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芬兰的秋色

音凝

 

  由欧洲一路过来,虽然已经是涼秋九月,但今年的欧陆卻相当溫暖,威尼斯与罗马简直是夏天,比台北涼不了多少。到英伦及法兰克福时,虽可以換上秋装,但毕竟不如想像中的冷,而我真正接触到秋的手指,则是到达丹麦以后,尽管草地与树木仍然碧绿,但血红的枫叶卻已迫向眉睫,而艳丽的红豆也早已布满了枝头,但仍然算不得是道地的秋天;那种凋零的,悲涼的气氛还感觉不到。十月以后,在芬兰我才真正咀嚼出秋的滋味,才真实地踏进秋的颜色里。当酷爱阳光的芬兰人还在怀念夏日的余暉时,秋卻挟着漫天匝地的黃叶而来,为这个千湖之国換上了秋装。
  芬兰的林湖之美,冠绝於世。虽然这里的人们热爱夏天,但芬兰卻是属於秋天的,只有秋才能写出芬兰,也只有芬兰才可以语秋。那一抹沉甸甸的郁黃的泽彩,适足以表现出芬兰人的安详与持重,以及他们的敦厚与亲切。在芬兰,秋天的主调是黃色,一种近赤的赭黃。

  造物主好像突然由叶绿中抽出了所有的青蓝,去绸缪明年春天的大量支付,而仅用剩下的元黃,来支撐秋的局面。这些昂贵的秋的颜色,正是这个森林王国的丰收。树木将烧烬的一大片一大片落下来的金箔,去反哺乳养它的大地,触目到处都是一堆堆的金黃。秋是个回馈的季节,它的每一片落叶都含蘊着深厚的伦理与哲思。
  我由赫尔辛基(Helsinki)乘火车到拉赫蒂(Lahti)去,一路尽是黃叶映着湖水,几乎将我的视觉也濡成一片金。车到拉赫蒂,秋雨已先一步赶到;冷涼的水滴打在脸上,人瑟缩在衣领,这才体尝出秋的況味。我坐进一个溫暖的咖啡屋里,注意力卻被窗外的风景吸引住,凝神看秋雨中飘下的落叶,才能彻底品琢出秋的韻味。落叶如蝴蝶般洒脫地,梦幻地飘下来,不由使人惊诧於创造之美的极致。随着落叶的曼妙的舞姿,浮现出多少秋的深邃的回忆。
  杯中的咖啡冷了,地上已铺满了厚厚的一层赭黃,我推开咖啡屋厚厚的玻璃门,踩着满地的湿金,向秋雨中走去;树林的尽头是一个湖,走到湖畔,脸上身上都为冷雨湿透,思维的深处,似乎也已湿透。眼前的景象是一片淒迷的美。湖畔的秋草仍然涵碧,湖水卻已泛出那种深沉的冷蓝,秋潭是有深度与內涵的,不似春水那样清澈见底,一眼可以看透。湖面上飘浮着的落叶,恰似一阙李后主吟绝的辞章。
  佇立在拉赫蒂湖畔的秋雨中,徘徊在北欧異国的金色里,我在默数着三十个失落的秋天。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