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唯不犯错就是错

亚谷

 

  近一年来的银行危机,给我们看见,经营生意可真不容易!在几年以前,美国经济假性繁荣,特別是房地产一枝独秀,人人竞圆“美国梦”,造成房价持续上涨;银行爭着超低利贷款。谁知国际油价飙升,国內财政管理病弊丛生,美国经济衰退,购产者破产,连累银行倒闭,金融风波,延及全世界。现在大家才美梦醒来,知道真作生意,並不是那么简单。
  主耶稣在世传道的时候,常用比喻教导。讲到祂的再来和国度,主选择用仆人受托运用资金经营的事,说明什么是忠心,並如何得奖赏。
  主说到一个贵冑,往远方去,为要“得国”回来。根据约瑟弗犹太战史记载:希律王崩逝,他的儿子们爭着承袭他的紫袍;但不能自己作王,按照规律,必须得更高的权威凯撒任命。凯撒把原希律的领地,割为“分封的王”,亚基老往罗马去“得国”,成为犹太的王(马太福音2:22),希律安提帕为加利利的王(路加福音3:1)。
  主耶稣引当时人所熟知的史实,用在自己身上。祂面向耶路撒冷行近,犹太人以为神的国就要实现了;但主告诉他们,祂必须先去见更高的权威:得神的授权。在主回来之前,托付十个仆人,每人一锭银子,並吩咐他们说:“你们去作生意,直等我回来。”(路加福音19:13)主並沒有派人在旁边监视,也沒有採取遙控机制,只是交托,他们该知道是为主作的。
  主的话都是信实的。当祂回来的时候,各人来向主人交帐。他们的才干相类似,他们的责任相同;只是其中两名仆人表现优越,一个赚了十锭银子,一个赚了五锭。主人按他们的成绩,各別给予相应的赏赐。
  在表现最优越的二人以下,主沒说到受托的仆人中,其余七个仆人的成绩如何,我们自然无从判断。他们可能领了资本去经营,既然沒有现代通讯的利便,无法随时请示,就独断独行;在那样的情形下,有七分之一的机会亏损,至少是一时亏损。如果主人回来,发现不是经营不力,而是经营不利,将要如何对待他?想来他们多半是表现平常,沒有什么卓越成就,在略盈与稍亏之间;或是除去开支后,刚保得了本。多数的平常人,岂不也是如此吗?主不会苛求,只要他作了,肯忠心去作。
  我们相信主人的英明善断,照常理来说,“胜负乃兵家常事”,同样的道理,盈亏也是商场的常事;仆人遵照吩咐去“作生意”,卻无法保证会赚钱。去不去作生意,是顺从或不顺从的问题,赚钱或不赚钱,是才具,或许也有时机的差別。
  只是在耶稣的比喻里,那个恶仆更加聪明;他受主人的托付,什么都不肯作,也並沒有失去。可是,他还说明这样作的理由:“主啊,看哪!你的一锭银子在这里,我把它包在手巾里存着。我原是怕你,因为你是严厉的人,沒有放下的还要去拿,沒有种下的还要去收。”(路加福音19:20-21)
  这是什么话!
  他自己不作一事,说成了谨慎不敢乱作事;他这样的态度,是由於对主人的错误认识,以为主是严苛的。

主人对他说:“你这恶仆!我要凭你的口定你的罪!你既知道我是严厉的人,沒有放下的还要去拿,沒有种下的还要去收,为什么不把我的银子交给银行,等我来的时候,连本带利都可以要回来呢?…”(路加福音19:22-23)

  事奉的表现差別,在於事奉的存心如何。“因信心所作的工夫,因爱心所受的劳苦,因盼望我们主耶稣基督所存的忍耐”(帖撒罗尼迦前书1:3),是事奉的动力。
  我们多么希望,仆人们不是因为怕,而是因爱而工作,对主说:“我们爱你,所以你不在这里,我们也是认真努力工作,虽然在病中,也忍受痛苦工作,不愿休息,因为盼望你快回来。”
  可是,恶仆就是对主沒有爱,沒有奉献的心志。他承认说:“我原是怕你。”
  怕,不是工作的原动力,只是不作事的原因。
  保证“不犯错”的政策,就是不作事。
  中国人有话说:“多作多错,少作少错,不作不错。”
  不犯错当然是好的;但“唯不犯错”主义,就是以不犯错为唯一的准则,就像在球赛中把不跌倒,不弄脏球员衣服,当作唯一要务,得胜的机会必然不大。
  箴言书讲到有一种人,怕说错话就懒於说话,以为是保守无过错的要道:“懒惰人看自己,比七个善於应对的人更有智慧。”(箴言26:16)如此岂不同於因噎废食?
  这给我们想到孔子的弟子中,有个冉求,是颇有才能的家伙。他甚至可以作鲁国豪门季氏的财务主管,为主人敛财;只是谈进德修业的时候,他就推托说:“非不说子之道,力不足也。”意思是我喜欢夫子的道理,但自知力量达不到,所以沒去行。孔子是何等人物,立即知道那不过是托辞,责备他:“力不足者,中道而废;今女画。”真正力不足的人,可能行了一半,不能夠完成,就停止了;而你这小子,是画地自限,连试着行都不肯,是你根本就无心遵从我的命令!
  这一言道破了“恶仆”之恶:不作事,唯求不犯错,是恶的。
  当然,不作事的人,有机会批评作错事的人。就如那把银子包在手巾里的仆人,他会睜大着眼睛,看別人经营的错误,或挑剔他们投资项目的风险,或说他们失去更好经营的机会。而那些忠心经营的人,每天作得很好,沒有人注意,到有了失误,立即成为众矢之的。
  美国有个机构,它的首长说:“我们作了许多事,当然作过错事,甚至作邪恶的事;但绝不能说我们无能,更非不作事!”他看无能与沒有作为,是最大羞恥。在某种程度上,这原则不错。
  这绝不是说,受托的公众机构,可以任意而行,不负责任。美国许多的机构,特別是宗教机构,在缺乏监督的情形下,任意而行,是不足为法的,我们应该以为警诫。
  耶稣申述最大的诫命:“主—我们神是独一的主。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其次就是说:要爱人如己。”(马可福音12:29-31)明显的,这是需要行动的。雅各书更说:“人若知道行善,卻不去行,这就是他的罪了。”(雅各书4:17)
  错误決定的行动,有可能导致损害;決定不去行动,基本上就已经错误。所以主人说他是“恶仆”。
  愿我们作良善的仆人,寻求明白主的旨意,忠心於主所托的,切实遵行,一直到主再来时得赏赐。阿们。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