相连又是双胞胎,但她们卻甘为自由而冒险,后来虽然在全世界无限的惋惜声中去世了,但拉丹和拉蕾她们的愿望最后起码实现了九十分钟,最终也分別安葬了。
  伊朗驻印尼大使形容连体姐妹花是两朵坚強的花,虽然不幸凋落但卻勇敢地活到最后一分钟。
  这是个勇敢面对人生也勇於选择人生的真实故事,这对双胞连头姐妹花不仅将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同时也使我们不禁陷入深思,犹如活在镜像世界中的双胞胎,到底两人是希望表现对称还是不对称?

是对称吗?

  曾经看过默剧中小丑在镜中看到另一个自己逗趣的表演吗?看他右手摸右脸,对方则用左手摸左脸,又看他动作忽快忽慢,对方也上上下下,忙来忙去的,很是有趣好玩,但试想,如果也把你放在镜像世界中,你能透过观察了解到底是自己的原来世界,还是对方的世界,哪一个才是真实的呢?

  物理中的宇称(Parity)是指一个物理过程在镜像世界中能不能被分辨开来。不可以的话,称为宇称守恆,換言之,物理定律在空间反射的情況下是不变的。宇称守恆可以简单理解为,基本粒子在照镜子时,其镜中的像与粒子具有对称性。就像默剧中的镜里镜外,二人的动作一样卻方向相反,如果二人训练有素能做到一模一样,根据宇称守恆,那在镜里的人梳头发速度理应和镜外的那人梳发的速度应该无差才是;又如一辆汽车,方向盘和油门在右边,司机用右腳踏油门,且他以一小时六十公里前进,则透过镜子的观察,车子各部分为反的,司机会以左腳踏油门,车子前进的速度也应该是一样的,以宇称守恆来论,欲实际打造一台这样的汽车就不困难,只要把设计图相反装就好了,再以此类推,宏观的世界应该也是对称完美,科学家们一直以为粒子世界同样如此。

是不对称吗?

  1956年,华人物理学家杨振宁和李政道对此提出怀疑,提出了“宇称不守恆”理论,打破了一直被大家接受,认同的“宇称守恆”的理论,並且还特別设计了一个实验,同年,华人女实验科学家吳健雄(1912-1997)以此进行实验,不仅证实了他们所提出的“宇称不守恆”理论,同时也推翻了科学家们一直以来的美丽愿望,从此,宇称守恆不再是放诸四海皆准的真理,同时也促使当年年纪尚轻的两位科学家杨振宁和李政道荣获了诺贝尔物理奖,这也是台湾科学家第一次的获奖。
  当时,这可是个令人震撼的大发现,硬生生地摧破多年来坚固牢靠的宇称守恆定律。有一个受人尊重,有名的物理老教授不服气,一直想找他们理论,因为他认为自己有更坚实的理由可证明宇称守恆是对的,其实他所持的论点很简单,他认为上帝创造人真奇妙,且是公平的,祂给人创造了右手,也创造了左手,人有右腳也有左腳,人的脸上有有右眼也有左眼,有左眉也有右眉,一个鼻子也有左右两个鼻孔,看起来都非常的对称,所以宇称应该不会不守恆才是。
  但杨振宁和李政道所提出的宇称不守恆定律,指的是电子顺时针自旋和反时针自旋是不一样的,他们的论点或许更符合神的奇妙创造论,因神创造人有右手,也有左手,但不知你是否发现人的右手和左手的力量其实是不尽相同的,有人习惯用右手,有人习惯用左手,当然也有的棒球选手可能是非常努力,也有可能是有过人的天赋,他能左右开弓,碰上右投手他就用左打,碰上左投手他就改为右打,但本质上他左右手的力量还是不完全相同的。

不对称的生命更美丽

  另外,如正反物质的对称,时间的对称等等,难道它们都守恆吗?其中的奧祕或许不是今天探讨的重点,但是可以明白一点的是,不是凡事皆一成不变的,在变化的同时也未必带来的是破坏和毀损。宇称不守恆定律更能显明上帝奇妙的创造,如前述之双胞胎彼此有不同的想法,进而造就出不同的人生,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不管我们是美是丑都是上帝的宝贝;亦正如科学家发现当天在下大雪时,每一片飘下的雪在高度倍数的显微镜下结晶形状居然都不一样,可见雪和我们人类一样也是独一无二的唷!
  每个人都有其特色,也有无限的潛力可以创造出特別的人生。像台湾知名的作家,同时也是前总统府国策顾问的杏林子刘侠女士,她的一生不可不谓坎坷,但人们卻在她文章的字里行间和成千上万愿为她做见证的人口中读到和看到一位乐观,坚毅,聪明,勇敢,热情的奇女子,数十年来每天她所承受肉体的小,中,大,狂和巨痛绝对不是一般人所能想像的,但她从不对生命失望,她不仅勤於笔耕也让自己不成为家人的负担,同时更积极为千万残胞立下最美善的榜样,她珍惜生命,也一度成为自杀者沈浮海上紧紧抓取的浮木,点亮了无数微弱将残的灯,她的不幸造就了其他人生命的美好。
  在高雄,我有一位好朋友,也可算是个奇男子,在地上爬行的童年沒有阻拦了他奋发向上的斗志,国小毕业后他从雕刻徒弟开始做起,他从不因身残而自怨自艾,他向生命挑战,在工作上他努力的寻找他人生的航站,终於刻苦自励,胼手胝足地开创了自己的一片天,他亲手打做广告招牌,站在地面上依然对着登高掛招牌的工人指挥若定,在顾客的眼中他可是一点儿也不残障;面对自我的挑战,撐着双拐还穿着铁鞋的他健行,骑机车环岛,舞蹈,爬山,潛水,露营,爬行溯溪,野外求生和举办活动,不仅如此,他还成为国內首位残障攀岩的好手,一生充满传奇的他停不下腳步,专业领域更从传统跨足艺术,传统木雕到水晶精雕,举办了不少的艺术个展,谁说残障者註定一生悲苦。王燕琨不向命运低头的一生,或许也可为宇称不守恆的证明画上一笔吧!

生命中的宇称不守恆

  成功的经验是很珍贵的,但若是一味地延用,不求甚解或突破,就反而可能成为向上或向前进步的绊腳石了,同样地,当我们欢喜快乐的沈溺在成功的同时,也很容易就种下了失败的种子,物理定律从“宇称守恆”到“宇称不守恆”,其间虽然走了不少年,但毕竟真相还是出现了,对物理学的进步可说是跨越了一大步;对人生来说,也着实让人体悟了不少的真理。
  无论我们的原始生活条件如何,皆要相信凡事都有可为,不要相信命运的宿命论,只要你的心开阔,不管遇见周遭什么事情相信皆能成为生活的美好元素,不仅你会觉得丰富有余,喜乐满足,更能体会圣经上身处牢笼的保罗对腓立比教会所说的:“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我凡事都能作。”
  是的,在虛拟的镜像世界中让我们勇於接纳自己,以自己为乐,更要记得“宇称不守恆定律”的教导,不陷入无意义的模仿和追逐的失乐园中,如此才能重新打造出只属於自己的美好未来。

(选自作者著碰撞的火花在跳华尔滋—从物理看人生展翅天使团队出版)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