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诗铭与联语

于中旻

 

  神吩咐祂的子民,要谨记祂的话而遵行:要记在心上,教导儿女,要谈论思维,还要以文字帮助记忆;“又要写在你房屋的门框上,並你的城门上”(申命记6:9)。
  犹太人遵行这命令,把申命记第六章4-9节的经文,用羊皮写了,放在一个小匣子里,称为Mazuzah, Mezuzot(多数),钉在门框上,显然可见。显然的,他们见到的是其容器,而看不到內容;这样,只有提醒作用,而沒有教导的效果。如果他们要彻底的,真正遵行神的命令,应该写在“门框上”,而不是门框的匣子里面。
  当然,我们不能牵強附会,说中国人传统的对联,是出於神的启示。有人见华人对联用红纸写成,贴在门框及门额上,就以为是以色列人出埃及门上抹羔羊血的遗风,就更过分了。不过,联语确实有勉励和教导的作用,值得提倡实行;至於悬挂诗词或铭语,也是如此。
  记得:从前各地的华人,每到新年期间,常见在街头,在店中,或在家中客厅,有人濡墨挥毫,在红纸上书写春联,平添节日气氛。现在,这种风俗似乎少见了。也许,现代人以为自己不懂的旧东西,都是不好的,所以全部摒棄,是很可惜的事,基督徒更失去见证和教导的机会。这种文字宣道,可以考虑提倡恢复。
  约在二十年前,刘翼凌先生(1903-1994)著的福音集成初版,封面有一付古老的对联,是悬於福音堂门口的,据说,出於席胜魔牧师(1835-1896)所撰:

宣传福音知音乃为有福
表彰天道明道可以事天

  下联本来是“表彰天道得道可以知天”,我看了,以为不应该“知”字重复,或许是由於传钞错误,但难以查证,建议改为“明道可以事天”。刘先生从善如流照改了,並且承谬誉为“一字师”;这是智者能接纳一得之愚的榜样。刘翼凌先生不仅书法高明,文字雄健,更能诗词,善作联和铭体文,是教会內外都知道的。
  我在刘先生的府上,曾见到壁间一付苍劲的篆书对联,仿佛记得是谢礼卿书,联语是:

无罪一身轻
有主万事足

  在书法精妙之外,也是基督徒的基本见证。
  说起刘先生的草书,是很多人称赏珍藏的。他自己有一付于右任的草书对联:

吃得苦中苦
不为人上人

  显然那是把俗语“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改了一字,但立意何等不同!成为通而不俗了,表示出不愿骑在人民头上的清高襟怀,很接近基督徒的立身处事原则。
  虽然于右任不是基督徒,但我见过他给基督徒写的对联:

引曙光於世
播佳种在田

  完全适於基督徒,是出自圣经。不知那是不是別人所撰。
  撰对联比作诗更难,不仅要对仗工整,还要求音韻平仄相对,至於嵌字联就更难了。所以佳联不可多得,嵌字则不可轻易尝试,免得弄巧反拙。
  基督徒的对联,因为要注意圣经意义,有时还用圣经中的人名,几乎无法作。所以只能取其意义好,不过,韻腳还是要上联仄字落,下联平字收,如果连这最低要求也作不到,就不算对联了。
  我不善作诗,对联就更不用说了。不过,有时情势所迫,不得不勉強下笔。有这样一次,是在许多年前,妹妹迁入他们的新居,要我写经文勉励;经过思维祷告,写成一联:

穿神赐军装住其荫下
吃主的言语行在光中

  这联含衣食住行,经文:衣(以弗所书6:11),住(诗篇91:1);食(耶利米书15:16),行(约翰壹书1:7)。
  后来又撰成类似的一联:

行光明道路住在神殿
赴智慧筵席披戴耶稣

  这联同样的有四方面:行(箴言9:6),住(诗篇23:6);食(箴言9:5),衣(罗马书13:14)。
  说到诗铭,我有一次偶然得来的经历。在一段时间里,我思想许多机构人与人之间的问题,包括教会在內,成了一付奇对:“头目宜意足,领袖有胸襟”。在这两句里面,有八个名词,就是:头,目,意,足,领,袖,胸,襟;但合在一起,可不是那回事了。这岂不是肢体相处的问题吗?有谁沒见过?有谁不知道其害处?但不幸,何时何地不在发生?后来发展成一首百字诗铭。当时刘翼凌先生还在,我把初稿拿去请教:

教会同主心 百体合一身
头目要意足 领袖有胸襟
敬拜须真诚 事奉当殷勤
举手常祈祷 张口传福音
慷慨献世物 丰盛沐天恩
圣灵时浇灌 凡火毋烧焚
家庭是祭坛 馨香远近闻
守贞如新妇 忠心为仆人
对敌作精兵 跟主犹羊群
行完了义路 蒙爱永长存

  当时,只欠结语五字未定。我请教刘先生该如何作结,我们二人完全同意“蒙爱永长存”,是很自然的;相与拊掌,认为基督徒的旅程终点是这样,並且商议定名为“圣光引”,或“圣光吟”。
  祷告希望个人,家庭,教会,不仅铭於壁上,也能铭记於心,並能夠作到这样,就近於理想了。愿我们彼此勉励。祝主施恩。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