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走廊 ✐2008-08-01


鸡声茅店月

音凝

 

  很小的时候,我便读过“鸡声茅店月,人跡板桥霜”这副联句。这联句能使人产生一种苍涼淒美的感觉。想像中好像是在古典诗文中的一种境界,或是古典说部中的一段情节。
  最适於用水墨写出这幅风景小品的人,应该是倪云林吧。
  许多年前,我卻在这幅小品中走过,经历了这幅水墨画中轻灵的笔触。
  当时我是由鲁西的一个小城逃亡到济南去,是少年流亡生活中的一个片段。心情是悲怆的,时序卻还是早春的三月。北方的莽原上还盖着残雪。到处是一片料峭萧索的早春景象。我那时才十七岁,跟着几辆煤车的腳夫们一起上路。大地刚刚经过一场兵火,是才息下战乱来喘息的瞬间。谋生的人们便冒险拉煤炭到济南出售。腳夫们戴着毡帽,穿着紮在腰间的长棉袄,手里挽着长皮鞭,赶着牲口们走在北方泥土的小路上。在无边无际的冻土上,刚刚才冒出了瑟缩的草芽,树枝上也才点上了稀疏的嫩绿。原野上冬日肃杀的气氛还沒有完全褪去,而怯生生的早春,卻又为一种不安的气氛而減去了不少春意。走到黃昏掌灯的时候,牲口们气咻咻地自动走进了乡间的野店。旅店完全是土牆与茅屋,土牆被煙熏得漆黑,屋里只有一列土坑,上面铺着草席。人们只能橫七豎八地和衣躺在坑上过夜。晚饭是咸菜与煎饼,大概还有一碗热腾腾的汤吧。腳夫们卻吃得津津有味,並不断用济南当地的土话叹美着:“刚实啦!”吃过饭倒头便睡。次日天还未亮,便被嘈杂的声音吵醒了。腳夫们纷纷摸黑套好牲口上路了。寒风削脸,月牙儿还在天边上歪着。茅屋上还留着白霜。牲口们不断由鼻中喷出白气来。腳夫们紧张地在牲口前面拉着辔头,走一段路,要伏下身来向前窥视,或侧耳辨声。他们並在车轮上绑了干草,以避免发出声响。根据他们的经验,这段路上有双方的驻军出沒,所以要特別小心。人虽未卸枚,牲口卻都上了嚼环。这样曲曲折折地走了约两个小时,鸡啼才缓缓地由村落里响起。天也才曚曚放亮。辘辘的车轮由板桥上辗过,从曦微的晨光中可以看出蜿蜒的痕跡。当旭日照在远山上,人畜的影子散乱地拉长在凝霜的小路上时,腳夫们黝黑的脸上开始绽出了笑容。因为危险区已经度过了。有的腳夫便跨上了车沿,大声吆喝起来。手中的皮鞭也在空中扬起了鞭花,爆出一声声脆响。甚至有的人开始哼上小曲了。
  多年来每当我想起少年时的这段经历,总会觉得那是由古典说部中截下来的一段情节。我当时参与的那次短短的行旅,在原野中缓缓行着的人车与野店。腳夫们豪放的吆喝,颇有些水浒传梁山好汉们草莽的味道。而那雾晨村野的风景卻又写出了倪高士山水小品的野趣。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归回田园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5.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再作婴孩 ✍于中旻

艺文走廊

疫境散记 ✍凌风

谈天说地

两柜与救恩 ✍于中旻

点点心灵

特殊的圣诞节 ✍张在孜

谈天说地

回顾与前瞻,喜乐迎新年 ✍林向阳

寰宇古今

范仲淹 ✍史述

云彩生活

简易食谱:雪花玉筍 ✍民天

艺文走廊

译事摭谈 ✍音凝

寰宇古今

林肯的战爭观 ✍史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