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新造的人—《阿凡达》Avatar

石衡潭

 

你们学了基督,卻不是这样。如果你们听过祂的道,领了祂的教,学了祂的真理,就要脫去你们从前行为上的旧人。这旧人是因私慾的迷惑,渐渐变坏的。又要将你们的心志改換一新。並且穿上新人。这新人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以弗所书4:20-24)

  最近,总耗资达五亿美元的阿凡达Avatar)以无比凌厉的攻势进入院线,在全球刮起了一场阿凡达风暴。海外的十多亿美元的票房不说,大陆也是人人爭睹,街谈巷议,一票难求,盛況空前。当下,人们所看重的主要是它所提供的视觉盛宴。普通观众被其中用电脑技术制造出的绚丽多姿变化万千的视觉效果弄得目瞪口呆,而不少评论家也众口一词地说:阿凡达是电影史上的里程碑,使电影从“明星时代”跨入了“技术时代”。当然,也有人做別样的解释:有些论者把影片与现实生活中拆迁相联系,说阿凡达是一部反映钉子戶抗暴力拆迁的影片。这就是典型的中国式解读了。对於这些看法,我基本上赞同。不过,我觉得这部影片还蘊含着丰富的灵性意义,而人们对此关注不多,论及较少。本文试图在这方面探讨一下。

  潘多拉是一个美丽的星球。这个星球上有一种別的地方都沒有的矿物元素“unobtanium”(不可得),它是一种新型能源,SecFor公司不远万里来到这里拓荒的原因就是相信它将彻底改变人类的能源产业。而对於居住在当地的纳威人(Na'vi)来说,这个地方的价值,不在於蘊藏着丰富的稀有能源,而在於它是他们赖以生息的家园。一方要获取能源,一方要保护家园,於是一场生死之战就这样开始了。这实际上是两个族裔,两个星球,两种不同生活方式之间冲突与爭战。地球人的生活基本上是以自我为中心,以慾望为动力,以利益为导向的,他们想要获得一切,掌控一切,並且不惜一切手段,不顾他人感受乃至死活。当然,其中每个人在程度上会有所不同,在坚定性上也会有些差別。迈尔上校(Miles Quaritch)应该说是这种意义上人类的一个典型。他代表人类在力量上的傲慢,他相信力量就是一切。他认为自己所掌握的武器,所指挥的军队,可以无坚不摧,所以,他不顾一切,悍然发动这一侵略战爭,並且要将纳威人斩尽杀绝。对於他来说,纳威人不算人,只是他夺取所需能源过程中所需要清理的障碍甚至垃圾而已。在指挥对纳威人的灭绝性屠杀中,他喝茶品茗,悠然自得,仿佛在玩一场开心的遊戏。这样一种作派,在一般人心目中,他很可能被视为一个运筹帷幄指挥若定而又身先士卒骁勇善战的英雄,不过,我们看到的更多的是冷酷无情与狂妄自大。SecFor公司经理帕克(Parker Selfridge)不像迈尔上校那样嚣张狂妄,炫耀力量,而是惟利是图,利益至上。他代表人类在利益上的自私。平时,他风度翩翩,也会享受生活,在实验基地的狭小空间,他还忘不了因地制宜地练习高尔夫球。在決定纳威人命运的关键时刻,他则坚決支持迈尔上校的战爭方案。不过,最后,看到参天大树轰然倒下灰飞煙灭,纳威人惊恐万状且与之同归於尽的惨剧,他还是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多少有些良心不安,可是悔之已晚。他是孟子所说的“远庖廚”的那种君子,沒有听到被屠杀者的惨叫,他可以心安理得,听到了之后还是不一样。格瑞斯(Grace Augustine)代表人类理性上的优越。作为一个科学家,她奉科学为至上,她不喜欢太有个性的人,而希望她所接触的每个人都沒有棱角,成为她手下合格的试验品。不过,在杰克(Jake Sully)的影响下,她也变得越来越有人情味,最后站到了杰克这一边,帮助他飞离基地到达了纳威人中。不过,她最终也沒有摆脫那种理性的风格,在生命垂危之际,看到纳威人生活环境中无数美丽的东西,她首先想到的还是把他们多多採些回去做标本。她最终沒有完成生命的转化,变成一个纳威人,尽管酋长之妻使用了全部功力,也进行虔诚的祈祷。那还是格瑞斯自己的意识在干扰,她沒有做好从身心灵上成为一个纳威人的准备,她只有对他们理性上的认识和感性上的欣赏,而沒有灵性上的信靠。於是,她功亏一篑。这好像仅是咫尺之遙,而实际上是天壤之別。

