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江山谁主宾?

 

  多年前,有一双朋友,是退休的美国宣教士夫妇,每当我说:“我们是难民。”他们总忘不了说:“我们是难民的子孙。”说的时候,会现出谦卑感恩,发自真诚的敬虔。
  一般说,美国人不是移民,就是移民的子孙。“移民”跟“难民”的字眼不同,实际上沒有清楚的界別,也常可換用。移民有宗教移民,政治移民,和经济移民;这些大部分是自愿移民。那么,还有非自愿移民吗?有的。就是被从非洲被猎取运来的黑奴,和被放逐的“罪犯”。
  美洲的原住民,是早期由亚洲来的移民,到殖民时代,以为美洲是印度,误把他们称为“印地安人”,其实也相差不远。印地安人沒有“拥有土地”的观念。只是不幸后来的欧洲新移民们,喧宾夺主,白人所要的,原住民就只有失去。
  今天,美国在南部的边界上,筑起三千里的长牆,防止邻国的墨西哥人越界谋生,卻不想现在的德撒斯州,亚利桑那州,新墨西哥州,以至加利福尼亚州,原是人家的土地!现在所留下的西班牙地名和建筑遗蹟,足为明证。更不必说,远如当年发现时代的殖民者,如恶名昭著残暴的科尔蒂斯(Hernan Cortes, 1485-1547),视原住民为草芥,任意屠戮土人,建立所谓“新西班牙”。这都表现出白人为拓展土地,攫取资源,怎样的不恤人命,沒有什么人权观念。这些人,像海潮涌来的污秽渣滓,玷污美洲的原野,与清教徒的移民,真不可同日而语!
  到十九世纪,国家主义观念流行,各国把移民圈画得更大,对自己的小圈圈守得更紧,移民才成为真正的问题。不过,还是种族的成见,把人隔开。以在美国的情形为例,早年是抵制爱尔兰移民,招聘的广告,说明:“爱尔兰人不必申请”,继而是不欢迎华人移民。号称基督教国家,爱不及於华人,並歧视移民,是与信仰矛盾的可恥事实。
  亚伯拉罕离开迦勒底的吾珥,在迦南地飘流,並不曾受到移民局的刁难。婴孩耶稣基督,随约瑟和马利亚下埃及避难,也是全无问题。可见虽然国家间有冲突,那只是领袖和政府的事,但不该为难个別小老百姓。
  圣经教导神的子民:“不可亏负寄居的,也不可欺压他,因为你们在埃及地作过寄居的。”(出埃及记22:21)又说:“祂[神]为孤儿寡妇伸冤,又怜爱寄居的,赐给他衣食。所以你们要怜爱寄居的,因为你们在埃及地作过寄居的。”(申命记10:18,19)寄居的人,该能体会寄居的苦,不可转过身来,欺压同样寄居的人。
  圣经一再吩咐,以色列人一年三节,欢庆节期的时候,不可忘记寄居的;收割庄稼,葡萄园,橄榄,不可尽取,要留给寄居的。因为我们生活在地上,並不是永久的,都是寄居的。神的儿女更要“接待远人”,表明神的仁慈,这是最好的见证(希伯来书13:2;提摩太前书5:10)。所以不要排外,要把移民看为天使。
  1620年,乘“五月花”号远渡重洋的英国清教徒移民,並不是想佔有土地,而是为了宗教自由而来,寻求神的国和祂的义。神赐恩给他们,加给他们能夠在地上发达。在1607年,那些在他们以先来的,施行奴役佔有,卻不怎么成功,可为例证。
  人有能夠移动的双腳,卻沒有谁能真个扎根在地里。如果自己佔据了土地,忘记本源,挤压別人,把別人当作非人,哪还算人吗?
  中国虽有“非我族类,其心必異”的话,但对向往归化的異邦人,总是接纳不拒。多数的文明社会,也是如此。其实,国家的爭端,多是野心政客军阀们假借国家人民的名义,蛊惑煽动,作出的恶事,人民很少真个互相仇恨的。至於经济利益,那更该列於最后的考虑。如果有远见,就会接纳远人。
  再说移民的文化融和,会造成民族的新气质,所产生大部分是好的一方面。
  纯从优生方面看,移民与本国人的血统较远,会产生优秀的后代。中国有话说:“同姓为婚,其族不繁。”这是说,近亲不应该结婚;相对说来,異地或異族通婚,值得提倡。斯威夫特(Jonathan Swift, 1667-1745)在其名著格列佛遊记Gulliver's Travels)中,断言欧洲王室产生那么多的低能人物,是因为近亲通婚的结果。所以很多国家,禁止五亲等以內的男女结为配偶,是为了生理因素。
  说来有些功利主义的气味,从经济收益论,也应该欢迎移民。从前所谓人口增加,怕形成“生之者寡,食之者众”的现象,出现经济问题。其实,假定完全倚赖政府养活的情況,並不曾发生。倒是限制人口,生产力不足,造成減产的事实。以美国为例,低阶层的劳力,像田间的农工,非技术性或低工资的工作,本国人不肯作,几乎完全靠移民,如果沒有这些人俯就,将发生严重问题。不仅如此,外来移民勤劳而认真学习,在学术及科技方面,也颇有成就;单看每年的诺贝尔奖,得主常是“美国人”最多,而这些人的背景,大半是移民。可见移民不但提供劳力,在智慧上也有其贡献。
  其实,马尔萨斯(Thomas Robert Malthus, 1766-1834)的人口论,早就已经过时了,很少人还奉为经典;事实证明,只要管治有道,生之者众反而会是好事。假定把全世界的人口聚在一起,放在美国的土地上,也不会太狭窄,狭窄的只是人的心胸而已;不仅资源可以足用,而且还会过得很舒服。信不信由你。
  侵略佔据了別人的土地,现在卻排拒可怜的移民,说什么“非法”,到底是谁先非法来过?该先讲自然法,有羞恥,有公理。
  “风月无今古,江山谁主宾?”这两句中国的古话,不免带有道家思想的意味,但对於偏重物质和实用的后现代人,仍然有清醒的作用。
  耶稣说:“溫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马太福音5:5)看那些霸道的人,哪里去了?他们以自己的名字,称他们所佔有的土地,像亚历山大城,圣彼得堡,列宁格勒,史太林格勒等,岂不都一再改名,以至失去纪念的意义?大地原是属主的,人不过是暂时管理,虽然说“列国自有疆”,神定他们的界域,总不可自为牢笼,限制人民往来。
  圣经说:“万有全是你们的。”(哥林多前书3:21)何必要跟人爭尺寸土?何必关起门,硬着心,不接纳移民,难民,只顾自己过舒适的生活,扩张自我!
  愿我们为移民祷告,为制订移民法的人祷告,使他们不要为盲目的热心,误作“爱国”情操,用两刃的剑,造成两方面的受害者。阿们。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