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情系山西六景观(下)

郑国辉

 

四.五台山

  我们进入山西,在太原愉园大酒店过了一夜。翌日晨吃罢早餐,乘车往五台山去。五台山环山周长二百五十公里,范围很大,由五座山峰环抱而成,五峰耸峙,高入云霄,峰顶宽阔坦平,犹如垒土之台。正是

顶平五里,
苍崖拔地,
翠霭浮空,
面瞩晉阳,
背凌沙塞。


五台山

东,南,西,北,中五个台顶,各有所长,分別是望云海,闻芳草,赏明月,观穹苍,看白云。五台山是太行山脈的一个支脈,其海拔高度居华北群山之冠。中,北,西,东四台虽然各处一方,但基本上是东北向西南起伏相连的一列山峰,只有南台孤悬一角,单峰独秀。我们车子离开忻州,进入崎岖山区,羊肠小径盘旋上山,遙望南台,山峰耸立,煙光凝翠,细草杂花,林麓蓊郁。在阳光影照下,山峦起伏,绿野流金。清进士嵇曾荺“五台山诗”內有几句描写:

见山已自开心颜,況复驱车到天间,
摩霄跨汉何从容,呼吸直与精灵通。
疑是娲皇此炼石,化作五朵青芙蓉。

车子又蜿蜒下山,驶入一广袤的盘谷,但这谷绝对不是平坦,而是一丘陵地带,大小山岗拔地而起。触目处漫山遍野撒满寺庙塔院;这就是五台山中心腹地台怀镇。车子越过一度清溪,水声潺潺,在银都山庄前停下来。我们下了车,环境幽美宁谧,一片青山翠壑,百溪合流,松涛疊疊。清风拂面,涼浸浸的,扫尽心上尘埃,於是幻化自己成一世外高人,银都山庄成了枕流漱石之处。

桥通小市家林近,山带平芜野寺连。

  五台山距太原二百三十公里,是文殊菩萨道场,在这二千八百三十七方公里內,天气涼爽,风光明媚,寺庙参差其间;有些在山腰间,有些在五台每一台上;在台怀镇四周的,肩踵相接,都是依着山形而建,错落有致。僧尼信士朝山拜佛和观光赏景者,络绎不绝。五台山景色,比起黃山,另有一番韻味,有危峰,有奇松,亦有云雾。古松青流,高峰峡谷,点缀着寺庙的殿堂楼阁,塔坊庑舍,互相辉映,雄壮中有秀丽,繁忙內具清逸。
  在银都山庄內午餐后,我们乘车到灵鹫峰上的菩萨顶。寺建於北魏孝文帝期间(471-499),供奉文殊菩萨的真容。清康熙四十四年(1705)被改为喇嘛庙。康熙,干隆二帝几次朝拜五台山,都在此留宿。他们书匾题铭,撰写碑文,留下颇多墨宝;並即兴扩建增修,並破格准许部分寺庙覆盖黃色琉璃瓦,赐予其与皇家建筑同等的规格。我们从后院进寺,见到南房中三口大铜锅,其中一口铸於明朝万历年间。用作煮粥施舍给朝台徒众。这是世上罕见的巨锅,直径达2.04米,深度是1.15米。站在康熙御笔题匾的“灵峰胜境”牌坊下,放眼四望,展在目前的是一幅散漫着山川灵气的国画。星罗棋布於山脊幽谷,河边崖畔的台怀群寺,了然入目。山下塔院寺的巍峨大白塔,傲然兀立在穹苍大地上,金光四射;於是有“身心尘外远,岁月坐中忘”,超然物外之感。


菩萨顶山门“灵峰胜境”牌坊

  菩萨顶山门“灵峰胜境”牌坊前有一百零八级台阶,台阶尽头又有石级下山,相当陡峭。难为邝乃良老师持杖蹒跚而行,还要不停手机录像,真值得敬佩。途经罗睺寺前的大广场,內有“鲁智深醉臥山门”的铜像,唯妙唯肖,且有他的照片在旁;相信这是附会水浒传第四回“鲁智深大闹五台山”而设的。广场中有些攤位出售杂物,林贤江嫂曾馥群讲价后只花了十五元人民币买了一木拐杖,和邝老师手持的一式一样,他急不及待在北京京瑞饭店花了三百多元买下拐杖,原来做了超级笨伯,除了“激狗气”外,还能说什么呢?但给此次旅行添了些趣谈,“值回票价”了。


罗睺寺

  离开罗睺寺,沿山坡石路而下,到显通寺门前。此寺历史悠久,规模宏大,佔地约一百二十余亩,有殿堂楼房四百余间。各具特色的七重殿宇顺着一条中轴线依次排列。最令人注目的是铜殿,金碧辉煌,上层四面有六扇门,下层四面有八扇门,门上铸有各种花卉人物。有铜佛一尊立在殿中央,周围铜壁上铸满小佛像万尊。整个铜殿富丽堂皇,花纹精细,冶炼铸雕之术,可以抡元。


