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奧运古今

曲拯民

 

  希腊(Hellas)地名,迄今见於该国的邮票。人口集中首都雅典地区约三百万,其他约七百万分散全国乡村式的各地区。希腊全国为半岛和海岛形成,据说沒有一个希腊人居住之地离海边会超过七十五英里。

Hellas 地名至今仍见於希腊邮票 Corinth Canal

 

  奧运的故址在首都雅典(Athens)正西约120英里处Peloponnesos半岛西端近海边。这个半岛自从二次大战后筑了一道运河(Corinth Canal)之后便成了海岛。这条运河长约四英里,高处200尺是世上最深的一条运河,其宽约200尺。铁桥橫空而过,在桥上俯视万吨轮船小如玩具,过河即古代名城哥林多(Corinth,又译哥林斯)故址。

  希腊这个古国首设多神教,例如守护雅典有专神,司人间爱情的神是维纳斯(Venus),其众神之王名叫丟斯(名见新约使徒行传,即Zeus,又译宙斯)。宙斯和众神居住在希腊北部的Mount Olympus。这座峻岭历代阻挡了北方的“蛮族”入侵,卒使希腊人保存了其悠久的文化。


Mount Olympus

  希腊人设体育的竞技旨在祭亡魂,亦为取悅丟斯,时在公元前约1500年,此时即中国商朝十九代皇盘庚氏迁殷的时期。初期,祇有径赛,即跑步的竞赛。依碎石相拼的壁画(Mosaic)来看,当时参与运动者全呈裸体,限於男性,而观众也祇限男性。


描绘古代奧运的碎石壁画(Mosaic)

  宙斯以下的十二众神名叫Olympians,因此每个四年一度的祭礼就有了名称,Olympic Games。它第一次举行於Peloponnesos,时在公元前776年,即中国周幽王的末朝,此地亦即奧运的发源地。那是第一次假座露天看台举行。那座看台可容观众四万人,每四年举行一次,项目逐次加多。
  公元前约一百年,拉丁民族入侵希腊,此时恰为罗马帝国兴起的开始,希腊被西罗马帝国征服,成为帝国的一部分。希腊每四年的运动依旧,但废除了祭礼后,逐渐成为赌业的工具。自罗马皇帝君斯坦丁(Constantine, c.275-337)信服了基督以后,在罗马设立的天主教会(The Roman Catholic Church)反对这个兼赌钱成为风气的奧运,西罗马帝国国君信服天主教,下令禁止所有赌风,於是在公元394年奧运被禁止举行。不久,在公元五世纪,希腊半岛发生一次空前大地震,结果那座可容四万多人的看台因地震而塌毀了。此后,奧运停止了约一千五百年。


奧林匹克古代的故址 Olympia


法国古拜汀男爵 Coubertin

  1875年(清光绪元年),有一批德国考古学家发现了埋在土里的奧运故址,乃开始了发掘工作。同时,法国有位一生从事教育工作的贵族,首先注意到奧运故址的发现,並支持其发掘工作。这位贵族名叫Baron Pierre de Coubertin(1863-1937),於1894年联络世界各国的体育界的领导人物共商奧运之复兴,终於成功(时为光绪二十年,是年发生中日即甲午战爭)。此后,这位古拜汀男爵便以恢复奧运为他余生的职责,因此他被奉为奧运的创始人。
  他的名言是:

愿喜乐与友谊常驻人间。希望他经由奧运的圣火传至久远,使国与国,民与民之间传递谅解,以及友爱的热忱加上勇敢心和纯正。
May joy and good fellowship reign, and in this manner, may the Olympic torch pursue its way through ages, increasing friendly understanding among nations, for the good of a humanity always more enthusiastic, more courageous and more pure.

