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日新又新

亚谷

 

  三国时,吳大帝孙权性度弘朗,仁而英断,爱呂蒙之才,曾勗勉他上进好学。呂蒙遂笃志不倦,其所览所见,旧儒不能胜。孙权谓其学问开益,筹略奇至,可以次於周瑜。及后周瑜死,鲁肃代瑜位,与呂蒙过往言议,常欲受屈;鲁肃拊呂蒙之背曰:“我以为大弟只有武略而已;至今才知学识英博,非复吳下阿蒙。”呂蒙说:“士別三日,即更刮目相待。”以后,吳蜀爭端,呂蒙袭破荊州,擒杀关羽,声威大振,授南郡太守,封孱陵侯。而他的勤勉好学精进,遂为成语,堪作榜样。
  另一方面的关羽,好读春秋,但不知能否消化。以后,名声越来越高,地位也越来越高;但除了他的长髯长得更长些外,八十二觔的偃月刀並未多重上一觔,学问不能与日俱进;负盛名而托大高言,增加的只是架子与骄盈傲气。並且专制一方,不能容纳逆耳之言;以前降从曹操破呂布时,乞娶呂布部将秦宜祿之妻而不能得,今则可以从心所欲矣。结果,故步自封,沒有进益。遇上像呂蒙这样真才实略的厉害敌人,名头唬他不倒,谋略斗人不赢,只有稳得败亡的结局而已。这真足以为我们的儆惕。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一日不进步,即是可虑的危险。
  汤潛庵云:“每见朋友中,自己吝於改过,偏要议论人过;甚至十数年前偶误,常记在心,以为话柄;独不思士別三日,当刮目相看,舜跖之分,只在一念转移。若向来所为是君子,一旦改行,即为小人矣;向来所为是小人,一旦改图,即为君子矣,岂可以一眚便棄阻人自新之路?”这话多么像主叫人转离罪恶而得存活的“公平”之道(以西结书18:21-32; 33:10-20)。我们对於一个已悔改的人,不可记念议论其前犯之过恶,因为“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后书五:17)
  对於已经信主的人,则当在主里追求进深,日新又新,正所谓“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但不是靠自己,而是借“圣灵的更新”,日日长成,不可停步自满,要在主里“更新而变化”。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