显通寺铜殿

  显通寺之南是塔院寺,本是前者一部分,明代重修舍利塔时分离独立。踏进寺的大门,拾阶而上,抢入眼帘的是一座高六十余米,周围八十余米,形如藻瓶的砖砌大白塔,昂然挺立在寺院中心,衬以周围四座六角彩绘亭。此是五台山的标誌,雄伟挺拔,气势不凡,塔顶的覆盘上,托着一只风磨铜大宝瓶,金光耀眼,覆盘周围饰有垂带,塔身上下悬掛了二百五十二枚铜铃。铜铃临风叮咚作响,声遍山谷,似乎是佛法纶音,妙韻齐鸣。


塔院寺

  我们在塔下流连时,翁希傑发现团友中少了龙基逸,急忙请领队胡清业回头去找,我明明记得他在离显通寺路上一小店和一青年女卖货员搭讪,莫非是美人大显神通,把他拴住了。我正在取笑黃秉权不好好看紧同房伴侶,龙基逸突然在白塔旁出现,“神龙见首不见尾”,五台山佛法好厉害!樊丽君认为我们眼福未饱,又领我们到塔院寺东南隅的五爷庙去。主要建筑物由五龙王殿和文殊殿组成。五爷本来是黑脸,但文殊菩萨为了广济众生,化成了五龙王,专管雨露,所以黑脸变成了金脸。因为五龙王喜欢看戏,在殿的对面筑了一座古典舞台;在五台山法会期间,名角在此上演名戏。文殊殿內木阁上,下两层摆满三吋高的泥塑贴金小佛像,姿态各異,虽多达万尊,无一雷同,所以此庙又名万佛阁。陈干嫂谢孟媛对我说:“若多看一寺,我便吃不消了。”樊丽君见时近黃昏,领我们回银都山庄晚饭。

  次日晨我们乘车到清水河畔,青峰腳下,排队乘索道缆车往黛螺顶。这寺始建於明代成化年间(1465-1487)。当年干隆皇来五台山,屡欲登台顶进香,皆被风雨所阻,遂对黛螺顶的青云和尚说:“五年后重来,我要登台顶,还要拜五方文殊,你替我想办法。”青云和尚果然解決这难题:模仿五个台顶的五方文殊,合塑於黛螺顶正殿,登黛螺顶等於登五个台顶。干隆於五十一年(1786)来此朝拜了五方文殊且题诗留念。我们囿於时间限制,未能上五台的台顶,只好效法干隆来此“小朝台”。未有索道前,上黛螺顶並不容易,要行尽一千零八十级用青石铺成的大智路,登顶后方见到牌楼,石狮,和山门,现在仍有很多人选择步行或骑马上山。此寺面积不大,陈干兄在大雄宝殿前请胡清业替我们拍一全体照。山门內的大庭院向外远眺,风景奇绝。北台和中台两顶的庙宇,在云雾升腾中,时隐时现,若即若离,台怀镇的市集离山腳不远,了如指掌。下山时见山门外石级旁有一耍猴儿的。陈干兄要和我合拍一照,我给了弄猴汉子五元人民币,他把猴儿放在我们二人的掌上,一猴足踏一掌,谢孟媛持相机,把这怪相摄入镜头。黛螺顶在峰顶,颇和外面隔绝,大有“上方月晓闻僧语,下界林疏见客行”的风味。
  离开台怀镇沿着青扬掩映北行约二公里半,路旁闪出一座书有“清涼震萃”,“蘊结灵峰”橫匾的牌楼,穿过一小片嫩绿的杨柳林,便是名闻遐迩的碧山寺。寺內有天王,毗卢,戒台三殿,均建於北魏。毗卢殿中供奉有一尊一米高的缅甸玉佛,是镇寺之宝,亦是五台山的特色。五台山各寺內楹联甚多,邝老师的表妹夫关炎生先生,酷爱中国文学,他和我必细读嘴嚼。在这里有一联:

