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这不可能!

陵兮

 

  这么流畅的歌,一气呵成的气慨,神韻,咬字,音乐性,那么好,无论是义大利文或中文艺术歌曲都唱得很好。这是谁唱得呀?这是我吗?不可能?我怎么能唱得那么好?
  心中忧伤,因为无人分忧。孩子受困,受害,我觉得求助无门。社会人士的眼光叫我害怕,好像是我做错了什么,得这些苦难及报应?扪心自问,並未做亏心事,为何天災,人祸不断地临到孩子及我的身上?
  借学习音乐,从事音乐,我得到了一片纯真的片段,在每一首独唱曲的几分钟內,我把自己的一切全然摆上,去享受那纯真的美和毫无干扰的喜乐,平靜!
  我陪着孩子学琴,自己也学,又加強原来的音乐素养,同事叫我去拉小提琴,学唱歌,学指挥…结果拉大队一窝蜂地的去;同伴都走了,只剩下我十年如一日地还在学,也在用。
  在香港一所名校任教数年,学生以我的教导为金科玉律:老师说练兵千日,用在三分钟(因为学校音乐比赛通常限时一曲三分钟),我要求我的五个诗班合唱团,及二十余位独唱者,要全神贯注,绝对准确,那么我们比赛赢了也不用骄傲,输了也不用气馁。因为只有稍有差错就是不完美。
  我要求学生如此,我自己也尽力向那目标走。
  这次,这群九岁到十二岁的孩子们比赛前到录音室录了十余首歌,为的是要有更佳的表现。我也忘了到底教了这些孩子们几多英文,中文合唱。今天偶然整理录音带,又播来听听,觉得很不错,那首孙思桥编的“搖船曲”唱得真好,和絃,旋律之美不必大合唱团逊色!
  我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录音带的另一面有我的音乐会的十余首。我要谢谢我的几位元音乐老师之教导,钢琴老师的伴奏,要谢谢上帝赐予的天赋声音,歌喉以及歌唱的热情!把我这个不可能成为唱者的人,竟唱了人生。
  “这不可能是我!?”原来真的是我,何时竟在匆忙的岁月中遗忘了自己!谢谢这卷录音带给我肯定;“这就是我!”我在有限的时空和苦难中也能尽力而为,能在生命中留鸿!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