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美心集:卷三上

刘翼凌

 

马上行

上马不能杀贼子
据鞍顾盼亦徒尔
执笔不能檄三军
万言浩荡只空文
哭不能如杜工部
和淚题诗徒自苦
歌不能如李青莲
低头吟哦真可怜
可怜歌哭都无据
扬鞭又向江堤去
堤长江阔水漫漫
寒风激之起波澜
淘沙卷石流日夜
东流竟饮胡儿马
逝者如斯古所无
吳头楚尾分夷夏
伤哉江水蒙奇羞
匹夫之责将谁尤
欲与死士结同谋
異军突兀起苍头
风霜转战复国仇
国仇已复当歌啸
归来驰骋寻诗料
下马更与父老兄弟诸姑姊妹同欢笑

 

浣溪纱

深抱罗衫贴紧些
转肩搖步舞裙斜
弓鞋轻点和笙笳
转而偎人涼似玉
耳边娇语气如花
劝余悭惜好年华

 

莫对

莫对风云喚奈何
又来买舞慰蹉跎
灯前不省囊萧瑟
一笑投钱照旧多

 

除夕有问

京友几人
重见飘零
況值岁除
今夜繁灯
妙曲与君
一舞何知

 

农历元日与恭德纵饮竟夜

萍合干戈际
寒灯惜夜遙
流年春又到
愁火酒难浇
怃昔心偏苦
谈诗血欲潮
浩怀如何托
江汉水迢迢

 

浣溪纱

杯倦灯慵夜已迟
空瓶悄立別依依
襟头带得酒香归
飞雪扑人人渐醒
夜长如此睡胡为
回车再扣酒家扉

 

满庭芳
送恭德之郑州

灯下谈诗楼头赏雪相逢正喜淹留羽书传警忽名冠军侯见说征车待发心深处迸涌离愁英雄淚只渟胸臆不向眼边流天公如有意故将危难磨练吾俦快振衣起立拂拭吳钩会有背嵬军起黃河岸云拥貔貅平夷后与君散发载酒美扁舟

 

博浪一首赠恭德

博浪一椎秦魄褫
子房声名四海起
何物老人肆倨傲
直呼英雄来拾履
老人喜笑曰
孺子可教矣
我有一书欲相贻
读之可为帝王师
志士存心在匡济
匹夫血气安有为
子房读后大澈悟
言笑从容如好女
沛公轻士善骂人
亦能降心长相处
灭秦已报韩国仇
丈夫所志岂封侯
愿棄人间凡琐事
翩然从赤松子遊

 

题陈树人先生木棉图

天公着意钟神笔
元气淋漓写霸才
芙生先生木棉诗
春於此树无余力
花亦如人有霸才
百万国殇魂未散
血光迸向画图开
穠春雄丽今无色
旷世丹青傲独裁
火瓣直将燃粉本
熊熊如见祝融来

 

树人先生为写肖像赋谢

抗手吳平笔最妍
写神宛在写形先
十年逃卻浮名累
又恐从今借画传

 

早春遊珞珈山

劲草趁风苏
春光信可娛
梅花山最美
山后況临湖
蒸气蒙如梦
波蓝一岛孤
东风传战曲
惭愧戴头颅
是日值武汉大学操场阅兵

 

蝶之歌

雄花雌花不自由
相思卻共一枝头
我为众花成美事
一身香粉是丰酬
綵扇翩翩第一流
生平知己古庄周
閒寻花汁滋颜色
错被时人当冶遊

 

忆內卻奇

料峭愁风紧
凌兢怯雨寒
卻怜村屋里
瓦漏不曾干
生计吾谋拙
持家汝亦难
多教儿女笑
博取老亲欢

 

螾庵去年九月寄诗今春始到汉口喜报
一律

江介花香暖
忽闻秋有声
梧桐连阵雨
潇洒杂纵橫
高响吾能识
流风世未惊
将军频棄地
喜尔据书城

 

制蜜徒夸一艺奇
劳劳度叶复穿枝
身怀利器终何用
饿得腰支细似丝

 

东湖杂诗

二十七年夏得病假一月小住武昌东湖虽医生切戒用脑而山水风月可诱发诗兴者至多随意吟詠不费心力归来录之得十二绝句

山长水阔去舟迟
鸥过帆来尽是诗
到眼风光看不足
手中閒卻鑑湖词

  五月十一日舟遊全湖

 

野旷天晴夜最妍
长波流月到无边
此身不惧蛟龙得
夜泳银光亦水仙

  十二夜湖心游泳

 

性灵岂必醉时真
賸有清茶酹水神
千丈翠?供茗赏
东湖毕竟属閒人

  十三日东湖茶社品茗

 

上兵成败本寻常
三戶何爭一日长
断腕全身知大勇
会看雷雨捷昆阳

  二十一日闻我军退出徐州

 

突兀松楸想义旗
誓师掌故老兵知
卅年多少沧桑事
请数蒙头雪白丝

  谒黎故总统宋卿墓守墓人为总统昔年卫士对客述总统生平

 

幸能形影共天涯
材略消磨最忆家
眼底桃林何足数
故山丹木有黃华

  二十二日偕四弟遊海光农场

 

山上雉鸡傍草飞
山前渔艇得鱼归
谷深云气滋花药
晚觉微涼湿夏衣

  二十四日遊养云山

 

泥泞田径蚓行迟
漠漠归帆隐散丝
借得农家圆箬笠
临流细看出鱼儿

  二十六日雨中遊水口湖

 

黉舍玲珑夜讲兵
一山灯火照湖明
流萤近岸风吹落
渡水苍涼画角声

  二十八夜望珞珈山将校训练

 

恨无好句宠湖山
风两匆匆別亦难
他日求田如遂愿
结庐忘亦坎巴兰

英国十九世纪诗人华次渥斯柯勒利治等居
坎巴兰Cumberland湖畔史称湖畔诗人
六月十二日別东湖

 

来时荷叶大如钱
归路鹭看帽似圆
倘得江山无恙在
薰风再上採莲船

  归途即景书感

─民国二十七年(1938)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