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花香鸟唱

陵兮

 

  天一亮小鸟就在屋前树梢上吱吱唱,我最喜欢那只唱三连音的小鸟,她每年这个时候总会来看看我,我很享受她的轻唱和欢愉,令我心情为之一快,做起事来也就轻松起来。
  大清早,沿着附近的绿岗走走,那一只只胖圆肚的知更鸟,挺着肚子忙在青草地上啄食,我刚停步两 秒钟,想细细地欣赏她一下,想不到她一羞就飞跑了!
  客厅窗前的日本枫,漂漂亮亮地迎春长芽,才早上六点半就来了个访客,那是头上戴冠的小鸟“红衣主教”,隔着玻璃他竟盯着我看了五秒,虽然来不及拿画版来速写,但跟他打了个面照,我己经高兴得不得了,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正面瞧着他!
  那一回我到康州去指挥音乐剧最后的晚餐,连续三晚演出,沒法天天来回纽约,就被一对夫妇接待过夜。那夜我听见了春之第一声,加拿大雁午夜集结呼喚前行,那画空地一叫,令我无法忘怀。次晨Blue Jay到访,那蓝白黑相间的外衣,配着他高低来回树间真是好看。
  办公室前的小径,Iris花有蓝色有紫色,水仙,杜鹃,玫瑰及那将要盛开的繡球花,把那一大片的草坪衬得热热闹闹地。但我还是怀念那一串串的白兰花,以及那清香的茉莉花。秋菊的香在菊花茶里找不到,踏雪寻梅的梅香,桃花红李花白的意境,並不是华府盛开的樱花能取代的。
  吃个桂花年糕,嚐个宁波汤圆,喝杯龙井或乌龙茶,这些都有故乡的香味。倒底是那儿的花更香呢?倒底是那儿的鸟更唱呢?是怀乡恋情以旧替新呢?还是缅怀过往而闻之不觉,嗅之不香呢?如果公冶长还在人间的话,我倒要请教他去邀请小鸟们来评评理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