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谈阅读

傅三川

 

  我有一个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就是每次出门时,总会随身攜带一本书,就好像昔日的武士带着佩剑一样。因我喜欢趁着有空閒的时间来阅读,这是在等候中打发时间的最好方法。除了书本,我亦会带备笔及笔记簿,以便每当心血来潮,又或“灵机一动”,又或读到某种新的思维,观察到某事件时,可以立刻把它写下,以便日后作参考之用。

  我从小便养成一种使我一生都不会放棄或改变的阅读嗜好。记得孩提时期,父母所给我的每一项奖励差不多都是书籍,目的就是为了诱导我去培养阅读的习惯。小学期间,他们送我一套台湾出版的儿童读物-“三百字故事”丛书。顾名思义,书中的每一篇故事內容皆三百字左右,且每个字旁边都附有注音号码,使读者能同时学习到标准的国语发音。这一份礼物结果成为我在暑假期中的主要娛乐。中学时代,家里增添了一套中文译本的世界名著丛书,借此我认识到莎翁,雨果,大小仲马等文豪,更因而接触到另一类的文化思想。这实在令我得益匪浅!

  一般而言,为了帮助学生建立读书的兴趣,老师惯常喜欢用这句话作为鼓励:“书中自有黃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然而,现在回想起来,这类为利是图的阅读动机,反而会令我对书本产生厌恶的感觉。若企图以一种“市侩”的心态来阅读的话,倒不如不读为佳。我认为,阅读不单是一种修养,亦是个人在精神上的需要,因它可丰富我们的人生,亦能淨化我们的生命。古人说:“三日不读书便觉口臭”。明显地,这种口臭乃出於心灵里的鄙俗,和来自思想中的腐化。

  阅读和写作彼此间有着一种微妙的关系。陈耀南教授在其文镜与文心一书中解释:“不断阅读为了提高写作能力;不断写作,为了满足阅读的需要。”杜甫(712-770)曾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韻),其中,陈教授认为最不可放过的就是这一个“破”字。写作的人若要不断地超越自己,不断创新,面对新的挑战,及避免写作內容重覆等,就需不断阅读。

  从个人方面来说,近年来,为了预备讲章及写作的原故,我得承认自己现在所看书籍的类別是比较“多元化”:小说,杂誌,周刊,笑话,报章等刊物;此外,性质方面,亦包括了学术性,娛乐性,宗教性,资讯性,励志性等。然而,我卻会避免浪费精力在那些属於“八卦”类型的书刊上;相反地,对於那些有分量及质量的刊物,我会给予优先的阅读次序。

  另一方面,书本的种类繁多,相信沒有人能把它们全部阅读。不过,若只偏重於阅读某一类书籍的话,那就实在太可惜了。当然,坊间的书籍不都是益智的产品;因此,阅读的人便要学习去选择什么是可读,该读及非读不可的刊物,同时,也不能囫囵吞枣般地随便去乱读。我规定自己要在每週內完成所定下的个人阅读目标,所以,每天我都会在不同的“场合”如:睡前,休閒,工作,作业,甚至如厕时,选择看不同类別的书籍。

  阅读除了与写作有密切的关系外,也和思考有着不可分割的关连。因为,缺乏思考的阅读,就等於从沒读过一样。然而,若沒有阅读作为根基的话,就会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以致对別人所提出的论调无从回应。上述两者的结果,都只会对读者造成思想上的混乱而已,甚至会令当事人盲从附和,产生人云亦云的态度。我希望能看懂更多內涵较深的书,使自己可以从中学习並摄取他人的看法,从而扩阔自己的心灵视野。

  一本好书除了能启发思考之外,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能令到读者的心意更新而变化,使其心态和行为获得提昇。圣经就是一本能使人达此果效的书。因为“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圣经说:

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於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