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我与兰圃

张纳新

 


广州兰圃

  对我来说,兰圃的存在是一个很大的意外。像当初吃惊於广州的繁闹一样,我吃惊於兰圃的靜默。
  兰圃很小,很不起眼,只约略相当於一个局促的停车场,仿佛大广州身躯上一粒不被留意的细胞。近在咫尺的火车站,越秀公园,中国大酒店,东方宾馆和广交会以密密实实的喧嚣和显赫的声名包围了她,卻始终无法将她同化。她大大方方端端庄庄,靜靜地,散发着毫不张扬的从容和亮丽。
  南来北往的人流对她泽然不觉,忙乱追寻的腳步纷纷扰扰滾过她的身边,卻很少停驻,一路匆匆,几多盲目…
  兰圃靜靜地瞩望着,默默地期待着。偶然地,这靜默中的高贵恰如闪光的一瞥,穿过环绕她的一排桉树和围牆,打动了我。


兰圃竹林路

  三年前那个冬日的下午,我移动满注羁旅乡愁的双腳,缓缓地,跨过了她的门槛。园內的一切坦然无忌地迎接着我,蔥绿的细叶棕竹拢聚成一条长长的通道。眼前是绿,左右是绿,高耸的南洋杉层层疊疊在头顶交斜,也是绿。绿中有细细的兰香,有冬日灿烂的阳光。深深地吸入这母亲般的林木清香,一股久违的喜悅从遙远的地方滔滔不绝地涌来,园外的嘈杂缥缈地悬掛在林外,淡淡消融;背后,一道门关闭了,我开始经历一场沐浴,淨化得忽然间如婴儿般鲜亮起来。

  这以后我经常去兰圃,我熟悉了她的每一条小路每一处园景。兰圃是声浪浊海中的撐开的一片翠叶,一条条路径恰似交织的叶脈,律动着永不枯萎的生命。这巴掌大的靜地,每条路,每片景都是牵动心魂的另一重天。
  园內的路是幽靜的。行人很少,人语很轻,鸟声很深。无论白日还是清夜,走在路上,人与路都十分体贴,路俨然成为自己的一部分。看着一路园景,纯稚的,柔爱的,纷爭的,深邃的,神秘的,抑或超然的,我也似乎一步步看清了自己人生的历程。有一段路,小径上铺着碎石,从几株婀娜的紫薇和刚毅的水松,罗汉松处转弯,我拨开枝条,碎石径变成了长石条,在遮天蔽日的湿湿的林间时隐时现。一棵巨大的印度桉忽然站在路侧,把林和路豁开一个缺口,缺口里面,竟然坐落着一方爽爽淨淨的开阔地。印度桉的几条根立出地面很高,像陡立的牆,掩映四周。平常,这一方淨地寂靜无声,阳光从缺口处扑泻而入。偶尔,会有年长的园工带着工具走过,或是一对恋人,牵手而来。

  我常常在印度桉下的石凳上读书,遐想,记一些东西。一些寄给远方朋友的信也在这里写就。那些朋友,是我生命中的珍存,那一起成长的岁月,我们相濡以沫。还有我的老师,一位满头银发的教授,他以他的学识和高贵的人格吸引,感召,塑造着一群年轻的心。每每念及他们,一种深情在周身流畅,呼吸里,有幽幽的兰香。我想起一句诗:幽兰君子意,香草美人心。兰圃本来就是一个以兰为主的植物园林,兰无处不在。园子的每条路上,都有她楚楚动人的身姿。有的散布於石边,有的嫩嫩地,错落在林间大片大片的盆架上,甚至高高地,紧附着強健的树干。我身边这棵巨大的印度桉上,就有一茎兰,根紧抓着平伸出去的长枝,努力地经受风雨,承接阳光。我常常举目,感动於她的靜美,她的搖撼,她风中的顽強,雨中的坚韧,以及阳光下的执着与坦荡。一种高大,高贵的情绪总是悄无声息地浸染了我,弥漫了我,在偌大的园子里蔓延。
  常常,我还会由着情绪的导引,合上书,走上另一条路。这条路曲曲折折地贯穿了整个园林。连着气生兰和中国兰的展厅。那是两个造型別致的棚子,一个势高,掩映在层层竹林里;一个平缓,毗邻一池绿水和水榭。一些遊人常在榭台上小憩,饮茶,台簷倒悬两盆吊兰,很远,我就可以透过树枝,看到黃黃的花。

  我不常进竹林中的一棚,那些斑斓的气生兰波动着轻快艳丽的花影,少有一种深透人心的持重。很多时候,我是久久地浸在水榭边的棚子里,舍不得离去。那或远或近,或疏或密覆盖了整个空间的众多的中国兰,与我素不相昧,卻灵犀相通。走进兰棚,我的腳步很轻,她们很靜很靜,花色纯然无瑕,生发着毫不张扬的灿烂,叶子根根斜挑,丛丛健劲,蘊蓄着不可动搖的虔诚。她们大多由山间採来,一盆小小的泥土,一缕幽幽的芬芳,让我感受到空谷的旷远与阔大。


石斛兰


鹤顶兰

 

  有一瓣兰,我珍存着。那是名贵的素心兰。那天,我在湿湿的盆架下发现她,花期早过,她有些卷曲,微微地泛黃。但令我吃惊的是,尽管凋落已久,一股细细的香卻並未尽失,淡淡的,像一缕风,悠悠的,含着一种直入人心的不凡的力。我当时不知道她的名字,只是轻轻地捡起,小心地夹在书中。那书是挚爱我的友人送给我的二十三岁的厚礼,扉页下有三行字:渴求真理,渴求意志,渴求激情。书香渗着那瓣兰花长存的余香,袅袅而起,我的周身颤过一阵又一阵感动。我常常想,如果有一天,我最终在这个世界上凋落,偶然地被路人拾起,被他收存,我能否像这瓣小小的兰花,染他一缕淡淡的清香?
  常常,棚內的兰深邃不语,满园的植物靜穆无息。一只飞鸟高鸣一声,拖着长长的身影,向深不可知的远处飞去。
  ………
  我继续缓缓地走,细细地看,默默地想。每一条路,每一处景,像一扇扇门,一层层无声地开启。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