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趣飘送 ✐2009-07-01


在基督里
—董克礼 William Arthur Dunkerley

稽谭

 


William Arthur Dunkerley

  一个生意人,兼写点短篇小说,竟然是隐名的圣诗作家。更奇妙的,是他的神学思想,远在时代的前面。
  英国人董克礼(William Arthur Dunkerley, 1852-1941)这个名字,对你可能沒甚印象。不必感觉意外,连他的朋友也是如此。其实,並沒有什么奧祕,像许多作家一样,他为报刊写小说的时候,用Julian Ross的笔名;写圣诗的时候,是John Oxenham,从冒险小说中人物取得的名字。
  董克礼是杂货进出口批发商,旅行过世界不同的地区,在美国,加拿大和法国住过。他发现即使在教会中,也存在种族歧视的不幸事实。那已经是二十世纪初,美国已经为解放黑奴打了一场残酷的內战,但南方所谓“圣经地带”,居然是种族歧视最严格的地带,乘车,用餐,连厕所和墓地,白人还是和黑人隔离,奇怪的是连教会也是黑白分明!那里还流行着假科学的理论,说是黑人的颜面骨角度小,所以智慧较低,仿佛是人与猿中间的品种。那时,东方人受歧视,是不必掩盖的事实。
  福音是凡信者蒙恩称义,“既在十字架上灭了怨仇…与神和好…与圣徒同国,是神家里的人”,为什么还要分开?基督耶稣代死救赎,“拆毀了中间隔断的牆”(以弗所书2:13-20),为什么人再建造分离的牆?难道那些教牧们,不相信他们所传讲的:“身体只有一个,〔圣〕灵只有一个,正如你们蒙召,同有一个指望,一主,一信,一洗,一神”?(以弗所书4:2-6)唯一的解释,是他们沒有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
  董克礼不过是英国公理会的一名执事,既不属圣公会正式的国教会,也不是教职人员,更不是美国的主流教会。但圣经是打开的,所有人都可以读;他不比雇工们少明白真理,更可以照自己的良心讲。他还可以写。
  他作了一首诗:“In Christ There Is No East or West”。诗中所表达简单的信息,沒有神学上高深的理论,也沒有什么智慧和爭议,只清楚在结语,活画出一个巨大的十字架。此诗在他的书Bees in Amber里。
  不过,出版商拒绝接受,停留在书稿阶段。幸而门沒有完全被关闭。董克礼在经济上还过得去;他決定当作奉献,自己出资印行。有心人,神不负。出乎任何人想像之外,他的书卖了286,000本。
  那首诗,经杨荫浏(1899-1984)於1933年译为中文,名为“万方团契歌”,收在普天颂讚诗集,为第241首。

在主耶稣基督之中 不分南北西东
  整个广大无边世界 契合在主爱中

在主爱中真诚的心 到处相爱相亲
  基督精神如环如带 契合万族万民

信主弟兄不分种族 同来攜手欢欣
  同为天父孝顺儿女 契合如在家庭

在主耶稣基督之中 连合南北西东
  信主之灵结成一体 契合在主爱中

In Christ there is no East or West,
In Him no South or North;
But one great fellowship of love
Throughout the whole wide earth.

In Him shall true hearts everywhere
Their high communion find;
His service is the golden cord
Close binding all mankind.

Join hands, then, brothers of the faith,
Whate'er your race may be.
Who serves my Father as a son
Is surely kin to me.

In Christ now meet both East and West,
In Him meet South and North;
All Christly souls are one in Him
Throughout the whole wide earth.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两家斗爭 ✍于中旻

艺文走廊

扫罗王的独白 ✍凌风

谈天说地

相爱 ✍亚谷

谈天说地

大同社会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复活主的三现 ✍凌风

谈天说地

从世纪船难谈见死不救 ✍林向阳

谈天说地

谈竹 ✍刘广华

谈天说地

缅甸与中国並耶德逊 ✍亚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