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背影

吟萤

 

  我永远不能忘记的是主耶稣的背影。
  祂曾经狼狈地站在大祭司该亚法的院子里。在一个料峭春寒的夜里,耶路撒冷夜涼如水,大祭司的广大庭院中生起了一堆熊熊的火,兵丁与仆役们经过了半夜的折腾,都感到累了,他们都靠近火光取暖与休息,他们庆幸当夜成功地逮捕了耶稣,而现在这位曾拥有许多群众的号称上帝儿子的耶稣,卻孤零零地,无助地,绝望地站在那里。祂原来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平时跟随祂的群众都星散了,祂现在孤单失神地站在那里。原先曾经担心无法顺利地逮捕祂,也许会遭遇抵抗,所以会带了一队武力去,以防万一。但逮捕卻出人意外地成功,只有一个冒失鬼胡乱挥刀砍下了一个仆人的耳朵,但立刻就被耶稣医好了。这个被砍掉耳朵的仆人,如今还愕愕地站在那里,好像不知道曾发生过什么事情。他们太高估耶稣了,这样大张旗鼓,大动干戈地去逮捕这么一个小人物,真是太小题大作,而耶稣也的确太令人失望,居然毫不抵抗便乖乖地屈服了。现在他们将这位一度曾是英雄人物,以君王的姿态骑在一匹小毛驴上,七分严肃,三分滑稽,前后跟了一大批群众,昂然地进入耶路撒冷的这位“弥赛亚”,今夜忽然变成了阶下囚,这太令人失望了。想到空紧张了半夜,便不能不令人倒胃口,早知道…
  祂的无助的狼狈的身影,闪烁在火光中,祂的双手被缚起来,看起来祂真是完了,“上帝的儿子”,“夫子”,“基督”…如今看起来似乎什么都不是,祂只是一个受惊的,战慄的,待決的死囚,现在这个院子里的人,就是一个小使女,也比祂的地位高些,祂似乎真的完了…
  那位刚強不可一世的彼得,如今惴惴然地躲在暗影里,鬼鬼祟崇地藏在人丛里,愣愣地望着主耶稣的背影出神,这一切可能是真的吗?忽然,火光一闪,彼得那张惊恐的脸,带着满腮的於思,映现在一个使女的眼里,她电光火石地认出来他可能是这个囚犯的同党,立刻冲口而出:“这个人也是同那人一伙的!”
  “不!小姐,我不认识祂。”彼得惶急地辩解着,尽力想躲进暗影里,但火苗又闪在他的脸上,另一个人也看出来了:
  “你也是他们一党的!”
  “你这个人,我不是…”彼得急得有些口齿不清了。他喘息着,气急败坏地想钻进地里去,闪耀的火光又急速地跳过他的面孔,为彼得留下了一个清晰的脸部特写。
  “你真是他们一党的,你的口音把你露出来了!”说话的人带着一丝狞笑,逼视着彼得,彼得这次急得赌咒发誓:
  “你这个人,我不晓得你说的是什么。”
  “喔喔喔!”一声嘹亮的鸡啼揭开了耶路撒冷的拂晓,也揭开了主受难的序幕。这声鸡啼似一声巨雷,轰击在彼得的头上,闪烁的火光再跳动了几下,一个人慢慢地转过身来,啊!原来那竟然是耶稣。折磨了一夜,祂更显得憔悴了,祂的须发凌乱着,脸上印着一条条的血痕,胸前也带着斑斑的血跡,祂的双手被缚着,无奈地回过身子来,用一双失神的眼睛看着彼得。一瞬间彼得心中深深地战慄了,但这双眼睛里沒有怨怼,沒有责备,沒有愤恨;这对眼睛里充满的卻是同情与怜爱,主无语的目光如一把利刃刺入了彼得的心。“啊!这就是我跟从了三年的主,我曾经发誓死也不离开的,但卻三次否认背叛了祂!”一股裂心的伤恸涌上胸头,彼得失声地哭了,他急速地逃出去,像一个无助的孩子似的哭了。
  “喔喔喔!”在漫长漫长的一段日子里,彼得最怕听到鸡啼,而更怕的是耶稣蓦地转过来的身影,祂那张满佈血痕的脸,祂那双充满了怜爱的眼睛…
  每想到主耶稣的背影,我的眼淚便流下来了。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   Facebook 分享

2018.4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