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拿什么拯救你?

—罗兰德.艾默里克电影《2012》

石衡潭

 

  罗兰德.艾默里克以令人惊叹的效果给人们展示了世界末日的景象:加利福尼亚土崩瓦解,黃石公园漫天煙尘,夏威夷烈火熊熊,喜马拉雅山海水漫过,摩天大楼折戟沉沙,房屋如积木倒入大海,地球倾斜,极地換位…

  从影院出来,人们庆幸这一切只是电影艺术家的虛构,而我们仍然活在世上。

  不过,我们仅仅只是庆幸吗?有沒有值得我们进一步思索的地方?这样的一天真的不会来临吗?倘若真的来临了,我们拿什么来拯救人?自己又靠什么得救?以什么为重?

  災难是对人类的考验,也是对人类的检验。人最本真的东西会在災难来临时显露出来。

  傑克逊(Jackson)是一个小说家。他写的小说很多,尽管卖出最多的还不到五百本,可他仍然乐此不疲,甚至连身边的妻子与孩子都常常忘记了。但是,在最危难的时刻,他还是排除千难万险,去寻找和救助自己的亲人。相聚的日子,我们跟着性情与习惯走;分开的时候,才知道需要改变;千钧一发的瞬间,才晓得谁是自己的挚爱情深。俄罗斯大亨再阴险狡诈,残酷无情,最后还是首先把孩子拋上了方舟,而自己坠入大海。这其实就是我们许多人的人生,只是並非我们每个人都写小说,每个人都能成为富翁。

  曾经的芥蒂,多年的暌隔,其实,一个电话就可以化解,一个化解就成为永远。电话那头天崩地裂,电话这头浪沒巨舟。白宮非洲裔首席科学家艾德里安(Adrian)最尊敬与热爱自己的父亲,他把这个惊天的祕密事先告诉了父亲。父亲不动声色,从容应对,逃过了官员的暗杀,最后与同伴安然归去。面对劫难,最淡定的似乎要数西藏的老喇嘛,当小喇嘛內心已经被恐惧与猜疑所充满,老喇嘛还在细细品茶。不管是幸福还是苦难,我们需要分担,我们需要分享,哪怕是声色俱厉,又哪怕是默默无言。

  在災难到来之际,政府应该何为?封锁消息,维护自身形象,保证自身安全?还是应该让民众有知情权,与民众共存亡?电影用巨大的方舟来拯救人类,可谁有资格上这个方舟呢?各国的联合方案是各国政要,傑出人士,鉅贾大腕。可这真的是最佳方案吗?无名小卒就该死吗?艾德里安对此提出了质疑。他亲耳听到了同事与好友一家撕心裂肺的吶喊,他尊重每一个普通人生存的权利,“所有人都是平等的,都有平等的生存机会!”最后,他终於说服方舟上的政要打开舱门,接纳外面聚集的民众。天钦也是因为內心的一丝感动而放行了傑克逊一行。黑人总统更是要与美国人民一同进入黑暗。他把真相告诉了人民,让母亲可以安慰怀中的儿子,让父亲可以请求女儿的原谅,让普天下此时此刻成为一家人。

  危难现真情。可沒有如此的災难,我们是否就安之若素,按部就班呢?若沒有这场災难,傑克逊是否依然与妻子儿女分离?是否依然孤独无依?俄国大亨是否依旧寻欢作乐声色犬马?孤独是我们的常态,沟通是世界的难题。活着是无穷无尽的爭吵,就是撒手人寰也难以弥平。被人理解,被人尊重,被人记忆,这才是我们永远的渴望,也才是文化的传承。

  傑克逊即使沒有资格上方舟,可他的小说被人带到了方舟上並且被阅读欣赏,他所代表的美国文化之一部分就得到了保存;一个人被另一个人记忆,他就活在这个人心中。一个人在另一个人心中活着,这就是永恆。而这副皮囊,迟早是要破旧衰老,灰飞煙灭。方舟若只是存留了我们肉体生命,那並沒有太大的价值。黑人总统的自我牺牲,才在无数人心中构成永恆。

  至於大廈将崩时,你是惊恐万状,还是泰然处之,都沒有太大的差別;而形形色色的救助方案,无论是飞船,还是方舟;无论选择人傑,还是收纳大众;都是有局限的,都永远可以爭议下去。关键问题是:这是不是世界最后的结局?这是不是人生终极的终点?

  其实,电影中所展现的末日景象在圣经中早就描述过了:

但主的日子要像贼来到一样。那日天必大有响声废去,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销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烧尽了。(彼得后书3:10)

  但是,这並非万物最后的结局,人类仍然有盼望。

这一切既然都要如此销化,你们为人该当怎样圣洁,怎样敬虔,切切仰望神的日子来到。在那日天被火烧就销化了,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熔化。但我们照他的应许,盼望新天新地,有义居在其中。(彼得后书3:11-13)

  人类若相信耶稣基督,披戴祂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义,就能夠逃过劫难,进入新天新地。这是祂恩典的应许,大能的应许,慈爱的应许,公义的应许。祂说:“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卻不能废去。”(马太福音24:35)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