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生命何价?

冯虛

 

与一切活人相连的,那人还有指望;因为活着的狗,比死了的狮子更強。活着的人知道必死;死了的人,毫无所知,也不再得赏赐,他们的名无人记念。他们的爱,他们的恨,他们的嫉妒,早都消灭了。在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事上,他们永不再有分了。传道书第九章4至6节

  2007年六月四日的报纸,刊载一则小新闻:波兰一名铁路工人,名叫歌滋博斯基(Jan Grzebski),在工作意外中脑受震盪,陷於昏迷。那是在1988年的事。医生断定他必然会死。但他的妻子姬楚妲(Gertruda),一直忠心看顾他,拒绝放棄希望。这样,经过漫长的十九年。歌滋博斯基在本年六月三日,忽然一觉醒来说:“这世界现在美丽得多了。”他还记得:在当年商店的货架上,只有芥末和醋。现在波兰的货架丰满,成为百货並陈,已经換成自由市场经济。
  大概你不会听说过基立丝.李莉(Christa Lilly)这个名字。她是美国科罗拉多州(Colorado)的一名女子,六年来一直在昏睡中;如果她就此死去,必然会是沒沒无闻。但,有一天,她竟然忽地醒来。
  如果照医生的判決,不再管她,让她自灭,不幸成为“假使当年身便死”,会有什么后果?沒有人能夠使她复活了!
  几年前,佛罗里达州有个泰莉.施雅梧(Terri Schiavo),也是失去大部分活动机能,靠管子输送营养维持。她並未犯当死的罪,虽然不能言,不能动,有时还有面部表情,偶而微笑。她的丈夫等她不死,以为照顾她是重担,不耐烦起来,急於另婚,到管辖法院诉请撤掉输送营养的管子,以加速她的死亡。这件事闹到国会。但法院不予理会,以为是纯粹医药问题的決定,“別人”无权过问,连她父母情愿同意丈夫与她离異,负担照顾,都不行,法院判准並強制执行,把她活活饿死!
  如果李莉和施雅梧換过地位,事情会有多大的不同:生死之別!人可以说,真是有幸与不幸;但要知道,这不幸是人造成的,“己所不欲,毋施於人”,明明自己不愿意的事,強加在失去表示意志能力的人,接受这样的“不幸”,一次就是太多。
  事情会有如此结果,是因涉及的人,把人的存在,只看作是医药和法律的施行对象,沒有把神放在眼中。其实,即单从医学立场论,必须知道自己有不知道的事,今天不能解答,要等明天解答,或承认超越知识的范围(Beyond one’s ken)。许多昨天以为是不可救药的绝症,今天可以无困难的治好;只是已经死了的人,不能复生,就失去了机会。如果谁不承认有超越自己知识范围的事,不是过分的大胆骄傲,就是可惊的无望无知;如果敢於率尔判決人命,就太可哀了。
  自己不能正常进食,靠人工帮助,並不是罕见的事,虽然上面两个例子比较严重些,但不是类別不同。初生或老年,或因病弱残障,或缺乏意志表达能力,或失去自然摄取营养功能,都需要人工帮助。
  再看另一项事实:
  在被判死刑的监狱中,许多囚犯许多年反复上诉,缠讼不休,几乎成为定律,还有主张连根废除死刑;被害者屍骨早就腐烂了,纳稅人注定养那些罪犯一生,到自然死亡或他们活夠了为止。而沒犯法的病人,仅仅因为不能言,不能动,就成了铸错莫赎,必欲置之死地!这样,犯罪的不必死,而无罪的要死。明显的可以看见,岂不充分表现出这个世界是非颠倒的病征?
  医生的专业,不是断定谁该死。古希腊被称为“医学之父”的希波克拉底,定有守则(Hippocratic Oath)是医生的道德规范,要照他的技能和判断,只对病人有益,而不造成伤害,並有良好的品格和专业道德。可见医生处死所照顾的病人,是违背道德的事。
  神虽然知道人的败坏,明白禁止害人的生命说:

流你们血,害你们命的,无论是兽,是人,我必讨他的罪,就是向各人的弟兄,也是如此。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为神造人,是照着自己形像造的。(创世记9:5,6)

  以行动杀人,或拒绝给予人食物,甚或武断的決定,老人或病人“安乐死”更好,在终止人生命基本上並沒有不同。不承认人是神造的,也一併不承认人有神的形像,当然可以轻易消除人的生命,因为他把人当作动物,只看其功能而決定。
  如果我们以人的智能或体力,作为決定是否适合於生存的条件,那是很危险的事。下一步将怎样?假定:人要跳过二呎,才适於生存,那远低於奧林匹克运动会的纪录,该不是很高的标准;但对於大多数八十岁以上的人,就难以合格。如果要能举重,及远,或智力达到什么程度,才可以生存,也将有许多人被淘汰。幸而这样的日子还沒来到。不过,从施雅梧的案例看来,所採用的原则,与这並沒有不同:她只是不能言,不能动,不能生产,要人照顾,就置之死地!下一步,将是消除弱智和机能残障的人。你会说,看来这像是纳粹德国的路线嘛!不错,社会进化论,就是说“适者生存”,如不及时阻止,任其向这个方向发展,是多么可怕的事!
  人的生命,不在於其有什么样的表现,而在於其永恆的价值和尊严。世人对生命的价值观,是有多少生产力,能夠创造多少财富,对市场的贡献等。主耶稣说:“人的生命不在乎家道丰富。”(路加福音12:15)当然,也不在乎其能夠增加多少财富,或处死他就节省多少。
  人的生命气息在神的手中,神不容人代替祂作決定。因为给人生命的神,神能夠使人复活。耶稣说:“复活在我,生命在我。”(约翰福音11:25)
  世界上有些某方面机能残障的人,在另一方面卻有超越的成就,有的在艺术上有所贡献,造益人类;有的显出非凡的品德,使人得激励。如果消除这些人,将是社群的损失。
  也有的人,一生花许多时间,照顾残障的病人,似乎是浪费精力,得不到显明的报酬;但他们见证说,实际上得益处的,是他们自己。从照顾的经历中,领受神无形的赐福,包括把他们磨练成更好的人,能体会到生命的意义,不是为自私的目的而活。如果人给上代的人“安乐死”,给下代的婴儿堕胎,只为自己,跟着来的,除了同代相残之外,还有什么事作不出来?
  愿神开我们的眼睛,使我们看见,要靠神赐的能力,共同参与维护生命,並增进人类生命的意义。阿们。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