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谢锡命

 

  尽管古人早已有“满招损,谦受益”(尚书.大禹谟)的教导,但“傲”,始终是人的“通病”。其表现形式很多,不仅语言上可以傲得“咄咄逼人”,甚至连“投手顿足”,都将傲气发挥得淋漓尽致:有独来独往,冷若冰霜侠客式的“孤傲”,“冷傲”;有放荡不羁,长啸短吟文士式的“狂傲”,“啸傲”;还有“嗤之以鼻”,翻翻“白眼”的鄙夷不屑的傲;更有所谓“最高的轻蔑是无言,而且连眼珠也不转过去”(鲁迅且介亭杂文末编.半夏小集)的“无言”傲…
  而且,仿佛在人格的缺陷中,唯“傲”不必遮掩,只管大行其道,因它常披上“理”和“义”的外衣。
  例如,历史上那位“力拔山兮气盖世”(垓下歌)的西楚霸王项羽(前232-前202),刚愎自用,妒贤嫉能,最后招至众叛亲离,自刎乌江。史学家司马迁批评他说:“自矜功伐,奋其私智而不师古”,“五年卒亡其国,身死东城,尚不觉寐而自责,过矣。”(史记.项羽本纪)。但人们惜英雄,悯其悲剧命运,为其骄傲文过饰非。南宋词人李清照(1084-1155)的夏日绝句便是一例:“生当作人傑,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现代人看“楚霸王项羽”一类电视剧,话剧,更欣赏他对美人,爱驹的多情重义,纵情潇洒;对他的骄傲,也只看作“英气”“豪气”来讴歌。项羽,成了今天不少青年人拜倒的偶像!
  文人善於矫饰,隐蔽,骄傲显得冠冕堂皇。他们或出於“良好的愿望”,或存心只为了“盖各言尔志”,随便说说地“标榜”自己,自洁自义的“美言”,常常溢於言表。宋朝大理学家周敦颐(1017-1073)的名篇爱莲说是代表作。他写道:“予(我)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靜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又说:“莲,花之君子者也”,“莲之爱,同予者何人?”。这种孤芳自赏心情,借着艺术的感染力,对普通人产生不少影响。今人读了爱莲说,也会顿时觉得自己仿佛“洁淨”,“无罪”,“高尚”了。然而圣经说:世上“沒有义人,连一个也沒有”(罗马书3:10);又说:“我们若说自己无罪,便是自欺,真理不在我们心里了。”(约翰壹书1:8)一个人做不到的修养,硬说自己做到了,便是“自欺”;“自欺”的人,又必然有意无意地去“欺人”。洁身自好者,外谦內骄,內心隐藏着自鸣得意的“骄傲”。而且,人若以为靠行为可以称义,就拒绝了“因基督耶稣的救赎,就白白地称义”(罗马书3:24)这条唯一的真理。
  以言行的怪诞为表征的,是“狂傲”。魏晉南北朝时,一些如阮借(210-263),稽康(223-262),刘伶等“名士”,以儒释道为其精神武器,啸傲山林,醉酒佯狂,对权贵,礼教,门阀制度表示蔑视,反抗。他们行为放荡不羁,或翻起“白眼”来看人,或脫衣裸形在室中,反解释说:“我以天地为栋宇,屋室为裤衣”…如此狂傲法,是少数人所特有,普通人一般不作,但对他们常抱惊讶,欣羡态度。轶事小说世说新语(南朝.宋 刘义庆(403-444)编撰),就以欣赏的态度收集他们的荒诞言行。今天文学史家对他们的心态,行为,也作大量研究,贬中有褒,甚至褒高於贬。近代和现代,又有以骄傲自豪“饱读诗书”的人,言行古怪,人们誉之为“怪傑”。“怪”而且“傑”,在“怪”里“出类拔萃”,虽能哗众取宠,但沒有考虑自己的言行是否符合真理,使幼稚学子盲目崇拜,损害学府的严肃,谦虛谨慎的学术传统及气氛,这也是骄傲的害人害己处。
  圣经预言:“末世必有危险的日子来到”,人类道德更形堕落,其一便是“自高自大”(提摩太后书3:1,4)。环顾现状,我们惊奇地看到:今天的情景,与两千七百多年前,圣经启示的那位独一真神,借着大先知以赛亚对末世的预言多么吻合:

他们充满了东方的风俗…(以赛亚书2:6)
他们的国满了金银,财宝也无穷,他们的地满了马匹,车辆也无数。他们的地满了偶像,他们跪拜自己手所造的,就是自己指头所作的。(以赛亚书2:7-8)

末世时期人类的骄傲言行,与圣经创世记所记,那时人们彼此商量说:“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巴別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创世记11:4),以挑战敌挡上帝,在本质上完全相同。据解经家考证,人类三,四千年前在中东建造的塔,实际上是敬拜偶像用的庙塔;妄想靠人的力量,打开登天之门。所不同的是,今天人类傲得更加狂了,凭着文化传统傲(后现代时期正掀起一股东方文化热,神秘宗教热),凭着知识傲,凭着金钱傲,凭着物质傲,凭着实力傲,凭着偶像傲…


“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
Tower of Babel, by Abel Grimmer, 1570-1619)

   在以赛亚的上述预言中,上帝明显地摆出两条路供人抉择:
   那些谦卑的得救者说:

来吧!我们登耶和华的山,奔雅各神的殿;
主必将他的道教训我们,我们也要行他的路。(以赛亚书2:3)

  而那些顽梗者,则-

必有万军耶和华降罚的一个日子,要临到骄傲狂妄的,一切自高的,都必降为卑。(以赛亚书2:12)

两条道路,何去何从?不是明明白白了吗?
  人们说:“满招损”。我们原不知道满招来的“损”有多大?它不仅损害人与人的关系,损害民族与民族的关系,更严重的是使人不认识上帝,拒绝上帝,失去得着救恩,得着永生的机会。这是多么巨大的损失!
  人们说:“谦受益”。我们也原不知道何为真正的“益”?又怎样达至这“益”?只有天父借着祂爱子耶稣赐给我们的,才是最真实,最宝贵,永永远远的“益”。这“益”就是永生,是“神为爱祂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哥林多前书2:9)。
  只有主耶稣能除去我们的骄傲,借着祂的灵与教导,使我们具备谦卑的美德。祂说:“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马太福音11:29)又说:“虛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马太福音5:3)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6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