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宁靜.澹泊

吟萤

 

  今日的世界,是一个烦嚣纷扰的世界。人,像走马灯似的,在团团地转,周而复始,永不停留。即使身子停下了,思想也不停留。直到离开世界时,还带着剪不断,理还乱的种种复杂的思绪,勉強走进火葬场或坟墓。
  人们在这个恶性循环的圈子里,永远忙乱,不停地追逐,不断地逃避,不住地心惊胆颤。刚刚停下来打算喘一口气,又立刻赶到夜总会去看紧张刺激的节目,跑到戏院里去看间谍打斗的影片,等看到发昏章第十七,再回头投入现实生活的困惑纷扰之中。
  在今天这个世界上,要再找一幅宁靜的画面,毕竟是不太容易了。连星星月亮都已不胜困扰,地球上不少无聊的人们,在昼以继夜地发射短命的卫星,太空船去骚扰星星月亮们的安宁。1970年代的地球上,再也找不到“桃花源”这一类的地方了。每一片土地与岛屿都染满了核子尘与火药气息,整个的人类世界在奏着疯狂的现代乐章,沒有节奏,沒有韻律,沒有和声,沒有休止符,沒有美。
  宁靜,似乎已成了一个历史上的辞汇,再过几年,也许连中学生也要去翻字典才能找到这两个字的正确意义了。中国的先哲告诉我们:“知止而后定,定而后能靜,靜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希伯来的一代哲人以赛亚先知曾说:“你们得救在乎归回安息,你们得力在乎平靜安稳。”都是修养心性,以至治学做人的无上心法。但今天疯狂的世纪末的人们哪里还懂得宁靜与安详,所以虽然大家都在亟亟求“得”,但所得到的,卻不是幸福,而是災祸;不是快乐,而是痛苦;不是永生,而是灭亡。
  现在的工业机械都讲求动力,风尚所趋,人们便盲目地跟着马达转。但真正的力量,卻蘊藏在平靜安稳之中,一切的动力都是先由靜开始,外在的世界如此,內心的思维也如此。一个人如不先学会了安靜,就无法产生力量。一些只求在动力中打转子的现代人,都是舍本逐末的愚人。一个人要能靜如渊停嶽峙,泰山崩於前而色不变,麋鹿兴於左而目不瞬,才是一个具有不可估计的力量的巨人。
  忙碌的现代人,如果学会了安靜,每天有几分钟靜靜地坐下来;品品茶,听听音乐,看看水中的游鱼,望望天上的浮云,或读一首小诗,或神遊於一幅山水小品之间,澄淨自己的心灵,闭目作一个短短的默祷,我想一定可以省下一笔庞大的购买安眠药与镇靜剂的费用。
  有人说现代文明的特征之一,乃是尽量在生活上制造麻烦,然后再尽量找方法去解決自己制造出来的各种麻烦。这话不是沒有道理的。的确,现代人把生活弄得太复杂了,甚至连自己也适应不来;天天要学习使用新的器械,忙着作种种公共关系,忙着改換流行的服装和发式…在往古的农业社会里,人们“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古人对时间的观念,沒有现代人这样认真,虽然一天子,午,卯,酉,也分十二个时辰,但与现代人的十二小时相比,其价值相差何止千万倍。今天人们都是在度着“读分”与“读秒”的日子,还有谁能悠閒地用“一盏茶”来计算那种不科学不精确的时间。古人的生活单纯,慾望极少,而大部分的人都还能安之若素,持之有恆。中国诸子百家的璀璨盛世,与西方文艺复兴的辉煌时代,就是在这种悠閒的时间里产生的,都在精神文明上放过異彩。时至今日,我们忙着过现代紧张的物质享乐生活都来不及,哪里还有閒情逸致来开拓精神生活,整个的时代都显得苍白而贫乏,形成一片荒碛的文化沙漠。物质生活愈复杂,精神生活愈沒落是必然的。天天吃山珍海味,必然会倒尽了胃口,甚至百病丛生。倒不如素食者,反能维持身体的健康。那些天天在豪华酒店里买醉的人,一定不如一箪食,一瓢饮的颜回更懂得享受丰富的生活情趣,也更能保持性灵与人格的纯白。
  现代人的生活复杂,慾望奇特,疾病烦恼也相对增加,於是时代的忧郁症,恐惧症,精神分裂症等便应运而生了。若能将这些复杂颓废的生活方式,恢复到最纯淨,最质朴的境地,以江上清风与山间明月作为生活的必需品,将那些污秽脏丑的物慾由生活中滤去,食粗茶淡饭而后能心安理得,澹泊自若,现代人们流行的各种疾病,也将一扫而空。每年可以少制几十吨药物了。现代人应该多与大自然亲近,学学陶渊明那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风致,才能由物质世界迈进到精神生活的领域。
  真的,宁靜与澹泊才是忙碌的现代人所亟需的处方。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归回田园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5.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