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春遊东瀛

音凝

 

  东京在料峭春寒中。
  这是我第三次去日本,应邀参加一项国际性的会议。去时行色匆匆,因台北已进入夏季,那几天正很热,所以我穿了夏装前往,但一到东京即为料峭春寒所包围。东京的人们尚未換季,多半还穿着冬装,抵达东京的第二天即下大雨,气溫跟着下降,甚至有人穿起大衣来了,愈显得我的衣衫单薄。在会议厅中有几天连暖气都开放了,询之东京人,都说这是不正常的天气,因为樱花时节已过,气候早该放晴转暖了。


皇宮的护城河

  我们住在东京千代田区的一座旅馆,傍近日本皇宮,是东京的心脏区,但卻不是闹市,周围环境极为幽靜,旅馆的门前就是皇宮的护城河,岸边长满了垂丝柳,碧波上游着悠然自得的白天鹅,假日时青年男女在河上泛舟,春光明媚如画。河的彼岸是壮丽宏伟的奧运柔道馆,一大片青蔥的绿地,杜鹃的红色流泄在岸的两旁。距皇宮不远,紧傍着美丽的公园,有一栋丑陋破旧的楼房,楼顶的屋瓦脫落,门窗破损,周围架着铁丝网,看来阴森恐怖。这座大楼与周围的景色极不调和,我问了几个年轻日本人,都不知道这栋楼的来历,后来问到一位中年日本人,才知道这是二次大战时期的“近卫司令部”,战后竟保留下来作为纪念,令人不可思议。
  在我们住的旅馆与会议场所之间,每天要经过一个公园,园內长满了参天的树木,特別是一条细石路的道旁,有数十株高大的银杏树,枝椏相接,织成一片绿云。每天早晨经过时,阳光由扇面形的树叶中漏下来,靜靜地洒在人身上,足下的碎石发出沙沙的微响,与林间的鸟语组成淡淡的音乐。我总是留恋着这段路径,不想走出去,或故意兜一个小圈子,多享一刻银杏树下的恬靜。
  公园的一端是一间忠烈祠,庭中满是驯良的鸽子,它们会落在行人的肩上臂上而神态自若。我喜欢买一包玉米握在手中,便会有四五只鸽子飞来,围在手边啄食,非常逗人喜爱。
  东京的马路清洁,交通井然,在小的巷道不设交通警察的地方,路口都安放着许多黃色的小旗子,行人都可以拿起来临时指挥交通。但东京仍在大肆宣传交通的安全,马路上可以看到许多交通安全周的标语。
  在东京的两周中,逢上好几场涼雨,料峭的寒意透入衣衫。当我踏着碎石路走在银杏树下时,很自然地使我想起了北国早春的轻寒。

鎌仓的古朴


鹤冈八幡宮

  为了想品赏日本小城的风味,在一个周末我走访了古都鎌仓;明治时代曾建都於此,有许多名胜古跡可以踏访。我们登临了高耸的八幡宮。古剎建在山上,由山下走上去,要爬数百级石阶,山上风物甚佳,庙旁树上掛满了香客们抽的纸笺,据说可以讨吉利。由八幡宮出来,我们去参观了鎌仓著名的青铜大佛像,佛身高11.32米,重121吨,大佛像铸於1252年,看上去古色斑然,是鎌仓观光的主要对象。

  鎌仓的寺庙很多,鎌仓宮是最具代表性的一处,鎌仓宮建於明治二年,宮內收藏甚多古物,內有明治天皇的用具及山本五十六手书的真跡,笔法十分苍劲。后山有一间石洞,外面封以木柵,洞的深处有一盏鬼火似的油灯,据说是护良亲王幽禁之处。


鎌仓宮

  其实我所欣赏的还是鎌仓小城的古朴风貌,街上沒有拥挤的人群,不时可以看见穿和服木屐的男女在街上悠閒地行过。城里的街道都打扫得十分整洁,每一家看去都是明窗淨几,纤尘不染。整个的小城都像刚刚用水洗过一样的洁淨,舒适。每一家的庭园,也都经过设计整理,整齐的植物修成的牆壁,看去满眼皆绿。在街上徐步缓行简直是一种享受。这里同东京的紧张忙碌形成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江之岛的水族馆

