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失”之随想

傅三川

 

  相信人人都会有失去东西的经验。女儿最近在校园里失去了她的手提电话,一时间令她心烦意乱。一方面要立刻向电讯公司报案,暂停号码的使用,另一方面又担心电话內的资料会遭人盜用,伤及无辜的亲朋好友。对一个年青人来说,沒有电话在手的日子确实难捱,因为与外界的联络一旦中断,就会感到整个世界似乎突然之间全部停顿了下来。

  “失去”所带来的痛苦,挫折及无奈感,可能会惹人愤怒。有些时候,失去了的不一定是传家之宝或价值连城的物品,而是一件非常普通的用品;只是刚好正想要用,才发现它竟已不在原位,那时心中的滋味真不好受。

  除了失物及失窃外,我留意到在生命里,出现“失”的可能情況倒真不少。在职场里,偶一失慎就会引起失误,失手而导致失责,失职,失业。在人际间的交往中,要保持应有的礼仪,因此离席前须向同座的人说声:“失陪”。此外,亦要避免在待人处世时的失言,失检,失态,失德,失信,失约,失敬。在每天种种的际遇中,我们也要学习去面对失望,失意,失势,失宠等境況所带来的的压力。其中,失败给人的打击最为严厉。其实失败本身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不能从失败中站起来继续前行,向已计划了的目的地前进。

  人生之中,有些“失”是不容当事人所操纵的,青春,岁月,时间就是一些好的例子。其次,许多人亦可能会因病而失明,失聪,失味,失血,以致剝夺了他们享受生命和生活的权利。尤其是长者们的健康,大多是每下愈況,身体的许多功能开始逐渐地失灵,药物亦已对其失去了效力。我体会到失忆和失禁,最令老人家感到困惑及难堪。再者,失足,失身,失恋,失婚也是现今社会的常见现象。另一方面,生活的担子所带来的忧虑及压力能使人失眠,有些人更因患上了忧郁症而行为失常,每天过着失魂落魄的生活。

  然而,在众多的“失”之中,我观察到一个隐藏的危机,就是人的失落。多年前曾读过一则有趣的故事。话说有一个差役,押解一个光头的大盜到城镇里去受审。差役动身前恐防有什么错漏,便把各样东西逐一数点,而且编成“口诀”,一路便喃喃自语,不断地在背诵着:“包裹,雨伞,枷,公文,禿贼,我。”

  禿贼很快便发觉解差的是一个獃子,於是在客栈里把他灌得酩酊大醉,再剃光了他的头,並把枷锁套在他的颈上,然后远走高飞。差役醒过来后,怕生意外,慌忙地查点一番。摸摸包裹,雨伞都在,再摸摸枷锁和怀里的公文,都並沒有失去。唯独不见禿头大盜,心里大吃一惊,便连忙到处寻觅。忽然在镜子里发现了一个发亮的光头,他便随手摸摸自己的头,然后立刻转忧为喜地叫了出来:“谢天谢地,幸好禿贼还在。”

  我们会笑那笨差役癡呆,连自己的身分也弄不清楚。其实,我们不也是犯上了同样的毛病吗?据心理分析家的观察,现代人最常发问及最教人困扰的问题就是“我是谁?”这是一个身分危机的征状。这问题背后所指的並非“我叫什么名?”或“我住在哪里?它所针对的,是到底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许多人每天为了要糊口养家而早出晚归,甚至机械性及麻木地忙着去应付一天的工作。难道这就是人生的意义吗?若是,我们就比野兽更为可怜了。

  我曾有一些可笑的经验,就是在收拾东西的时候,常常发现到一些已失去多年的物件。其实,能夠重寻这些失去已久的东西,本来心中应该高兴万分。可是,我根本就不知道它们早已“失蹤”了。同样地,活在一个既忙碌又充满着竞爭的环境里,或许我们在不知不觉之中,亦早已失去了我们应有的人生方向,目的及意义。

  或许,在重寻已失去的东西前,我们必须先检查自己到底所失去了的是什么?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