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戴德生又访中国

亚谷

 

  以下所记的,並不是历史;也可能真发生过这些事,只是人物的名字不同,和时间不同。

  2015年。
  中国內地会创立一百五十周年。戴德生(James Hudson Taylor, 1832-1905)決定再到中国看看。其实,在英国的时候,他就听说过中国教会的急速发展;在美国,加拿大,在別的地方,也有人这样说。


戴德生

  在“丝绸之路”上,听见过基督徒在谈论。他们说,中国基督徒觉醒了,不仅把福音传到了內地,也在进行“开发大西北”,变荒涼的土地为绿洲,有丰富的农牧事业,也散佈着福音的绿洲,真的是沙漠成为水泉,荒野开遍繁花。他们还越过沙漠,继续向西进发。
  大概在不久的将来,中国宣教士,会抵达人类的故乡幼发拉底河畔(Euphrates),改化宗教的发源地波斯,使“灯台被挪去”的小亚细亚地区,从长久的黑暗中醒来,再见金灯台发光。这是多么使人振奋的消息。东方长久沉睡的雄狮,终於觉醒了!
  还有,更具雄心的计画,从海路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一个动人的口号:派遣十万中国宣教士出去!阿们。中国人应该这样作。中国人能夠这样作。十九世纪是英国人宣教;二十世纪是美国人宣教;二十一世纪的宣教事工,岂不应该是中国人的责任?
  不过,不仅该注意宣教士的数目,更该注意宣教士的品质。而且现在往远方宣教,不必像过去梯山航海的困难,这地球表面上的许多地方,即使不能朝发夕至,也不超过三日路程。至於宣教士的定义,是否也需要因时而重新界定?当然,像使徒保罗织帐棚的生涯,在今天的世界,很难赖以维生;但考虑作电脑宣教士如何?是否可以有廚师兼教师,借经过人的胃,而取得人的心?
  回顾西方宣教士,在中国的福音事工上,缺乏合作,可为华人借鑑。


李提摩太

  李提摩太(Timothy Richard, 1845-1919),主张总体的福音。在中国北方饥荒災难的时候,他以怜悯的心,作雪中送炭的朋友,尽力筹募施赈,不仅救人灵魂到将来的天堂,也帮助救人的身体脫离现在的地狱。他还致力兴办教育,创立学校;复推广文字宣道工作,出版书刊,启发民智,促进文化交流,影响中国社会进步甚多。这些努力,得到受惠人民的感戴;同时,当权者也承认这位伟大的华人的真朋友,照他们的规矩,颁赏给李提摩太黃马褂,大花翎,並双龙勋章,酬庸他多年来爱人,赈災,各样善举,並开办山西大学等功绩。清廷坚硬的心门,也渐渐对宣教士敞开。
  当清廷不再坚持,“除去你们的鸦片和基督教”的时候,李提摩太的努力,並不能得到其他宣教士合作,包括不了解他的內地会同工在內;可恥的,有人声称什么“戴德生路线”,把我的名字也拉进去,以与“李提摩太路线”相对立,说它是“社会福音”,是“另一个福音”,而加以诋毀,排斥。好像不归於杨,即归於墨,完全排除了融合的可能。不用猜想,你准会听见那恶者在狞笑,喝彩,鼓励更热烈的內爭!
  现在看来,使福音深入社会,道化中国文化,正是造福中国的途径。可惜,悔已不能改,失去了时间,失去了机会。


倪维思

  有另一位宣教士倪维思(John Livingston Nevius, 1829-1893),曾谈教会增长的“新策略”。他以为:1.每个基督徒,应该自给自养,以生活言行为基督在社区作见证; 2.教会的管理,应由地方教会负责发展;3.教会遴选长进成熟的信徒,造就为全时间的工人,非由宣教士轻易雇用他们;4.以本地的方式,並靠自己的力量建立教会。这不是靠差会的经济力,也不是像英国的国教会圣公会,教职人员由政府发薪水,成了雇工。
  这一套,实在可称为“三自”策略。
  当年的宣教士们,曾为那个“肤浅”美国人的“新”字刺激:我们不是在试试新策略了吗?“只有中国人能夠传福音给中国人”,已经是革新了,还要新个什么?更加上宗派成见,使倪维思找不到听的耳朵,转而冒寒渡海,往朝鲜去。在那里,宣教士们把他每个字都听进去,把他简单的小冊子,当作“书卷”吃下去,忠诚的遵行,形成教会的发展复兴。
  在中国的宣教士们,赢得了爭论,而失去了工作。唉,失去的时间,有什么能夠补偿?
  不过,感谢主,今天的中国教会,已经普遍实行“三自”。因为环境的变革,靠西方支助並控制的教会,可说已经沒有了,不仅以“三自”为口号,而是普遍的实行了。
  记得:我离开中国的时候,基督徒号称有四十万。在二十世纪中,最后一名內地会宣教士撤离那荒涼大陆的时候,还不到一百万。现在,据说:中国教会的增长,是世界之最,早已经超迈八千万;也有人估计,已经达到了一亿。但数字还不是最重要的,而在於品质,这表现於坚持信仰,忍受迫害的见证,表现於宣道;因为这表明是真正有生命,並且关心人的灵魂,关心主的使命。
  咦!为这么进步的中国教会,为什么不多加注重文字事工?在初期教会,是靠圣灵的能力,借新约正典,有效传扬主的道,传扬得远,並且传扬得久,更能夠敌挡各样的異端,使教会坚立得稳。

  * * *

  中文和合本圣经的翻译,虽然造就由各差会共同着手进行,还是在戴德生离世后才正式印行。那是一本近於完美的中文译本,更是宣教士捐棄宗派成见,合作的见证。盼望华人教会,在译经事工上,也能效法这同心合意的榜样。这是基督徒彼此相爱的表现,是众心成城的证明。这本华人共用的圣经,经过圣灵的印证,显明主的恩惠随着,使许多人蒙恩。如果可能,不要任意自毀长城,更改旁译,造成“各执一辞”,使人无所适从。
  戴德生以他自己的座右铭,勉励华人基督徒:“照主旨意作主工,必不缺乏神供应。”
  “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希伯来书13:8)
  有人说:“如果你看见过作面包的,就不会再吃面包。”但在有关奉献上,我们确实应该知道,这钱是怎么来的:教会不能夠参与“洗钱”。撒该讹诈贪污得来的财,悔改后应该赔罪,应该賙济贫穷,但不能以奉献给教会,代替重生,悔改。
  说到面包,不能不想到酵。在信仰上,容忍邪恶的酵,绝不是美德。所以,我们要吃面包,还是要注意面包是怎样作的;发展宣教事工,也不能忽略宣教经费的清洁。在几年前,中国曾为三聚氰氨(Melamine),闹得全球紧张,抵制中国货。今天,中国出了那么多的百万富翁,以为有钱斯有福,有钱斯有理。同时,中国教会,也出了许多宣告千禧年的传报人。不过,尽管你宣告千禧年(Millennium),不问你的描述如何动听,如果支持你的百万富翁(Millionaires),金钱来路不明,也不会真蒙神赐福。
  今天,我们仍然必须追求圣洁,不与世俗混合;要坚定持守起初的信仰,遵行主的旨意,直到祂荣耀的再临。
  我们必须谨记:万军之耶和华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圣〕灵方能成事。”(撒迦利亚书4:6)
  我们仍要祷告:“当春雨的时候,你们要向发闪电的耶和华求雨。祂必为众人降下甘霖,使田园生长菜蔬。”(撒迦利亚书10:1)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