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军牧手记(十四)

女中豪傑

李卓民

 

  “F女士刚刚离开了世界,她的死讯使许多人惋惜,各地军事机构都有追悼会纪念她的生平事蹟,她可说是现代女性英勇的表征。”我的前任军牧助理T军曹在电话中滔滔不绝地告诉我以上的消息。他每当有空便用电话跟我閒谈,相告最新的军事及社区动态或时人时事的发展。他是个非常孤独的白种人,在政府禁私酒,香煙及军火(ATF)的部门工作;在国防军中,我是他最有耐心及最佳倾诉对象的上司,我们同工了总共七年的时间。
  我第一次与F女士见面是在某个演习的週末,那次的相识使我对她留下极深刻的印象,也难以忘记那慈容上掛着极友善的微笑。她虽然已经八十多岁,但那充满着人生沧桑经历的脸上卻仍然散发出法国女性的豔丽。当我看到她年青时代的照片时,证实我的推想沒有错误,她当年果然是个高贵脫俗的美人。相信四十年代的电影女明星也是这个样子吧。
  我当值的基地教堂不远处有一所小型的博物馆,馆內的陈设不算广博,但仍然十分丰富完整,特別是一些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珍贵抗战图片,名画家的战地作品,基地昔日的训练情況以及战场上用过的徽章,制服,装备,武器並工具等等,可说是琳瑯满目,足夠一个遊人花上个多小时去细心欣赏。我与一西班牙裔的助手正在聚精会神地参观博物馆入口的名画及战爭历史文物之际,一位女士带着满脸的笑容从她的办公室走出来欢迎我们並作自我介绍。我们才恍然大悟了解这眼前的老婆婆就是那著名的法国地下女英雄丽娜.罗兰迪.哥拉斯(Rolande Colas Lanouye),她的绰号是法国女士(Frenchy)。她是这个军事博物馆的馆长,也是许多各地慕名而来相见的活生生文物及传奇性的人物。
  在F女士办公室隔邻有一所房间放置了有关她生平事蹟的相片,画像,故事书籍,制服以及各国军人送给她的纪念品。究竟她有什么事蹟使人如此重视这位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仍生存的风云人物呢?我前任助理T军曹给我的资料很多,但因篇幅关系我只能在此浓缩追述一下。
  F女士本来是位法国年青貌美的白衣天使,护士学校毕业后,投身陆军医院服务人群。但好景不常,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了,纳粹德国佔领了法国,她与战败的法军和盟军退到英伦三岛,接受反攻的训练。她为了爱祖国,毅然参加了突击队的行列,並秘密空降至法国的沦陷区与地下斗士联络,进行间谍活动以预备盟军反攻诺曼第(Normandy)。在某次秘密空降到德军佔领区的时候,F女士被德军发现及逮捕了,她被送往纳粹的集中营,被十九名纳粹士兵轮奸強暴,並棄置在一所死屍房內自生自灭。该房是用作放置一些被虐待至死或等死的囚犯之所在地,她在其间等了多天后,终於被盟军拯救而生还,来美后被美军特种部队绿帽子(The Green Berets)尊崇为特种部队始祖之一员,因为她当年在苏格兰所受的英美合作突击队训练(OSS - Commando Training)乃是难度极高,危险性极大的锻练。她参加了美国后备军的服役,退伍后仍在军中作顾问军官,荣升至中校之军阶。她的婚姻生涯也是充满了淚水的,第一任丈夫在越南为法国捐躯,再婚后第二任丈夫又死於癌症,而她自己卻活到九十高龄才与世长辞。
  看着当年在博物馆內与她一起拍的两张照片,內心无限唏噓。她的信仰与爱国的心建立了她极大的勇气去挑战她的时代与她的敌人,以至为神为国万古流芳。麦克亚瑟将军(General Douglas MacArthur)的三个著名的名词皆可以拿来形容她的忠勇:“荣誉,责任,国家”(Honor, Duty, Country)。

  “主啊,我为F女士的生命献上颂讚,因为她燃亮了我的人生,鼓舞了我的事奉。”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