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那一汪浓郁的色彩

音凝

 

  费城(Philadelphia, PA)的春天颇像故乡北国,一个长长冬季里埋藏在冰雪下的花草,都一齐钻出来,一片鲜艳的彩色立刻塞满了人的眼睛,家家门前鲜绿的草坪上都燃亮了一簇火红的杜鹃。我居处的后园,刚刚迁入时还是满地荒草与一架枯藤,经我花了一个上午整理,才露出枯叶底下的嫩绿,但不消几日,这荒涼的后园便整个改观,一架葡萄,三株小桃,以及各种植物都用深浅不同的绿色出现了。此后大批大批的花朵便不断地绽放,桃花,杜鹃,蝴蝶兰,玫瑰,以及一些不知名的花轮流地展出,春风吹过,便落下一阵花雨,到最后那两排玫瑰绽开了一片花海,红的,白的,黃的…记得在台北时,院中植的几株玫瑰,要小心翼翼地服侍,不断地施肥,除虫,剪枝,浇水,才会开几朵花,而现在后园的这片玫瑰花,我简直沒有理会它们,但卻丰收了这一片美,以至每当我站在这片玫瑰花前的时候,心中便不免泛起一阵不劳而获的歉疚。
  不久前有朋友邀遊费城的长木公园,据说这座庞大的植物园,收集花木之多,为世界之冠。我们在一年中最美的五月造访了这座在费城市郊的大花园,长木公园为美国杜邦公司所建,而捐献给国家,公园之设备管理极为完善,其经常之维护费用,仍由该公司负责,免费供遊客观赏,並免费供给行动不便者以轮椅,及婴儿用的手推车。公园內按植物的性质分成许多不同的花园,园中有天然的湖水,也有人工的意大利式喷泉,每一个花园都有它的特色,迎向你的是一畦畦,一块块炫目瑰丽的色彩,许多花都是罕见的品种,种植在一条条长方形的花圃里,乍看上去好像用刷笔整齐地涂上去的一块图案。远远望去几乎使人不相信那是真的。

  由公园入口迂回一个大圈子,才到达那座高耸巨大的玻璃花房,花房中又另有一个世界,各种奇花異卉灿开成一汪鲜艳的水彩,一眼看去以为到了塑料花店,但用手触摸一下才知道是真实的鲜花。屋中高大的石柱与牆壁都长满了爬山虎,各种奇幻的颜色使你眼花缭乱。每一间花屋培植着一种特別的花卉,有一间专养兰花的花房,使我误以为进了士林的园艺所。也有各式的中国盆景,布置都巧具匠心。随着不同的花房,气候也各異,每一房中都有精密的仪器控制气溫。因之由寒带,亚热带到热带的植物,你可在极短的时间內一起欣赏。一下子看到了台湾的各种植物,如同到了宝岛。一下子又看到热带沙漠上美丽的仙人掌,在这个庞大的花房內走一周,等於参观了世界各地的植物花卉。

  长木公园的特点是色彩浓郁,而且浓得化不开,使你一进去便迷失在颜色的世界里,好像读一篇富丽的骈体文,堆满了华美的词藻,甚至使你看了有胀得腻腻的感觉。记得在加拿大参观过一个园艺学校的花园,他们用各种颜色的花剪裁种植成不同的图案,美是的确很美,但太多工艺的味道。我道经日本时,参观过东京的几个公园,花卉都极少,只是一片纯淨的绿色,而以亭台,曲径,小桥,流水的布置取胜,有浓厚的中国风格,如国画中的山水小品,感觉又自不同。而长木公园的花卉则是标准的美国作风,太多的仪器控制,人工多於天然,而且是大量的生产,浓浓的一片红,郁郁地一抹黃,郁郁地一块紫,塞得你眼睛都容不下,正如你进了美国的超级市场,触目都是大量的各色食品一样。长木将一切奇異鲜活的色彩都一次呈现给你,当我遊罢归来时,这太多的色彩久久留在视觉里,像吃了过量的美味一样,很难一下子消化掉。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归回田园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5.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