  第一屆奧运1886年於雅典举行,旨在给奧运的发源地希腊增加体面。
  第二屆1900年在巴黎举行,开始有了女性节目。此后,奧运便不再限於男性。
  第三屆举行於圣路易,第四屆在伦敦。到了第八屆第二次在巴黎举行以后,开始了首屆冬季的奧运,由此可见奧运不但是自法国萌芽,也是在法国人热烈支持之下茁壮了!奧运是每四年的七至八月举行,冬季奧运在一至二月。
  第一次欧战,1916年的奧运中止举行。
  第二次大战期间,1940年和1944年两屆奧运也未能举行。我们希望奧运不再间断,世界也再沒有大规模的战爭。可惜,接近1970年代,奧运开始多舛。
  1968年在墨西哥京城举行的奧运适逢骚动,幸开幕前在军警出动下得以平息。那次的骚动伤者不计,死也在二百人以上。
  1972年奧运在德国慕尼黑举行,巴解出动,绑架人质,死亡十一人。
  1976年的奧运,女子水上竞技共十三金牌,东德独得十一枚,使世界震惊。结果发现她们一同服食了类固醇(Steroid)。说穿了,这种合成药品颇似马匹上阵之先注射吗啡后产生的效力。
  1980年,由於苏联入侵阿富汗,美国加上约六十个国家的代表拒绝前去参加在莫斯科的奧运。
  1984年假洛杉矶的奧运,苏联和东德拒绝参加,显然是做出报复的表示。这次在洛杉矶的奧运被商业广告“入侵”,给奧运的精神罩下了阴影。
  1988年在韩国举行的奧运,为了建设壮观的会场,违反了人权,強迫720,000人口迁移。居住的自由应为一个民主国家对人民应有的许诺和保护,为了奧运会场的建筑和国家的光荣,国家竟违反了人权应受保护的原则。而在那次奧运,发现了加拿大的男短跑金牌得主服用Steroid一类的兴奋剂,引起会中的纠纷。
  1996年在亚特兰大(Atlanta)的奧运有人捣乱,施放炸弹,死亡二人。
  2000年奧运,美国女子代表钟丝(Marion Jones)获金牌三枚,铜牌两枚,共五枚,打破世界纪录。她一直被指服用禁药,七年间,她不肯认罪,后经查证据确凿,被判罪,目前正服刑中。2000年的奧运,中国前赴代表约三百名,其中约四十名未能通过血液检查,被迫退出。
  科学进展快速,类似Steroid一类的強力新药总会在血液或排尿中验不出来。今后,在较复杂检查的过程上祇能留下青年代表们心灵中的紧张甚至创伤。
  2002年在盐湖城的冬季奧运。由於地点上的选择和竞爭,奧运委员有接受贿赠的。贿赠未见得有现款,已经查明的有代付大笔教育费,赠送枪枝,整容费,旅行费,甚至有一位被贿赂来保障俄国队的取胜。
  2004年在雅典举行夏季奧运,使一向经济並不富裕的希腊政府花上一百二十亿($12 billion),等於国家全经济总额的5%,新机场以及富丽堂皇的建筑和设备全部非用於奧运。不言而喻,某些财团和官僚趁机各受其惠。
  2006年冬季奧运举行於意大利北部山区的都灵(Turin),警方出动捡查代表们的宿舍,在奧地利的宿舍里抄出了些什么不详,祇知其中两名选手逃之夭夭,一时去向不明…
  
  法国古拜汀男爵当年所期望以奧林匹克的圣火将友谊,谅解,热忱,勇敢,纯正等的德性带到人间的构想已经逐年消失,所留下的是疑虑,紧张,商业宣传和利益,国籍不同隔阂的加深…

  此次奧运的圣火在各地受到意外非礼遇的接迎,正在象征前途多舛的奧运。法国既为奧运的复兴者,承办此次奧运的中国,在国內各地反而对法国最大投资家乐福(Carrefour,全国从业员四万人,有122间超市)和在北京的法国学校及大使馆做出有计划的示威运动,虽逞一时之快,但不是在展示国家強大不可再受西方国家的凌辱,卻是给将来多舛的奧运增加一些负面的发展。

  本屆奧运是第一次在中国举行,海外侨胞无不盼它顺利完成。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