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再见

灵犀

 

  “费,你如果还想跟你爸说说,不如写下来吧!”
   她的淚在眼眶里打转。

   “爸爸在你的生命里,很难忘的是吗?”
  费默然赞同。她是父亲最宠爱的女儿,那些难忘的日子鲜活犹如在眼前。

  诺原籍加勒比海某国,长在美国,前往英国服务,成了少有的黑人英国绅士。诺有两儿两女,结过两次婚,他信奉天主但卻少上教堂。费最欣赏父亲的是他口出智慧之言,幼年时父亲常常抱她逗她玩,那种的亲密关系是费最珍惜的。德大哥说:“爸最爱整齐漂亮了,他总想办法把胡子刮得干干淨淨!”东尼小弟补上一句:“是呀!爸总是注重穿着及仪表的。”这两兄弟一面说一面替父亲剃胡子,刮脸。诺的第二任妻—费的母亲用面霜,润唇膏给他涂上,诺看起来好得多了,拔掉了那些管子,面容整理好,孩子们及亲友环绕在他床前,手牵手的要一起跟他说声再见。我们数算这人把加勒比的阳光带到美利坚,又延伸到英国,退休后回故乡。他的爱和生命的延续在这四个孩子和亲人的身上可见一斑。我唸了诗篇二十三篇,又领他们祷告,后祝福这一群人,就离开这病房。我心中深深地被诺的家人感动,他们是多么亲密啊!如此的告別式真是令人难忘。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