  纳威人(Na'vi)的生活与地球人大不相同。他们不是唯我独尊,唯利是图,而是息息相关,优乐与共。他们与周围的动植物出於一种十分和谐的关系之中,天空中翱翔的飞鸟,都可以成为他们的坐骑,更不用说在地上奔跑的骏马了。他们驾驭牠们不是凭着技巧,而是靠着心意的相通。涅蒂莉(Neytiri)教杰克骑马,首先就告诉他要用心去感受牠的呼吸,牠的全部,甚至都不用动作语言。虎豹豺狼与他们並行不悖,草精树灵会为他们传递信息。就如同以赛亚书所描绘的那样:“豺狼必与羊羔同食,狮子必吃草与牛一样。尘土必作蛇的食物。在我圣山的遍处,这一切都不伤人不害物,这是耶和华说的。”(以赛亚书65:25)他们也享受着与神的同在,遭遇特別重大的事件,全族人会向他们的神—圣母(Great mother)讚美舞蹈,祷告祈求。

  杰克是一个跨越两界的人。最初,他是带着人的慾念来进入纳威王国。他是腿已伤残的退伍军人,他也很希望去看看別的星球,正好这里需要与哥哥DNA相近的人,於是他就愿意成为阿凡达,以实现自己的梦想。阿凡达(Avatar)这个词原文为梵文,是化身,就是天神降临,或者说是天神附体的意思。在这部影片中,阿凡达指的是一具能被远程控制的合成身体—由地球人与纳威人的DNA混合而形成的新人。他的身体是纳威人的,蓝皮肤,色眼睛,身高三米,而他的意念仍然是人的。杰克的身分就在自己与阿凡达之间相互转換。他躺在试验箱內睡着的时候,他的阿凡达开始在纳威人领地活动;当他回归杰克时,那边的阿凡达也进入了梦乡。刚刚开始进入潘多拉星球时,他就像个天真的孩子,对一切都觉得新鲜,觉得有趣,他也肆无忌惮地去触碰一切,让美丽的红蘑菇一一凋落,沒有想到卻闯下了几至杀身的大祸,厚甲兽勃然大怒,要置他於死地;那群恶狼更是想把他撕成碎片,饱餐一顿。幸亏有涅蒂莉奋力相救,他才免去一死。他不能理解的是:涅蒂莉杀死了恶狼,卻又为牠们垂淚。后来,从涅蒂莉的嘴里,他才知道:牠们本不该死的,是他让这些可怜的动物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这就像是人类始祖亚当夏娃犯下原罪故事的翻版。亚当夏娃吃了不该吃的禁果,阿凡达碰了不该碰的蘑菇,结果是共同的:人被惩罚,大地连带受咒诅,人与动物互相为仇。“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腳跟。”(创世记3:15)亚当夏娃犯罪后,彼此推诿;阿凡达闯祸后,也不愿认错。