  鎌仓与江之岛相连,江之岛主要的名胜为水族馆。馆內水族收藏极丰,有一种电鱼,游动时发出的电波強烈显示在电视机的萤光幕上,可谓造物之神奇。馆外有卖海鲜的小攤子,可以用蚌壳在火上煮食各种海蚌海螺,別饶风味。


江之岛水族馆

  遊客到江之岛多半是来看海豚表演,在一个大贮水池中养了许多经过训练的海豚,它们能做各种表演:穿火圈,衔水球,投篮,在水中取物,状颇通灵。记得在夏威夷的威基基也看过同样的表演,但他们是将海豚养在巨型玻璃器中,所以看起来分外真切。

箱根的湖山

  去年八月我去箱根时,正遇台风侵袭,我被困在強罗住了一夜,次日搭火车下山,沒有领略到箱根的湖山之美。这次我们经过日本友人的指点,不乘登山火车,径搭汽船到芦湖。由箱根到芦湖车行约三十分钟,在美国搭汽车看到司机一人兼管开车,收票,报站等工作十分辛苦,而日本的长途汽车则完全电脑化,颇值得借镜。旅客上车后,由箱中取出一张自动记录卡,上面记载你上车的站号,及到达终站的车资数目,以作你付车资的根据。车资可投在收钱机中。如需零钱可在找钱机中換取硬币。每到一站司机用手臂触动录音机,便播出清脆的女声报告站名。在车的前端装有一个电动指示牌,牌上按站指示在不同站号上车的旅客已用掉多少车资。如果你听不懂报告,可以核对手中的记录卡,便知在何处下车。设计得十分科学,也十分方便,又能节省人力,实在值得参考。
  车到芦湖时,一幅清挹的水彩画立刻展现在眼前。湖水碧蓝而莹澈,远山近芜写尽了湖的妩媚。我们搭上了遊艇,绕湖一周,富士山头的白雪,依稀可以窥见。芦湖比日光又自不同,日光的湖像煞了日月潭,但芦湖的灵秀之气,与视觉的辽阔,又非日月潭可比。


箱根的湖山

  我们在箱根下船,再搭缆车下山,一登上了缆车,便迷失在云雾中,只见山下一片涵碧,冷冷的杉木,整齐地排在腳下。缆车的速度很慢,可以放眼欣赏风景,不时有半谢的山花,将残红送进窗口。缆车在寂靜的绿色中移动着,偶尔也有山鸟的啁啾传过来,入耳特別亲切。我们在大涌谷下车,一出缆车便被高山的寒气所包围,山谷中一片弥蒙的白煙,山下怒吼如雷鸣,原来这里是一大片火山的遗跡,白色煙幕中有刺鼻的硫磺气息。我们走下去看了火山爆发的遗址,有几处仍然冒着滾热的水泡,标出为危险地带。山下有一处愤怒的火山口,称为地狱谷,由缆车上望下去颇为惊心怵目。但秋天时满山红叶,衬在白色的煙雾里,风景又自不同。缆车到早云山,我们再換火车回箱根。上次来访,只听了箱根的夜雨,看了山巅的晨霭,这次才窥见了湖山的全貌。但也只是浅浅的一瞥而已,要真正领略箱根之美,怕总要在这里住几天,才能体会出它的韻味吧!

京都的垂杨

  京都是最能代表日本风味的古城,在三十三间堂可以看到一千个木雕的佛像,听满口飞沫操生硬英语的日本向导说那些面目猙狞的鬼怪的来历。在清水寺的峭壁上极目远眺,可以看见京都幽绝的山水。而神道庙大殿的碧瓦朱栏,是十足中国宮殿的翻版。只有神道庙后面的公园才表现出日本风格,玲珑的湖山,樱花处处。疏淡,清浅,曲折,幽邃是日式庭园的特色。京都沒有高大的建筑,多半保存了它原有的古貌,在街头上可以看见一行行的垂杨,柳丝搖曳在春风中,看起来特別潇洒风致,再配上几个和服安步的人物,便更像古画中的意境了。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归回田园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5.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3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