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小楼一夜听春雨

吟萤

 

  无数个夜晚,当我刚刚由梦中醒来时,总以为是躺在故乡书屋的床上,继而又以为是在台北,等完全清醒后,听到驶过的汽车声,才憬然悟觉是身在国外,於是便有一股悲涼的滋味骤然袭上心头,久久浸在惘然若失的乡愁里。
  我住的这座小楼,窗外是一抹红瓦的走廊屋顶,走廊外面是一排茂密的小树,树的外面是一片草地。再外面便是几株老松了。廊外的那几棵小树,叶子很厚实,状如夹竹桃叶,但比夹竹桃的叶子粗大。秋天过后,其他树上的叶子都落尽了,而这排小树的叶子独存。在严冬里,白雪经常压满了枝头,但它仍掙扎着立在冰雪里。最冷的时候树叶都紧缩起来,好像人们将头缩进脖子里一样,叶子的颜色也变得枯黃而憔悴,我想它们再也耐不住寒流的袭击要落下来了,但等冷锋一过,它们又缓过一口气来,冻缩的叶子又逐渐舒展开,就这样它们奇蹟般地挨过了一个冬天。当最后的一场雪融掉,春天终於尾随着残冬来到时,这些厚实的树叶早变得翠绿可人。生机蓬勃了。我每看到它们便会生出一种肃然的敬意。昨夜当第一声春雷响过。淅淅沥沥的春雨便由这些叶子上清晰地传到我的耳中了。
  春天的雨声总予人以神经松弛的感觉,特別是打在植物的叶子上的,那种清新的雨点,如一只只钢琴的音符,它的韻律,像一首晶莹的五言诗那样短捷,像一捧玉笙那样清澈。落一阵歇一阵,如一篇散文起迄的段落。偶尔也有几滴敲到窗上,如小小的逗点,能断开纷乱的思潮。在子夜这轻灵的雨声总仿佛打在我的心上,觉得涼涼的;落在我思维的神经上,喚起一些平时无法想到的往事。一些沒有完篇的故事,一些沒有吟成的诗句,如未完成的交响曲,在这料峭春寒的夜里,多边地不规则地展开去以至於无穷,终而随着雨声的伴奏,都依稀织入了薄薄的梦境。
  听着窗外的雨声,便会担心故居后园的海棠花会谢了满地;而花池中刚刚插下去的花的幼苗,不知是否会被雨打得偃下去;沉默了一冬的蚯蚓,不知是否已开始试它的新声了。
  每一场春雨总是带来一些令人兴奋的消息,枯干的树枝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点满了绿苞,而被春雨滋润了的土地上,随时会钻出一撮红红的嫩芽。異国的早春虽不如故乡春讯来到时的感受強烈,但当一簇淡黃的花朵忽然映入我的眼中时,也的确有着激动的喜悅。
  躺在床上听雨声靜靜地打在树叶上,是一种音乐的也是诗的享受,而这靜靜的雨声又比什么音乐与诗都美。想到“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不禁回忆故乡春朝巷中回荡着的卖花声,勾起了酸酸沥沥的青杏的滋味。
  在这座小楼上住了七个月,楼上这面长窗里最初展出的是郁夏的绿幕,接着是淒艳的红叶,再接着是莹莹的白雪,现在又展出了早春风景,想到不久就要与这小楼告別,心情不免怅然,尤其是在这料峭春寒的夜里,尤其是窗外又响着靜靜的春雨声。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