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军牧手记(十)

逞強少年

李卓民

 

  巴拿马是个极其贫富悬殊的国家。巴拿马首都巴拿马市银行林立,酒店业与赌场业蓬勃,资金週转可说是个天文数字,因为巴拿马运河为此国带来极大的收入。此外,政治的不稳定带来政府官员的舞弊,毒品的贩卖使社会陷入一个惟利是图的状态之中。故此富者越富,贫者更贫;有钱人穷奢极侈,贫民窟衣不蔽体,真如世上的天国与地狱。首都已经是如此天壤之別,其他森林及沿海地区的土民,就贫穷得有如原始时代的穴居人一般。
  美国这个首号大阿哥,不单为巴拿马建筑运河,协助巴拿马人从哥伦比亚政府的势力中独立起来,多年来也以兵力干涉此小国的內政,但卻资助了不少落后地区的建设。我被调派往巴拿马作撤退军牧(Redeployment Chaplain),把半年间参与建设的主力部队以及短期部队一起领导回美,亦因此有机会参观了巴拿马所有美军基地,森林区,运河区和首都每一个重点。这次的演习使我对巴拿马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与感触。
  在东北森林的美军建设基地附近,我除了每天辅导站岗的宪兵,开井筑路的工兵,医疗站的医生护士们,及基地膳堂的廚司们外,更有机会与军营边饮食店和售卖纪念品的小贩们交友,並且认识了一群从各村落来的儿童。这些孩子们都很年幼,十分活泼可爱。他们大都是孤儿,虽然看来营养不良,衣衫褴褛,卻十分友善,常带笑容。我们营內的军人都爱找他们擦鞋,使他们可以得到一些收入。通常擦一双满了泥泞的皮靴,都要花上廿分钟至半小时,他们卻只收五角钱美金。有的要爭取生意,甚至只收二角五分钱,在森林区这算是不错的收入了,因为成年人有些工作了一整天,才赚取数元美金而已。我与军官们大都给他们一块钱,所以是最受欢迎的一群“重要人物”(V.I.P.)。我们的交谈大都透过军方的传译员协助,不过传译员常常忙於帮助政府官员或司令部官员,所以我缺乏传译时,就要硬着头皮用粗陋简单的西班牙单字与他们沟通。许多时用字不当,手语不善,弄至十分狼狈,笑话百出。有一次甚至把“女儿”与“菠萝”两字混淆了,以至说自己家中有五个“菠萝”(因两个西班牙字的尾音相同),使自己知道弄错后啼笑皆非。
  “军牧,你今天有空吗?”一个年青的军警从宪兵部跑来找我。“有什么事发生吗?”我问道。“在我们宪兵部有两个军警病倒了,想请你前往探望他们,为他们代祷,並鼓励他们的士气。”军警下士作此要求,於是我坐上他的悍马军车(Hummer)前往探病,並为病者祈祷。他们因工作过劳,加上中暑,所以臥在宪兵营的帐幕內。事后,因人手不足,所以我陪同K下士以及一巴拿马警员往附近一小镇巡逻,就在我们归途时遇上一件意外。
  当我们的军车要从吊桥转向军营入口时,我们看见远处有一群人在围观一个小孩,及至接近人群时,方才知道这小孩是其中一个擦鞋的孤儿。当时的情景相信我永远不会忘怀,在我面前的小孩头盖骨好像是被人破开了,一大块头皮血淋淋的掛在前额,孩子满脸满身都是血。我不是个怕血的人,在陆军医院的手术室,以及中央医院的急诊室,我都见过因意外出血的病人,但见小孩子这样大量出血,还是首次。
  其他的小孩在七嘴八舌地不停形容他的出事原因,但我卻听不懂他们的西班牙语,我问巴拿马的警员个中情況,但他的英语表达能力极有限。最令我气结的是围观的成年人只为好奇,绝不援手,也不知道他们的包围会使孩子很快便会缺氧晕死过去。只有一位女士在安慰那受伤的小孩,但对那在哭得淚水与血水交流的小孩而言,无补於事。我为了救人要紧,立即叫K下士用手提无线电话联络军营的医疗人员,並请警员把孩子抱进军营內抢救。
  一星期后传译员伍长,一位精通数种欧洲语言的百里茲(Belize)裔白人相告,那小孩已经安好了,但因为当地医院设备简陋,无医生或护士懂得拆线,以致我们的陆军医生上校(我以前医疗部队的司令)不能为他缝针,否则他会少一些痛苦及快一点痊癒。伍长更告诉我,那小孩只有九岁,但他要在小孩之间表示自己是个勇敢的“成年人”以及领袖,所以在桥头跳下急流的河中,表现自己的勇气。原来当地的土人选族长的方法,也有类似的愚勇。小孩的计算错误了,头部前额碰上暗涌中的尖石,以致头破血流,若碰在头顶,可能已经早就身亡了。
  我离开河畔的军营前,脑海中不断出现这浮沉的少年人,正象征着巴拿马人的落后与无助。美军撤退后,再无善心人去给予他帮助了,下一次他可能会自生自灭地流血至死。难道巴拿马的命运不也是如此吗?1999年是运河回归巴拿马之期限,美军全面撤走后,会有另一位強人出来当政,奴役人民呢?还是邻国哥伦比亚会再次干扰巴国的內政与主权吗?內战与战爭的风云又会再卷土而至吗?

  “主啊,巴拿马人需要的不单是物质与医疗的援助,他们更需要福音。求主感动更多的宣教士到他们中间,帮助他们有属灵的启蒙运动。”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