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旧书的芳香

吟萤

 

  在我的书室中,陈列在书架上的书籍,多半是新书。这些书籍有零星购买的,有整批购进的,多半是自台北运来的,但也有购自大陆的,还有一些是从当地买来的。这些新书多半都印刷精美,特別是大部头的书如二十五史等,佔了一排书架,看起来十分壮观。但我这些藏书中最珍贵的卻不是新书而是旧籍。我将旧书珍藏在书架中最显著的一排,刚刚在书桌的对面,使我一抬头便可以看见它们。
  一种特有的旧书的芳香,便会隐隐地扩散出来,充满了这间书室。
  提起旧书,我的心中便感到一阵伤痛。在大陆故居中最使我怀念的便是那几架藏书。记得小时候,每逢暑天便要晒一次书。在几个天井中,临时搭起木板架子,将藏书搬出来暴晒。那时候便可以自由地翻阅书中的木刻插图,而兴味十足地向大人们探问插图中的故事。稍长能自己阅读时,便持续将藏书中的鼓词,说部等都读完了。记得有一年冬天,我在院中角落里偷读三国演义,而将双腳都冻坏了。挥別家乡后我最担心的便是家中的那些藏书。我家藏书的数量几乎等於一个小图书馆。不但有丰富的善本珍藏,五四前后的新文艺书籍收藏也极丰。等到大陆开放可以通信后,我立刻写信回去查询藏书的命运,结果正如我不幸的预料,藏书全部在洗劫中毀去,甚至连故居也片瓦无存了。
  眼前我收藏的这些线装书,都谈不上什么珍本。有许多是由大陆古籍书店里买来的新印的善本书。也有托友人自书攤上以高价购得的真正的旧书,旧字帖。有一部我收到后一打开书函几乎要化作飞灰了。我只好用塑料封套套起来,置在书架上,只能陈列,不可翻阅,但仍有一些是纸质完好的,可以在閒暇时翻一翻,这些书函一打开便有一股古典的纸香与书香透出来,更能加深了古诗文的韻味。我也买过一些旧的外文书,这些书的印刷都十分考究,插图的印制十分精致,是一种艺术品,时下的书籍印刷都赶不上。
  那年旧金山大地震时,我刚刚出外购物,不在书室中。回来一看,书室中的八个书架全部倾下来,书籍洒了满地,将斗室的地面全淹沒了。事后我花了几天工夫,才能再将藏书摆到架子上。我十分担心那几部古籍会破损,幸而都还完好无损,只是架子上摆放的一些石雕艺术品都跌得粉碎。藏书並无损失,算是万幸。
  旧书不同於古跡,看古跡可以发思古之幽情,缅怀以往的陈跡。但旧书除了可以与古人谈心以外,它本身还蘊藏着古典的纸香和墨香,以及在字里行间可以隐约找到遗墨与心得,和一般的先人翻阅的手跡;在书眉书页上更可以读到先人的墨跡,便更觉珍贵了。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归回田园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5.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