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天理与天恩

楼村居

 

有两件事,充满我的心思,越常思索,越认真深思,就永远常新而更加希奇和敬畏:在我上面的星空,和在我內心的道德律。
         康德(Immanuel Kant, 1724-1804


康德 Immanuel Kant

  康德的这几句话,也刻在他的墓铭上。这两句名言,正是华人所说的“天理良心”。天理,是说自然界受一种定律管理,人之所以能夠知道,是由长期观察所得的结论,所以叫作Descriptive Law,不是人所设立;另一方面,是设定的律,叫作Prescriptive Law,表明是由超自然的权威所设立的,沒有谁可踰越。这是天理的两方面。当然,还有人內心的道德律,就是良心。不过,因为人犯罪堕落,良心並不是绝对的;在某地某人看为“良”的,在其他的人未必以为良。但还是有些基本的道德规律,就如最不诚实的人,也希望別人以诚实待他。这是道德律。
  近来有人写了一首诗,表明同样的思想。

我仰望星空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寥廓而深邃:
  那无穷的真理,
  让我苦苦的求索,追随。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庄严而圣洁;
  那凜然的正义,
  让我充满热爱,感到敬畏。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自由而宁靜;
  那博大的胸怀,
  让我的心灵棲息,依偎。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壮丽而光辉;
  那永恆的炽热,
  让我心中燃起希望的烈焰,响起春雷。

溫家宝
  2007年五月十四日作於同济大学建筑城规学院
注:同济大学是1907年德国人在上海创立的,2007年为一百周年

  这首诗,在中国主要报纸上发表后,立即引起广泛注意。江西经典文化传媒公司於今(2008)年拍摄电影踏界,反映林业产权制度改革,就採用溫总理的诗,作为主题歌,由胡月配曲。

  溫先生是地质学者,作过工程师。作为学工程的人,他研究材料和结构,知道房屋必然是有人设计,经过建造过程,才会成功。个別房屋是如此,城市更需要加上设计规画,如:电力,电讯,给水,排水,道路,桥樑,是非常复杂的事,谁都知道绝不能留遗“偶然”或机会。如新加坡的领域仅有十二万多英亩,但整年都在整修增建,从沒有一样是靠偶然或机会。我们都经验过,任何一件东西,如果放在那里不去管它,必然从整齐有序变为混乱;可从来沒有任何东西,是从混乱自然变为有序。显然的,宇宙间必须有一位掌管一切的神。
  从城市的规画建造,想到宇宙的建造,是自然的事;正如从人体的受造奇妙可畏,想到人的受造,进而推知神的存在。
  圣经说:“房屋都必有人建造,但建造万物的就是神。”(希伯来书3:4)

神的工作

  远在康德之前,约二千八百年,有一个希伯来牧人大卫,当他在旷野仰望满布繁星的夜空,发出敬畏的讚歎:

耶和华我们的主啊,
  你的名在全地何其美!
  你将你的荣耀彰显於天。
  你因敌人的缘故,
  从婴孩和吃奶的口中,建立了能力,
  使仇敌和报仇的,闭口无言。(诗篇8:1-2)

  圣经告诉我们,神创造了天上的诸星,为的是要“分昼夜,作记号,定节令”(创世记1:14)。如果现代人规画一个城市,需要有智慧和才能;看广阔无垠的宇宙,诸天之上的星宿,各自有秩序的运行不紊,现在天文学家说,有些星距我们有一百二十亿光年那么远!人看了这一切,就该知道不能沒有一位全知全能的神,创造並设定自然律,管理这宇宙,使各个星宿,运行得分秒不差,比任何钟表都精密,已经许多年,许多代。这彰显出祂的荣耀,给人看了,就可以晓得,神是永远全能的神。
  但可惜,有些人不认识神,因为他们不会仰望:他们太骄傲了,只会往下看,不知道向上“仰望星空”,像严重近视的人一样。
  有一位伟大的领袖,身高六呎以上,“要与天公共比高”!当然,他知道天不止十呎,他说的是权威吧!
  法国皇帝拿破崙(Napoleon I, 1769-1821),身高不过五呎。有一天,找一本书,不巧放在书架最上层,难以搆到。当时,在皇帝陛下旁边的蒙悉元帅(Marshal Bon-Adrien-Jeannot Moncey, 1754-1842)说:“陛下,且让我帮你取,我比你高!”拿破崙说:“元帅,不,你只是比我长。”“小军曹”野心可大,无时不忘他的权威,无时不自高。多少人岂不也是如此?
  只有谦卑在神面前,像“婴孩和吃奶”的一样,神的智慧才向他显出来。(马太福音11:25)而且今天繁荣的都市,充满了人造的光,使人不能看见天空的繁星,只有商业化的霓虹灯。希望你肯离开城市,在夜里,到无人的海边,阒靜的山顶,广大的草原,使你的心开阔,看见神所造的,彰显祂的荣耀。