  阿凡达愿意真正做一个纳威人是因为被他们的生活方式所吸引,更是因为被涅蒂莉的爱所迷醉。涅蒂莉把阿凡达带到了他们族群之中,他受到了普遍的敌视,他们对他的气味就很反感,更不用说其他了,只有涅蒂莉的母亲愿意给他一个机会,而对他的第一个要求就是学会他们的语言。这就如同一个人走向真正信仰的历程,他可能是因教会的新奇氛围而来,也可能是追随某个女孩而至,这都沒有关系,不过,他要学习属灵的语言—圣经。阿凡达长时间在地球人和纳威人之间跨越徘徊,一会在这边,一会在那里。他虽然思念涅蒂莉,但他还沒有作出最后的抉择。地球上有很多事情牵引着他,他也有很多的压力需要面对,特別是那个不可一世的上校。这也如同一个初信者,他嚐到了信仰生活的甘甜,也愿意定期或不定期去教会聚会,但他随时都可能抽身回去,不再过来。阿凡达最后下定決心,站在纳威人一边,为他们而战。这是在纳威人遭遇生死劫难的时候。涅蒂莉的母亲早就说过:时间会证明你是我们的朋友还是敌人。涅蒂莉也因为他的人类身分而愤然离去。他別无退路,只能決断。这也像我们从初信到委身的转变。停留於初信,內心会有许多的掙扎与爭战,只有真正委身,心中才有真正的平安,虽然,还有掙扎与爭战,但都能夠靠神的力量胜过,也知道为谁而战。阿凡达在決志成为纳威人之后,特別是在他虔诚地向神祷告之后,他的信心与力量大增,他制服了连纳威人也望而生畏的大红鸟,他也取得了纳威人的拥护与信任,他率领潘多拉星球上的所有部落向入侵者发动反攻。“和我一起飞吧!我的兄弟姐妹们!我们要让他们知道:他们並不能得到所有,因为,这里是—是我们的土地!”他的祷告得到了神的垂听,不只是各族人爭先恐后奋勇杀敌,就是豺狼虎豹枭禽猛兽也都纷纷起来为他们效力。凭借现代化武器而目空一切的人类沒有想到:他们想要掠夺的星球竟然成为了自己的葬身之地。阿凡达在与迈尔上校的生死鏖战中身负重伤,气息奄奄,幸好涅蒂莉及时供给了他氧气,而最后涅蒂莉的母亲把他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纳威人。

  阿凡达作为地球人的身体真正死去了,复活过来的是一个真正的纳威人,不仅有纳威人的身体,而且有纳威人的心灵。这正如影片中所说的:一个生命结束,另一个生命开始。(One life ends...Another begins)当然,这句话在影片中还有另一个意思,就是说:当一个阿凡达试验品死去时,另外一个来代替。可这有什么意义呢?这只不过是一个接一个地去送死罢了,就像他们找杰克去代替他死去的哥哥汤姆一样。我们当然也差不多,也会一个个老去死去,只是跟汤姆等人的死法不同而已。生命不经过转化就沒有意义。开始,阿凡达是一个不彻底的转化,他只有纳威人的身体,而沒有纳威人的心灵,他迟早会被认出来的。这就像一些人只是形式上的基督徒,而沒有真正以耶稣基督的心为心,他们到审判时也会像稗子与糠秕一样被分辨出来。“撒稗子的仇敌,就是魔鬼。收割的时候,就是世界的末了。收割的人,就是天使。将稗子薅出来,用火焚烧。世界的末了也要如此。”(马太福音13:39-40)“恶人並不是这样,乃像糠秕被风吹散。因此当审判的时候,恶人必站立不住,罪人在义人的会中,也是如此。”(诗篇1:4-5)“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異能吗?’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马太福音7:21-23)直到最后,杰克才完成了脫胎換骨的转化,他也才真正与涅蒂莉心心相印:“通过你的眼睛,看到真实的自己。驰骋生活,朝天际飞去,而你照亮了通往天堂的轨跡。我愿把自己贡献成祭品。因你的爱,我才存在;因你的生命,我才存在。我见到了你,我见到了你。”(採用沪江小编译文)。这在信仰上来说,就是成为新造的人。“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神的儿子而活,祂是爱我,为我舍己。”(加拉太书2:20)“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后书5:17)

  在杰克从糊里糊涂成为阿凡达到明明白白成为纳威人的历程中,我们看到了人的掙扎与神的引领。靠人自己,我们无法分辨与战胜,“我这凡胎肉眼,要怎么分辨,这爱的色彩,这生命的斑斓,从今往后直到永远。”怎么办呢?只要你把生命交在神的手中,他就会使一切都更新。“我从未开启的心,从未自由的魂灵,是你引领我步入新天地,…我的感知是你,未曾触及的话语,给你我全部的希望。我彻底投降,从心底祈愿,这世界不要消亡。”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