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教车“惊”验

傅三川

 

  教授儿女驾驶,是我作为父亲所经历其中一项最“惊心动魄”的体会。其实,坊间有许多经验丰富的合格教车师傅可以代劳,而且其专业资格总会较自己的“业余”资格为佳。因此,若从“安全”的角度来看,就算要缴付一笔为数可观的费用,这仍是“物有所值”的。可是,我卻认为亲自教授儿女驾车,是身为家长的一个不可推诿的责任。
  诚然,学习驾驶並不单纯是一种理论或学说,而是要学车者亲自去动手操作,以熟习和累积路面经验。“纸上谈兵”式地教授驾驶,肯定不会给学车者带来任何的益处。因此,一般来说,家长多凭自己过去所累积的驾驶经验来作为“授课”的基础。然而,最困难的地方就是,对一个年轻人来说,任何一种经验的传递都不会是一门容易学习的功课。我认为父母教授儿女驾驶,必须同时备有勇气和大胆“冒险”的精神,这样的要求,比具备丰富的驾车经验更为迫切。因为让儿女操控着自己的车子,在“马路如虎口”的街道上行走,那的确是一项令人感到提心吊胆的尝试。
  除此之外,父母亦要常常保持着一种积极的态度。在教车时,无论遇上任何惊险的镜头,都要尽量使自己“面不改容”,甚至要面带笑容地好言相劝和鼓励,以免孩子的自尊心因受批评而对自己的驾驶能力失去信心。若子女一旦形成了对驾车产生恐惧感,以致再沒有胆量去学习的话,那就会后果严重了。因此,当我在车廂內坐在女儿的旁边时,便要装作若无其事。
  然而,她卻不晓得,原来我的双腳,已紧张到不断暗暗地用力在车板上猛踩,彷彿这样做,就可減少驾驶的危险程度。纵使每一次都能平安抵达目的地,可是我卻早已“汗流浃背”了。但我依然珍惜这个“刺激”的体会。
  父母在为儿女自立各方面的预备中,教授驾驶是帮助他们成长的一个大好机会。再者,我个人认为,父母能在儿女成长的过程中有分参与,是一种莫大的福气。更何況,乐意把自己的生命交在儿女的手上,是为人父亲的一项美好的挑战,因这将有助其自信心的增加。进一步来说,当我们父女两人在车里共同进退,共度险境之际,双方的感情亦因而增添不少,这是我在教授过程中所学习到的宝贵功课。回想起来,当年我学习驾驶的时候,父亲沒有机会亲自教授,那实在是我生命中的一份遗憾!
  当我留心观察女儿驾驶时的紧张态度,令我不禁在想,或许这亦是父母同时学习成长的机会。在过去的日子里,我们不也曾走过类似的路吗?还记得幼年学自行车时,父亲在旁为我打气,就算我只能将车子维持平衡一秒钟,父亲总会报以热烈的掌声及喝采。遇到跌倒的时候,他亦会即时把我扶起,並鼓励我要再接再厉,不要放棄。这些历史性的片段,至今仍然记忆犹新。现在能将这些经验传递到自己的女儿身上,使其代代相承,这亦不失为一种“优良”的家庭传统!
  換言之,随着岁月的过去,父母不单在自己的年岁及经验上渐长,更重要的是要与子女一同成长,並学习了解他们在成长过程中所面对的掙扎和迷茫,俾能协助他们去面对生活上的种种挑战。其实,要求子女与父母一起成长是有其一定的困难,因为孩子们缺乏宝贵的人生体验。然而,相对来说,若父母要学习跟子女“与时並进”的话,採用“引古鑑今”的方法,相信会比较容易得多了。此外,女儿学习驾驶一事,象征着新一代的成长,更意味着她要“离巢”的日子渐近。
  想深一层,教授女儿驾驶只是第一个“惊险”的体会而已,等到她考获驾驶执照后,惊险的程度肯定会“变本加厉”。还记得女儿第一次独自驾驶的那个晚上,我要一直等她平安返家后才能入睡。这亦是每个父亲成长的必经之路。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7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