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解蔽

谢锡命

 

  常言道:“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这句话,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人之“认识”,努力做到“洞察”无“蔽”的重要。它究竟重要到什么程度?与生命有关吗?人的认识“能力”是否“亏缺”了?单靠人可以“完善”吗?还有,什么是人类必须认识的?这些,是哲学“认识论”至今沒有,也无法彻底解決的重大问题呀!
  所以说沒有解決,人的“认识”充满着“蔽”,就是一个明证。只要看看中国一些古典诗词,便略知个中底细:

  “世混浊而不分兮,好蔽美而嫉妒。”(屈原)
  “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唐.李白)“浮云”喻佞谄小人,“日”指皇帝,这是诗人看见社会,政治上的“蔽”,感到无奈而叹息;
  “人心苦迷执,慕贵忧贫贱。”(唐.白居易)
  “长是因酒沉迷,被花萦绊。”(宋.柳永)“花”就是女色,这是沉迷酒,色,金钱,为其所“蔽”的悔恨;
  “后心诮前意,所见何迷蒙”(白居易),更说明人生的“蔽”无时不在,今日觉昨日“蔽”,他日又会笑今日之“蔽”—“哂叹”无终了!

  现代人,在某些方面说来,比古人的“蔽”有过之而无不及!圣经预言末世必有危险的日子来到:那时人要专顾自己,贪爱钱财,心不圣洁,不解怨,性情兇暴,不爱良善(提摩太后书3:1-3);价值观颠倒了,“称恶为善,称善为恶,以暗为光,以光为暗,以苦为甜,以甜为苦”(以赛亚书5:20);更形严重的是,一面口讲仁义道德,文化科学,但不义的“仍旧不义”,污秽的“仍旧污秽”,“行邪术,淫乱,杀人,拜偶像,编造虛谎”…(启示录22:11,15)。
  对人类的“蔽”,以及由此造成的危害,古今中外道德家,思想家,教育家,哲学家,都从认识的角度试图“解蔽”。他们用心“良苦”,理论,方法说了一大套,在人类认识史上,作出过一定的成绩。但因他们无法解決造成人“蔽”的根本原因—罪,故其“解蔽”妙方,尽管越讲越“玄”,越讲越“深”,越讲越“体系化”,然始终不能给人完满的答案。

 


荀子画像(近代)

  在中国,战国时期的儒家思想集大成者—荀子(约前313-前238),他主张“诵经”“读礼”,从实现“礼治”的目的出发,首先提出“解蔽”。他说:“凡人之患,蔽于一曲,而暗于大理”,意思指人在看问题的方法上,若偏执一隅,即落入“蔽”,违背了“经”与“礼”所限定的“道理”。他又说:“蔽”是“人心术之大患”,即思想方法上常犯的毛病,所以:

欲〔偏爱〕为蔽,恶〔偏恨〕为蔽,始〔只看见事物的开端〕为蔽,终〔只看见事物的结果〕为蔽,远〔只看见远的〕为蔽,近〔只看见近的〕为蔽,博〔只看广博一面〕为蔽,浅〔只看浅显一面〕为蔽,古〔只看其历史一面〕为蔽,今〔只看现状〕为蔽。凡万物異则莫不相为蔽。(解蔽篇)。

  何以“解蔽”?荀子认为:人应做到“兼陈万物,而中悬衡〔不滞於一隅,但当其中〕。”(解蔽篇
  毫无疑问,荀子说的,是人类认识论上,最基本,普通的原则。在两千三百多年前,他有如此的卓见,实在难能可贵。这原则,与古典希腊哲学在这方面的教导暗合,东西方“智者”所见略同。两千多年来,世人也都努力如此“实践”了,然还是被种种‘蔽”所“蒙盖”着。荀子的文章,“题目”出得很好,中外哲学家在认识论上都是沿着这个“题目”写下去,但一直无法“解透”。


老子画像(近代)

