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不能不说与趁水打劫

于中旻

 

  南韩不是个大国,位置在北纬三十八度以南的半岛,常在战爭恐怖的阴影中。其在经济上发展的奇蹟,引起世界的注意,还不过是近二三十年的事。但另有一项奇蹟,就是以一个约五千万人口的国家,竟派遣逾一万海外宣教士,数目之多,仅次於美国的六万名;在基督徒与宣教士人数比例上,则超越美国。这是神恩典的作为,值得我们羨歎,效法。
  但近来一项引人注意的消息,是韩国外交部将设法限制宣教士行动。当然,如果是信仰纯正,敬畏神的政府,关心宣教士的品质,未始不是一桩好事。不过,政府所要管的,不是宣教士的水平,品德,资质,而是想对他们的行方和信息,加以限制。
  据2009年八月二十七日报刊报道,在以往两个月,回教国家驱逐八十余名基督教宣教士出境。在2007年,阿富汗的塔利班组织,曾绑架了二十三名南韩救济工作人员,有两名遭受杀害。也许,引起政府部门的关心,要予以“限制性保护”。但不论当权者的动机如何好,韩国的基督徒和民权组织,以为任何的限制,都是侵犯人民旅行自由和信仰的自由。
  负责的政府,必须在可能范围內,以合理的方法,保护人民。外交部随时都提供旅行情报,告知其人民旅行哪些地方的危险,及注意事项。但如果某些个人知道了,仍然坚持前往,政府在必要时,还是要协助,並加以保护。
  至於有些地区,不容许福音的传佈,那是他们的问题,不是宣教士的错。他们的非法禁止,並不能构成传福音的不“合法”,因为福音从起初就是不合那些“法”的:复活的事实,本就违背自然律;而传播这信息,卻是复活基督的吩咐。祂的话,被称为“大使命”:

“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马太福音28:18-20)

  主基督是说:“所以,你们要去!”在这里,“所以”是根据前面说的权柄,是统管万有的父神,所交付基督的;基督据此,以授予祂门徒使命。使徒们完全相信主的话。他们遵行主的大使命,在基督受死复活后,不到三十年,就把代赎赦罪的福音,传遍了地面上所能夠达到的地方。
  不过,他们所传的信息,並不受当权者的欢迎,那些犹太人的宗教领袖,禁止他们。如果你真相信天父的权柄,你该怎样呢?
  彼得和众使徒,绝不含糊的回答大祭司说:“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使徒行传5:29)翻译成现代语言,大略是宣告:“我们只服从最高的权威!”因为低级的法令与高级的法令抵触时,低级法令无效。当权的宗教人並不是神,更不高过神,所以使徒连“对不起”都不必说。
  在前一次遭受迫害和禁止的时候,使徒的回应:“听从你们,不听从神,这在神面前合理不合理,你们自己酌量吧!我们所看见,所听见的,不能不说。”(使徒行传4:19-20)这是说,迫害不迫害,是你们的事;我们必须传讲,是我们的事。
  传福音是基於神的主权。基督徒所作的只有不夠,绝不可能逾越“天上地下”的范围,这个问题並不存在。因此,传福音及教导的责任,惟有尽力去作。当然,遵行主的旨意,是要预备受苦的,地上的政权,现在仍然在“悖逆之子”的手上。韩国的宣教士,已经摆上他们的生命,作为献给他们所信的主的祭物。政府为什么要过问?他们不准备理会。
  可惜,今天有更多的教会,太快於接受现状,随时准备说“是”,成为国家的附庸,仿佛是中世纪的情形。
  在另一方面,有些政客们或政府,利用宗教,不论沾得上沾不上边,都拉来湊合他们的节目,作为手段,以达到目的。
  藏族流亡国外的达赖喇嘛,披着宗教外衣,往来外国首都之间,並沒有去“弘法”;说他是奔竞的政客,还比教阀,教棍更适合些,卻被称为“属灵领袖”。虽则我们都知道,“政教分离”是个理想,很难付诸实施,但接受外国“施舍”,图谋背叛分裂本国,是十分越矩离辙的事。他反对的,不是一个政府,而是一个国家。何況“喇嘛”这东西,並不是印度始创,而是由中国和蒙古先后搞出来的,哪好饮水不思源?


高雄县受災惨重

  台湾遭受“八八风災”,造成洪水与土石流,山崩地陷,“原住民”(少数民族)的高雄县小林村,及几个村落,且有灭村之厄,被掩埋在十多公尺之下。南部七县市,恰是民进党执政,有个高雄市长陈菊女士领衔,邀请得达赖喇嘛蒞临台湾,去“祈福消災”。
  这本来算不得什么大事,祈福法会非同救災重要。但如果把几桩构成条件湊合在一起,就不能不说耐人寻味了。

  • 高雄市不是受災区。
  • 災情惨重的高雄县,县长出来说,他不知情。
  • 受災严重的是山区,那里的居民多信奉基督教或天主教。
  • 台湾信奉藏宗佛教者寥寥(红教密宗说有几千,非达赖的黃教)。
  • 达赖不通台湾通用的语言,成为“外来和尚”不会念经。
  • 达赖不知道什么“法”,也难说如何“弘”。
  • 台湾有不少各形各色的宗教人物,何需进口?
  • 受災的县市首长,都不是藏宗佛教徒,也未闻有心向教。
  • 听说受災区域的政府,救災不怎么出力,何独热心於祈福法会?
  • 人民沒有表达邀请达赖的意欲,反而多起多处抗议,不欢迎。

  实际上政客们沒有让受害者表示意见,更沒有得災区多数人同意。可是达赖终於来了。在高雄开的法会,有些像是隔岸观災,但看来还挺热闹的,事情就更不简单了。
  有这么多不合常理的事,或许可以允许略表疑问:我们都知道有“趁火打劫”的事不少,是否也可能有“趁水打劫”?
  喇嘛教不是讲道德修养的,对於达赖其人,人怎也难以联想到仙风道骨,不染红尘什么的。但观其形同痞赖,蓄意引起政治反应,不仅影响到渐见溫暖的两岸关系,还把“万事莫如救災急”所需的人力物力,花在应酬达赖身上。政客们打着祈福的招牌,结果是未见其福,反受其害。
  在今天的世界,宗教活动很难加以限制;但人们该能夠分辨,什么是真的由於基督的爱,什么是以宗教为手段,不被欺蒙。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