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如此夫妇

陵兮

 

  她头上绑了条花丝巾,安安靜靜地躺在急症室,在她床边坐着一位戴礼帽穿西装的老先生。我正好巡房走过就问她:“你今天还好吗?有什么不舒服吗?”“牧师,我很好,只等医生再观察一下,我们就可能回家了!別耽心我,我在这医院服务了二十九年,四楼D座的同工都认识我…这儿的医生护士很照顾我!”“哗!你在这儿服务了二十九年,我要谢谢你对医院工作的忠诚与爱心!你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你是一位值得敬佩的模范。”她回答我:“我叫Mimervno Wynter。”“好,我要记住你,感谢你这些年的辛劳。”那戴礼帽的长者,稍稍举起他的礼帽向我示敬说:“我是她的先生,我也在医院工作!”“你作什么?”“我是保安,工作了十年现在已退休了。”保安Owen和护士Mimervno在此默默忠心地工作了那么多的日子!我打心底里佩服敬爱他们。他们回到医院看病,竟带来了溫馨及鼓励。

  我的传呼机(Beeper)叫了,必须赶到五楼病房去!看到病人Sten插满了管子,呼吸困难,双目紧闭,脸面歪着,头发胡子好长,手腳有些肿胀。房间內有位穿着高贵大方的女士迎着我来:“牧师,谢谢你来。我们现在決定要拔去这些管子,医生说他可能自己呼吸短暂一会儿或一两个星期,所以我们要预备告別…”病人之妻Dagny情深地看着他:“当女儿五岁时,他把我们从加拿大接过来美国,我们是瑞典人。这是我的女婿和我的孙女,我的女儿沒法来,你可以给我丈夫作善终仪式吗?”“你是天主教徒吗?”“不是,我们是信义会瑞典平安堂的教友。”我回答:“你知道你先生最喜欢的经文吗?”“我这儿有一本瑞典文圣经,我可以唸一段。”我们一起围在病人床前,我为他抹油祷告,读耶稣对信徒复活的应许,我们颂唱诗篇二十三篇:“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接着Dagny唸了一篇瑞典文的诗,非常优美地跟她的挚爱Sten说再见,她告诉我,今年的圣诞夜将是他们的六十一周年结婚庆,她的丈夫将缺席了。既然八十五岁的丈夫要先走一步,那大家只有在天家再聚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