  另一位智者老子(约前580-约前500),他与荀子不同,较注重形而上学方面的事。他凭其个人“智慧”,悟出了自己的“理念”,名之曰“道”。据他说,有了它便能做到“不出戶〔家门〕,知天下;不窥牖〔窗〕,见天道”,即是“不行而知,不见而名,不为而成”(老子道德经)。与荀子的“劝学”迥異,老子教人“绝学”,“棄智”;也不必知行合一,只要心境虛靜,作神秘的冥思—“玄览”。这理论看起来很“玄”,很有“智慧”,但谁都知道,有血肉的人,沒有一个有如此“超然”的认识能力,老子沒有,步老子后尘的人也沒有。只有上帝才是独一“全能”(创世记17:1),“全智”(罗马书16:27);祂所创造的人类,以及天地万物,都在其面前“赤露敞开”(希伯来书4:13)。圣经说:“你们中间若有缺少智慧的,应当求那厚赐与众人,也不斥责人的神,主(耶稣)就必赐给他。”(雅各书1:5)若我们不相信那创造我们,“长远活着”(希伯来书7:25)的主,反而相信已死去的人—老子,岂不是自己“蔽”了自己吗?


Martin Heidegger

  无庸讳言,西方哲学在认识论上的研究比我们更详尽。随着数学,物理学,生物学,心理学…各种自然科学知识的积累,认识论也随着变化,发展,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伴着东西方文化的交流,这些东西也传入了中国,在学术,思想文化上产生不小的影响。其中,较突出的是二十世纪德国著名哲学家—马丁.海德格尔(Martin Heidegger, 1889-1976)的理论。据说,他受老子的影响,与老子有默契之处。一个二十世纪的西方哲学家,竟然“神往”一位两千多年前的中国古代哲学家,这看似奇怪,其实一点也不奇怪。在两千七百年前写就的圣经以赛亚书,早就预言“末后的日子”,必有“东方的风俗”影响,流播。上述巧合,不正是这个预言应验的又一铁证吗?这也证明了:“全智全能”者的目光,洞察古今!祂“眼中看为正,看为善”的,应是我们判別是非,並“遵行”的准则(申命记6:18)。在“解蔽”这个认识问题上,人的目光总是短浅,有限,我们必须超越古今中外一切哲学家,虛心接受圣经的启示,人类才能最终“解蔽”;在国学风行的今日,若对古代文化缺乏正确的评价,而一味“思古慕古”,就只会越“解”越“蔽”,走不出“蔽”的“死胡同”。

  海德格尔之认识论,客观上正好说明人类“解蔽”努力的局限,无奈,失落。他沒有否定人类技术,但激烈地批判技术。他指出,现代技术虽然是一种“解蔽方式”,但它对大自然採取的不是“协调”,“守护”的态度,而是“促逼”,“蛮橫掠夺”。这样做的结果,人类自己失去了自由並受其控制;现代技术如原子弹等的发明使用,更引发人类“生存的危机”。在认识论上,他与老子的“道可道,非常道”,“知其白,守其黑”(道德经)的理论相似。“解蔽”是通向真理吗?海氏说,不!按他的理念:人打开了“掩藏”,看见了“白”与“澄明”,这只意味着接近那无限的“掩藏”—“黑”—“遮蔽”。正如老子所说,明白了“白”不是目的,守着“黑”才是终极目标。“黑”与“遮蔽”,才是真理所在,光明所居。海氏要人们明白他的“理念”,达至心灵上的“泰然任之”,安然生活在地上。我们不禁这样自问:难道哲学家们诸如此类的“理念”,真的能解除人们心头里的“蔽”?难道我们可以“泰然”接纳这条“拯救”人类之路?当然不可以呀!圣经启示的那位独一的真神,祂愿赐给世人以“真理”(诗篇25:5),祂愿我们在祂所赐的“光明中行走”(以赛亚书2:5)。凡是对人类摆脫罪的捆绑,获得拯救有益的,凡是祂要“赐给我们天上各样属灵的福气”(以弗所书1:3),祂都乐意借着圣经的启示告诉我们。祂说:你们“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时就全知道”(哥林多前书13:12);祂还说:“到了时候,这事必证明出来”(提摩太前书2:6)。由此可见,这位独一的真神,祂是不愿意人类活在“掩藏”—“黑”—“遮蔽”,无盼望的忐忑不安之中。
中外古今的认识论,只教导人注重外在的“解蔽”,而忽略內在的“解蔽”。有时仿佛也提及到,如中国程朱理学,欲去掉蔽心之“人欲”,“尘垢”,但历史已证明,只是治标不治本。人又只倚靠自己的智慧去“解蔽”,而漠视圣经的启示。原来,“蔽”的根源在於生命內部,人因罪与造物主隔绝了,人就得不到造物主“真理的灵”(约翰壹书4:6)的引导,甚至“被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哥林多后书4:4)。虽然科学文化取得一定成绩,但在总体上,人类因脫离上帝始终陷於形形色色的“蔽”中。耶稣在世时曾这样警诫人:“你的眼晴若昏花,全身就黑暗;你里头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马太福音6:23)。生命与心灵“蔽”了,神赐人之认识能力“亏缺”了,不“完善”了,无怪乎一“蔽”,便一切皆“蔽”!
圣经里的诗人,受“真理的灵”启示,向上帝发出如此迫切的呼求:

