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走廊 ✐2010-04-01


诗与真实—但丁与贝德丽丝

陈韻琳

 

  是怎样的女子,竟可以缠绕一个男人的心灵终生之久?是怎样的女子,竟可以胜过男人生命中一切的知识,才华,理想性格,丰富的人生阅历,让男人在回顾他丰富的一生之后,仍将这女子视为他生命中唯一的眷恋,唯一的力量,唯一的拯救?

  又是怎样的男子,在心灵深处放下一片淨土,永远把一个女子安憩於此,让她成为自己心灵的家,並借着她的力量,安稳自己,又不断昇华超越自身?


但丁 Dante Alighieri

  但丁(Dante Alighieri, 1265-1321)是意大利诗人。但丁与荷马,莎士比亚,歌德並称四大诗圣,他通晓文学,神学,哲学,天文学,博物馆学,此外,又是个对政治社会极其热情的理想主义者,他参与战爭,涉入政治,而后因政治党派不利於他而流亡他乡,那时他已婚,有两个孩子。三十岁的但丁,人生中该知晓,该经历的都经历了。

  世界名著“神曲”是在流亡期间写成的。“神曲”中,看见但丁所有的科学,神哲学知识,艺术才华,与社会政治的理想热情,但是真正激发他创作的,卻不是这些知识,才华与经历,而是一个已故的女子贝德丽丝(Beatrice Portinari, 1266-1290)。 

  “神曲”中,贝德丽丝像天使般引领但丁,从阴暗的地狱向天堂攀升,贝德丽丝环绕在光华圣洁的氛围中,能膜拜不能亵渎,溫柔可亲卻不能任意触及,她,是但丁的拯救。

  贝德丽丝是谁?

  但丁在第一部重要著作“新生”中,记录了贝德丽丝这个女子。

  但丁九岁时认识了贝德丽丝,但丁后来说,“从那天以后,爱情竟主宰了我的灵魂。”“她是我心中光荣的闺秀。”

  但丁渴望再见到她。一等九年,那年他十八岁,他再邂逅了她,那时她穿着一件白衣,和两个妇人在街道上走着,他们仍旧沒有交谈,她看见但丁很心乱的站在路旁,只默默无言的望了他一眼,仅只这一望,但丁觉得他那时已达到幸福的顶点。


Dante and Beatrice

  贝德丽丝父亲很富有,让她嫁给一位银行家,卻在1290年,芳龄二十五岁时死去。1295年但丁流亡,写下了“神曲”旷世巨著,贝德丽丝不断出现在“神曲”中,是但丁的依靠,指望,与拯救。

  “神曲”描述的是灵魂的拯救。从地狱深处往上攀升的过程,也同时是个淨化的过程,在天堂的第八重天,但丁与基督,马利亚和圣徒相遇,有趣的是第十重天预留了皇帝亨利七世(Henry VII, Holy Roman Emperor)的宝座,他仍对在世间建立理想国的热情理想主义不死心呢!从淨土到天堂,贝德丽丝一路牵引着但丁。

  淨化,往上攀升,是需要力量的。

  我们每个人不都是对理想境界渴望不可及的“力有未逮”?生而为人,我们多半不是经验着“有志者事竟成”,而是经验着“立志由得我,行出来由不得我”,淨化与修行的力量,多半需要借助外力。宗教家借诸信仰,思想家借诸理性知识,政治家借诸社会运动,理想国的建立。

  是谁会想到借诸一个女子之力?

  是艺术家。但丁兼具博学思想,艺术才华与政治改革的性格,但他最终是个艺术家。正因为陷进知识思想,政治,艺术之最腐朽一面,经验过人性的丑陋,方能创作出“神曲地狱篇”的猙狞恐怖,正因为惧怕着永恆的堕落,方有“神曲淨土篇”那渴望再有机会升到天界的可怜灵魂的真实哀告,而最终,是他的艺术性格,让他美化了贝德丽丝,成为牵引他上升的力量。

  贝德丽丝势必跟他是有着距离无缘深入交往的,更不能成为他的妻室,是要在这种审美距离中,贝德丽丝才会有拯救的力量。这就是艺术家。

  苏友瑞在“攀升的苍穹与沉沦的深渊”一文中也谈到这种审美力量,一旦成为生活的现实面,所蘊含的沈沦深渊本质。

  成为艺术心灵深处的爱情拯救力量,是荣幸,还是不幸呢?

  拯救力量一成为生活的现实面立刻堕入深渊,也意味着这种拯救力量,终究是艺术家的幻想。依我看,人类最大的自我惩罚,就是把拯救力量放在不该放的对象上,在历史进程中所带出来的自我拆解,神学,哲学,艺术,科学,都经历过自我拆解。

  R.W.B. Lewis所写的但丁—地狱与天堂的导遊,把“神曲”中但丁值入的当时代事件与人物都作了分析,在谈到但丁生平史时说,“但丁在他任何著作中,从来都未提过他的妻子珍玛,也不曾偷偷的暗示家庭中有何不快。纯粹就文学层面来看,可以说珍玛.多纳提对但丁供应行吟诗人的生活基本所需,而他不久就能夠像诗人般遵照行吟的传统度日;由於妻子忠贞,他也就无法找到任何借口同他心爱的人一道作任何廝混,而只能怀着失望的心情,对他心爱的女人朝思暮想。”

  现在大家谈到但丁,一定都知道贝德丽丝,卻鲜有人知道珍玛.多纳提(Gemma di Manetto Donati)的名字,因此在此特別提及,尽管不能还珍玛.多纳提任何公道,至少,由衷表达七百多年后,一个女子对这隐姓埋名卻真正支持艺术家平稳生活的女人的敬意。

註:R.W.B.Lewis著的但丁—地狱与天堂的导遊,2003由左岸文化出版

 

(作者陈韻琳为心灵小憩负责人。本文原载於心灵小憩,蒙作者允许同载於本报)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再作婴孩 ✍于中旻

艺文走廊

疫境散记 ✍凌风

谈天说地

回顾与前瞻,喜乐迎新年 ✍林向阳

点点心灵

特殊的圣诞节 ✍张在孜

谈天说地

两柜与救恩 ✍于中旻

点点心灵

 ✍音凝

书香阵阵

读书乐:今日世界宣道 ✍于中旻

点点心灵

请勿严禁 ✍余卓雄

寰宇古今

谁是美洲人? ✍冯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