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谈写信

傅三川

 

  我喜欢收信。每天早上出门后,其中一件我必定会做的“差事”,就是到邮局收取信件。若邮箱里是空空的,心中就会有点“失落”的感觉。对我而言,开信箱取信犹如揭晓得奖名单一样,那种在等待期间的心情,令我感到乐在其中,十分刺激。
  收信诚然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然而,开信卻又会带来另一番“高潮”。当手上拿着收到的信件后,我会先把它前后打量一番,察看信件寄自何人,並尝试猜度信中的內容。若是一封期待已久的来信,我甚至会急不及待地在邮局里把它拆开,实行先睹为快。
  还记得刚来澳洲那段举目无亲的日子,我每天都会在难民宿舍的办公室里等候邮差的来临。因为在当时,家里的来信除了有保持联系的作用外,更是我精神上唯一的支柱和鼓励。现在回想起当收到家里的第一封信时,心中的那种喜悅依然犹在,眼中的淚水似乎余溫尚存。所谓家书一纸值万金,我反覆细读信內的每一个字,彷彿父母就在身旁对自己叮咛和鼓励似的。其实,留在家中的父母何尝不是一样的在期待着孩子的信吗?后来,当家庭得以团聚,才清楚知道原来自我投奔怒海,离开越南,直至收到我报平安的信后,他们才可如释重负。父母对子女的爱在此可见一斑,並使我深深的感恩。
  写信是传情达意的途径之一。其实,信件只不过是器皿,它本身绝不是所要盛载的实体或意义。然而,写信能有效地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而收信人能取得有条理,有组织的资料。日后,还可慢慢地细阅嘴嚼,反覆思想和回味,重新感受字里行间的含意。因此,写信的艺术及技巧就非要小心地去学习和操练不可了。其中,写信的格式更是大有学问。
  中学时代,每逢上尺牍课堂时,我都会感到头昏脑胀。长久以来,我一直都搞不清楚书信中上款及下款的各样称呼。洋文信件在这方面就显得轻松简单得多了。许多时候,上款以一句“亲爱的”就可包揽多个不同对象,而下款亦差不多可以“你忠实的…”一词作为收场。
  现代资讯科技发达,人际间的沟通因此变得方便快捷。昔日,一封从海外寄出的信件动辄要花上一週以上的时间才可寄到收信人的手上。现在,透过电脑科技,无论身处世界任何地方,信件的往来都可以是即时传递。因此,每天除了要到邮局取信外,我亦会习惯地在网上查看当日所收的电子邮件。
  然而,电脑科技卻令传统的书信来往方式受到极大的“冲击”。现时,许多网站都设置了“即便”的书信內容,网民只需下载一份,然后加上自己及收信人的联络资料,就可寄出一封漂亮且新颖的信件。另一方面,网上的交谈室(Chat Room)亦提供了不少与人沟通的机会。在网上交谈室的环境里,交谈者你一言,我一语地在电脑萤光幕上用文字通讯。若有配备录像仪器的话,更可彼此直接面对面交谈。
  可是,为了简化及方便,我发觉一般人在网上所使用的文字,已呈现出有被符号取代的危机。更令人担心的是,在网上通讯的对象,许多时候会以一个不真实的身分来伪装自己,蒙骗对方。此外,这类电脑科技又会使人与人之间的沟通逐渐变得“非人化”。曾看到一副漫画,一个父亲写信给儿子:“亲爱的儿子:近来好吗?爸妈都很好。我们非常想念你。请你暂时把电脑关上,下来吃晚饭罢。父字。”因此,我仍然重视传统信件的价值。
  在我日常所收到的许多邮件中,极少数是手写的信件,这可能是现代电脑文书处理科技进步所致。说实在,我真的十分怀念这类的信件。一封手写的信,其中所包含着的意义远远超过其內容的范围,因它代表着写信人的心思及爱意。告诉读者一个秘密,內子至今仍然保存着我给她写的信。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8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