“求你开我的眼睛,使我看出你律法中的奇妙。”(诗篇119:18)

“耶和华我的神啊,求你看顾我,应允我,使我眼目光明,免得我沉睡至死。”(诗篇13:3)

  这是发自生命里头的呼求!作此呼求的人是有福的,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路加福音11:10)。耶稣曾如此亲切地说:“你们的眼睛是有福的,因为看见了;你们的耳朵也是有福的,因为听见了。”(马太福音13:16)。凡向主作出如比呼求的,其眼目“解蔽”了,生命“解蔽”了,因他们“看见我们神的救恩”(诗篇98:3)。
  古圣先贤,中外哲学家,他们的教导对开发民智曾起过作用,但他们不能替人类彻底“解蔽”。整本神所默示的圣经,整个人类的历史已证明,並继续证明:神的儿子耶稣,是世人唯一的救主,生命的主,也是唯一真正的“解蔽”者!
  圣经里的诗篇早就预言:“耶和华开了瞎子的眼睛,耶和华扶起被压下的人,耶和华喜爱义人”(诗篇146:8),说的正是神的儿子—耶稣;耶稣降生前七百年写的以赛亚书,又有一段经文道:“那时,聋子必听见这书上的话;瞎子的眼,必从迷蒙黑暗中得以看见”(以赛亚书29:18),说的也正是祂的恩典!
  这些预言一一应验了。从详细记录耶稣生平的四福音,我们看到了一件件活生生,耶稣医治瞎子的感人故事。每次,祂总是点出一个“信”字。或说:“你们信我能作这事吗?”(马太福音9:28),或说:“你的信救了你了!”(马可福音10:52)。一旦听到他们说:“主啊,我们信!”(马太福音9:28)耶稣多么高兴呀,因为祂不但要医好他们的瞎眼,除去肉体上的痛苦,更要使他们“解蔽”,心灵“甦醒”,从而“因信得救”(加拉太书3:23),得着永远的生命。
  一个人,若向着“世俗”的眼“开”着,他必迷恋罪中的“快乐”,他们的眼睛,可以说“虽开尤瞎”!然这等人,往往不承认自己“蔽”,不肯接受主的“解蔽”。对这些骄傲心硬的人,主说:“你们若瞎了眼,就沒有罪了。但如今你们说,‘我们能看见’,所以你们的罪还在。”(约翰福音9:41)。我们不可以当这种骄傲心硬的人呀!
  神“实在是自隐的神”(以赛亚书45:15)。“从来沒有人看见神,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耶稣〕,将祂表明出来。”(约翰福音1:18)。这是上帝赐给人类极具恩典,极其神奇的“解蔽”!罪人从此可以靠着主耶稣和借着信,与神“和好”(罗马书5:10),亲近祂,人生有祂的呵护,导航。我们本来“好像迷路的羊”(彼得前书2:25),祂使我们“躺臥在青草地上”,领我们到“可安歇的水边”(诗篇23:2);祂“必将生命的道路指示”我们(诗篇16:11),又“是我们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诗篇46:1)。耶稣,就是那位引领世人的“明亮的晨星”(启示录22:16):

祂出现确如晨星,祂必临到我们像甘雨,像滋润田地的春雨。(何西亚书6:3)

  我们务要认识祂!让我们竭力追求认识祂!认识祂,就登上“解蔽”之旅—重生得救之旅。生命的征途尽管仍有艰难,曲折,风暴,但必充满着主赐的“晨光”,“甘雨”!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