神的恩典

  你知道了神的创造,可知道这些是为谁而造?
  答案是:为你!你会惊奇:我值得神这样费心思吗?这正是诗人感觉希奇的事。不配得而得的,才叫作恩典。
  诗人继续说:

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並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
  便说:“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
  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
  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点,並赐他荣耀尊贵为冠冕。
  你派他管理你手所造的,使万物,
  就是一切的牛羊,田野的兽,空中的鸟,海里的鱼,
  凡经行海道的,都服在他腳下。”(诗篇8:3-8)

  不过,看我们周围的情形,很难以证明这是真实的。你看,人是否像管理陆,海,空的总司令?不仅野兽和毒害災病,为害人类,並不服人管制,连人也变成像野兽,正如故佈道家威特腓(George Whitefield, 1714-1770)所说的,人是一半像畜生,一半像魔鬼!中国人也有“衣冠禽兽”的话,更不必说什么“尊贵荣耀为冠冕”了。
  不错,神起初照自己的形像造人,原是要人管理万物,作祂在地上的代表。
  为什么人沦落到现在的悲惨境況?是因为人犯了罪,失去了与神的交通,也就失去了神赐的权柄,荣耀,冠冕。圣经说:“受造之物服在虛空之下…指望脫离败坏的辖制,得享神儿女自由的荣耀。”(罗马书8:20-21)
  为什么说:“神儿女自由的荣耀”呢?
  我们现在不都是“自由人”吗?
  按照美国罗斯福总统(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 1882-1945)的理想,人人都应该有“四大基本自由”(Four Freedoms),就是: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於匮乏之自由,免於恐惧之自由(Freedom Of Speech, Freedom Of Worship, Freedom From Want, Freedom From Fear)。联合国也把这四大自由,定为基本人权,所有会员国,都有遵守的义务。
  这四大自由,像所有的法律一样,可分为作为与不作为两类:一是要作就作,可以自由的信所相信的,自由的说所要说的;一是要不就不,可以不必缺乏,不必惧怕。谁都想有这样的真自由:为所欲为,不为所不欲为。不过,这真能作得到吗?
  情形刚好相反。人容易有犯罪的自由;但不能有不犯罪的自由。你我都想必有过这样的经验。这就是人悲惨的境況。不仅如此。人犯罪堕落的结果,连万物也受败坏辖制,任何的东西,放在那里,过一些时间,都会变成朽坏;万物都在那里歎息劳苦,牛在叹气,原子在无声的劳苦,盼望能夠得到解放。这要等到神儿女得完全救赎的时候。
  在新约希伯来书,解释这段经文,是指“将来的世界”说的。
  我们所说将来的世界,神原沒有交给天使掌管。但有人在经上某处证明说:

“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
  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
  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点,
  赐他荣耀尊贵为冠冕,
  並将你手所造的都派他管理,
  叫万物都服在他腳下。”
  既叫万物都服他,就沒有剩下一样不服他的。只是如今我们还不见万物都服他;惟独见那成为比天使小一点的耶稣,因为受死的苦,就得了尊贵荣耀为冠冕,叫祂因着神的恩为人人尝了死味。原来那为万物所属,为万物所本的,要领许多的儿子进荣耀里去,使救他们的元帅,因受苦难得以完全,本是合宜的。(希伯来书2:5-10)

  这才是理想的世界,是荣耀的盼望。你也可以有分。

将来盼望

  诗人大卫,当他在田野牧羊的时候,经历过万物並沒有“服在他的腳下”,狮子和熊会来掠取他的羊羔,他要靠神的力量奋搏夺回,证明万物沒有服人管理(撒母耳记上17:34-36)。那么,大卫为什么要说明明不符事实的话呢?
  原来他所说的是将来的世界,是我们美好的盼望。
  这美好的盼望,怎么能夠实现呢?
  神不愿人在罪中沉沦,就差祂的儿子基督耶稣道成肉身,到世上来:神奇妙的爱,爱我们这些不可爱的罪人。“恩典”的意思,就是不配得而得着了。神为救罪人,差祂的儿子成为人,本来不能死的神,成为人的样子,在祂並沒有罪,为代替人的罪,流出宝血,死在十字架上。“为人人尝了死味”,就是说,祂不是像一般人,祂不会被死吞吃,祂不能长久被罪拘禁,只是暂经死亡而已;耶稣基督死了,被埋葬了,三天三夜之后,又从坟墓里复活了,升到天上。这是要叫信祂的人,罪得赦免,並得到永生,成为神“许多儿子”。不仅如此,主耶稣基督不久还要再来,迎接属祂的人,进入荣耀,就是与神同享永远的荣耀。那就是万物复兴,天地更新的时候。这是将来世界的盼望。
  但是,这必须靠赖耶稣基督,才可以得与神和好。圣经记载,耶稣基督自己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沒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翰福音14:6)
  愿你现在就相信,接受祂。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