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军牧手记(十二)

重建家园

李卓民

 

  在我主持的军人婚礼中,沒有一对新人比R先生与他新娘子年纪更大的了,也沒有一个婚礼比他们的更简单及更感人。这对“新人”已经年屆六十,而且亦同居了十六载的岁月才补行婚礼。在整个婚礼过程中,除了他俩以及我这证婚军牧外,只有一位人士参加,就是为他们拍照的我的妻子,然而这个婚礼卻是很庄重地在美逊堡(Fort Mason)军人教堂中举行。阳光透过漂亮的彩色图案玻璃照在这对新人的脸上,我带领着他们一句一句地立下婚姻的誓约,也看见他们脸上一行一行的淚水在流下来。当婚礼在祝福中结束时,我与妻子的眼眶內也满了淚水。
  那是一个典型的三藩市黃昏,煙雾弥漫,金门桥顶消失於浓雾之中。我从陆军医院完了一天的演习救伤课程驾车回家,一入屋便接到以下的电话:“李军牧,我名叫R,是一位退伍海军人员,透过国防军军人朋友的介绍,找到你的电话,不知你能不能为我这退役军人证婚呢?”我告诉他需要先约见面谈,了解一下他的情況,才可以给他主持婚礼。后来知道他与未婚妻子都是失婚人士,而且年纪已经不小。他们想补行婚礼与正式註冊,所以我更加要约他们见面去弄清楚他们的结婚原因。
  在北美洲失婚的人真是不计其数,有的是因年轻结婚,入世未深以至后来生厌而离婚,有的是因丧偶而再婚。不论是何种理由,再婚的通常都有一个阴影,或作比较,或有怀疑,特別是有过不愉快婚姻经历的人,便更加会产生这种感觉。好莱坞式(Hollywood Style)的婚姻在西方社会十分普遍,再婚有如拍戏般,时常更換对手主角,又似为了追求时装潮流一般,脫去旧衣,換上新衣的更改配偶。
  作为政府属下的军牧,通常在主持典礼仪式中,不能歧视种族,宗教,性別(同性恋除外),阶级等等,这包括婚丧两种礼仪。不过,如果一位军牧不能乐意为某军人或退伍军人行某种典礼的话,他大可以介绍该军人另找军牧或其他神职人员帮助。若果必须要主持典礼的话,军牧乃是代表国家与政府去主持,称之为民间的服务(Civil Service),而不是代表自己的宗教信仰或宗派教会。这是军牧与一般神职人员有分別之处,因为军牧是政府所委任的。
  当我与R先生及未婚妻子M女士交谈后,明白他们是在年青时期已经失婚。加上R先生有一个儿子在军中服役,在成长期中极不愿意父亲再婚,所以他们苦恋了许多个寒暑,终於在十六年前共同生活在一起。十六年的同居生活使他们心灵极其相通,彼此十分了解,爱对方的情況已经到了忘我的境界。R先生最后终於得到成年儿子之谅解而与M女士补行延迟了近二十年的婚礼,並正式註冊为合法夫妇。这迟来的春天依然是充满鸟语花香,古木常青的祝福。看见他们在行礼时带着热淚的笑脸,双方立约时震颤沙哑的声音,流露出极深厚真挚的感情,对我来说,这就是简爱(simple love)的表现。难怪在祝福后,我与妻子都已感动得热淚盈眶,也沉溺在他们爱河之中。
  在美逊堡教堂门口,我与妻子目送这对“新人”离去,內心不断为他们人生新的一页祝福,並祈愿他们的爱是真正建立在主的接纳与宽恕之中。

  “主啊,世上婚姻失败的人实在不少,他们被世人轻视;他们內心的苦痛,惟有你了解,愿你帮助他们重建人生,也重建家园。”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