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秋晨图

吟萤

 

  住腻了亚热带的人们,谁能不向往秋天。而曾经在北国饱尝过秋色的人们,又谁能不怅惘地怀念着秋天。
  在向往中,在怅惘中,在怀念中,无数个秋天过去了,虽然那只不过是撕落了一些历页而已。一点点淡得欲无的秋意,曳着一条烦嚣的夏的尾巴,匆忙地为那些怀念秋天的相思病的患者们刻下了一条灰色的年轮。然后它随着一阵西风,一丝秋雨飘然而逝。
  近来,我忽然憬悟到人们都固执地在回忆中去找寻故乡秋天的蹤跡,卻将眼前大块大块的秋色忽略了,实在是很傻的事。造物者岂只为你的故乡涂上秋色,瞧!那一畦畦肥肥的雏菊;那一片片血红的树叶;早晨,沾在花瓣上的冰莹的露水;傍晚,敷在你双臂上的爽涼的寒意;这不都是秋是什么?这不是秋色是什么?这不是秋天是什么?
  我窗前的绿色的草坪,愈来愈深邃了,我几乎不知道创造自然的艺术大师何时添浓了他的笔触,我只觉得那一片盎然的绿意,在冷凝的早晨,逐渐使我的视觉加重起来。它不再伸出轻柔的手指招呼我扑进它的怀里,而显示出一种冷漠的距离,要我默默地保持宁靜,让我悠然地由这一泓深邃的碧绿中读出一些淒涼的诗句。我蹑足在这片绿色前走过,我不想读那些诗句,让它悠悠地等待在那儿,直到我的心湖澄澈得能夠容纳它们的时候。
  玫瑰花的嫩红的叶子薄薄的如冷艳的少妇的脸,与几片黃色即将脫落的叶子显得很不调合。但当我退后几步,站在一个适当的角度来看的时候,卻在它遒劲的枝干上瞥见了一抹清挹的秋色,晶莹的冷露滴在半开的淡黃玫瑰的嫩瓣上,使我忘了这究竟是春朝,抑是秋晨。呵,原来在亚热带土地的满园秋色中,也会偶尔分给早春一隅,这也许是造物主奇妙的神来之笔吧!这大概就是招致那些胸襟狭窄的秋士们抱怨的原因吧!
  秋,应该是肃杀的,“夫秋,刑官也”。悲涼的,淒切萧条,草衰叶脫,才是秋的景象。诗人才能写出哀婉淒绝的作品,赚人的眼淚。若在淒涼的秋月中,突然绽放了一朵春花,岂非大煞风景。所以在亚热带度过了三十几个秋天,但在那些顽固的秋士们的传统意识中,总觉得那不是秋天。人们在潛意识中,用传统的情感,来否定了现实的秋的存在,这大概就是苦闷的郁结吧!
  当我踱在长满苍苔的暗红色的砖地上,放眼望去,在我面前的这幅“秋晨图”忽然丰富了起来,抹着几丝淡云的蓝天,高而深湛,使我几乎能在上面读出字来读出蔚蓝而深邃的创造的奧秘来。在四周围绕着我的深碧的花木中,一片靜谧的美拥向我,填满了我心灵中的空白,使我泛起了写诗的冲动。当然,我並沒有写,因为在这幅清挹绝俗的“秋晨图”上,最忌题诗,连杜甫的也不可,让它留下一块空白,会更耐人寻味。
  庭园中有一簇用红,黃的水彩蘸出来的树叶,饱饮了秋露,娇艳欲滴,成了造物主得意的手笔。这儿沒有一棵果树,也找不到一粒秋实,但我仍能嗅到淡淡的收获的芳香。啊!秋天是一个收获的季节啊!当生命的种籽在春天里茁长,在夏天里壮大,在秋天应该是结出累累果实的时候,一切受造物都将由绚烂归於平淡,由浮华趋向笃实,由美丽的春华结出硕壮的秋实。而在这累累的果实中,孕育着无数个新的生命。这才是大自然最高最美的境界。
  在这丰腴可人的秋色中,我领悟了生命的真谛。我抬头凝视着蔚蓝的穹苍,默默地讴歌着生命的秋天,忽然一片被晨风搖落的红叶,压上了我的肩头,使我有沉重的感觉,好像一只无形的手按在我的臂上,让我內视心灵的深处,希冀在那里能找到些什么,但我惶然地发现那里仍然是一片空白。
  我歉疚地低下头来,秋阳照满了庭园,也照红了我的双颊,我的心灵中虽然充满了诗的情愫,卻找不到一颗秋天的生命的果实。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归回田园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5.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