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东京杂想

谢天诒

 

  在日本下机的第一印象就是环境整洁有序,人民守规有礼。从“新东京国际机场”到酒店的大车路只是双程单线,是高科技国家低速度的难得现象:大家开车五分钟,停车一分钟,虽急不忙。路边街面像刚给人用牙刷洗过,一尘不染,既沒有啤油铝罐,也沒有“麦当劳”纸袋。
  日本人可以说是个个有礼。就是在东京市中心开车,过马路,乘地铁,虽然人山人海,拥挤不堪,但是“礼还在”,头还点,腰还屈,虽面无笑容,大家还是不哗不踰,有秩有序。不像咱们中国人,就是在爬长城,观故宮时,目的是在爬头,精神集中在抢先,推挤吵闹,寸土必爭。从居庸关到八达岭长城,一段平常只需十五分钟的车路,塞车塞了三个多钟头,都是因为大家不肯守秩序的原故。假如大家合作一点,开开停停,最多一个钟头便到达。但是每人自私,我不能动,你也不能动。许多旅遊巴士更停在路边,让遊客结队上岭。八达岭变成“不达岭”,原定在岭內吃的午餐到下午四时才能吃。中日民族性格在此表达无余。
  有人说中日美三国的“国牌”与国民性格有关:中国人喜欢打麻将,日本人喜欢捉围棋,美国人喜欢玩桥牌。打麻将以不输为主,注意上家,看守下家,自己不能赢,叫人也不赢;捉围棋要肯牺牲,为了最后胜利,有时要牺牲自己人;玩桥牌注重“联盟”,两方联合与另两方作对,谁联协理会好,谁便增加胜利机会。所以打麻将的战略是少输为赢,不牺牲,不合作。有些朋友认为麻将是我们中国“国粹”,打上家封下家为“国技”,自己得不着的东西別人也得不着的态度为“国策”。国家前途真是可悲可叹!
  日本人的“团队”精神叫人可敬也可怕。日本朋友和日本学生,在个人友谊上,对我这中国人溫文有礼,情谊可嘉,根本叫人难以看到在“团队”精神下,一群溫和有礼的日本人合起来会变成卑鄙残毒的“军阀”,狂傲不公的“财阀”,野蛮曲扭的“政阀”。引入东京机场的公路军警森严,铁网林立,如临大敌。两架坦克军械车停在路口,军人检查每辆汽车,也登上酒店巴士检查护照。这是为防备日本人遊行示威而设。例如:日本农人常以遊行方式,抗议输入外国农产,示起威来激烈非常,比国会议员拳打腳踢暴乱得多了。国际机场常常成为有议可抗的日本团体目标地。
  日本人很欣赏中国人的苦干精神,常说:“假如一个地方只有一家中国店,世上沒有人能与他竞爭;假如有两家中国店,別人不需与他们竞爭-他们自己会打坏自己人的生意。”日本财阀“团队”精神使日本成为全球经济主人:日本人跟日本人做生意,日本政府帮日本公司做生意。反见我们中国人最会爭中国人的生意,帮外国人做生意。中国政府及军队自己做生意与人民竞爭:“国营”百货公司,小吃店随地可见;“军营”地产公司,“省营”建筑公司的招牌非常抢眼。怪不得贿赂贪污成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人民低视政府,“法治”日子越来越远,短见自私行为越来越普遍,可悲可叹!
  日本人也非常欣赏中国人的聪明,历史与文化。但是有这些聪明,历史与文化的中国人像散沙一盘,团结不起来。假如“大风暴”再次来临神州的话,散沙的遭遇会怎样呢?神州的命运是与国民性格悲惨地相连的吗?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6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