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
张口常笑,笑世间可笑之人。

文虽通俗,意义深长,耐人寻味。
  回银都山庄午餐后,下午继续访寺。干嫂谢孟媛覆行诺言,留在房间休息,不跟大队出发。殊像寺是顺治妹妹三公主出家处,她的丈夫是吳三桂的儿子吳应龙。三桂叛清,丈夫和儿子被清廷所诛,她被流放至五台山为尼。寺的殿內有一尊文殊骑狮的塑像,殿壁上还塑造了五百罗汉渡江的故事。他们在崇山峻岭间,或降龙伏虎,或撼山探海,或聆听讲经,或坐船渡海,…各行各素。艺术家将这些罗汉人性化了。寺旁有一泉水,清冽冰冷,据闻饮之能增智慧,和尚用为供佛淨水,香客爭饮之且用瓶盛满载回家和亲人共享。
  普化寺筑於民国十四年(1925),是最晚的一座庙宇,有最长的照壁,正中嵌石刻福祿寿三星图案。天王殿背面的槛牆上,形象生动地雕刻着“二十四孝图”,可见得中国的儒,佛二文化在此融合。以现代的眼光来看,二十四孝中的王祥臥冰求鲤,形似虛伪;姜诗亲嚐母粪,有类愚蠢,不可以为法的。


龙泉寺

  龙泉寺位於台怀镇西南五公里的九龙岗山腰,建於宋代,原是北宋名将杨业父子的家庙。寺前有一百零八级石阶层疊展开,上有雕饰精致的汉白玉牌坊。牌楼斗拱层疊,挑角飞出,下面刻着一百零八条蛟龙,形势各異。牌坊上各动物,人物,花卉,生动逼真。龙泉寺西北山坡上的灵骨塔藏着宋将杨业的骨殖。杨业乃北宋守边重将,抗辽屡立奇功,后因主帅不从军机,配合失误,业被陷绝境为敌所掳,拒食而死,后埋骨於此。萋萋芳草,长伴英魂,明代高僧镇澄题诗尊崇之:

山色苍苍锁暮煙,令公遗塔白云边。
将军忠义干坤並,千古清标尚凜然。

  五台山现存六十八寺。我们在银都山庄留宿两夜,参观了九所庙宇。蜻蜓点水,当然不能领会到五台山的神髓。这九所庙宇文物之多,罄竹难书,我只有择其特点作简述。这次有机会涉览名山,我目睹佛教在中国文化上的巨大影响,确是给我这门外汉一很好的启蒙。五台山风景之美,不下五嶽,可拟黃山;巨剎散落山头谷底。人为的建筑和天然的秀丽浑成一体。气势雄伟,组合和谐,确是神州山水中一奇景。
  回程太原,路经定襄县河边镇。我们访问了“山西王”阎锡山的旧居。他统治山西垂四十年,是民国名人。旧居佔地三万余平方公尺,有二十七座院落,八百余间房室。总体佈局分上下两大院,前后为东西花园,建筑是中国传统的宮殿式,飞檐走兽,画栋雕梁,十分典雅。我们在其中看到很多历史人物的蜡像如蒋介石,宋美龄,朱德,邵力子,阎锡山等,将历史中的几幕重现观众眼前。牆壁上贴满和阎锡山有关的民国史料。其中有些房间辟为民俗博物馆,陈列着晉北的民间艺术和生活。旧居有地下室和地道,黑沉沉的,幸好有五六个八岁至十二岁住在河边村的曲姓小童持着电筒给我们引路。谭连德姊和萧沛馄嫂张小桃,姚庆同嫂李雪雯十分感激他们,立即“打赏”。黃秉权捉着一名“盘问”:“你们是好学生吗?”摆出一副恶教授面孔,吓得小童结舌难言,我靜靜地塞了一张五元人民币给他作压惊。阎锡山治山西,毀誉参半。当共军攻太原时,他的部属“五百壮士”为他死守,可见他是得人心,有类三国时魏将诸葛诞。他有一堂妹“五妹子”阎慧卿,粗通文墨,时常追随身边,谣传是他的姘妇。当他撤出太原,留下这堂妹,只身飞赴台北。阎慧卿在太原陷落时,服毒兼自焚以身殉,和危城共存亡,不愧是他的红颜知己。我在二老太爷府阁楼闺房內见到阎慧卿的蜡像,桃花命薄,郁郁寡欢,不觉为此可怜人滴下些同情淚。后来阎锡山八十高龄,病逝台北。家乡河边村父老给他的輓联是:

惨淡经营四十年,督军兼省长,纵橫捭阖谋天下;
星移斗转八十载,春秋复春秋,人去楼空舞斜阳。

 

五.平遙古城

  平遙古城南距太原九十公里,是中国保存得最好的历史文化古城。城呈方形,有完整的城牆环绕着,周长六公里。牆身高至十公尺;宽度是五公尺,外砌青砖,顶部铺砖排水,外牆每隔五公尺筑有了敌楼台一个,四角各建角楼一座。城牆上筑垛口三千个,小了敌楼七十二座,內有女牆,上有射眼。


平遙古城

  古时太原和云中(即大同)互为表里,屏蔽华北。在四野平原內,无河山之阻,地处南北通衢孔道,城垣成了作为防御的条件。中国历史上有数次北兵南下,晉中诸县皆被残破,独平遙倚仗这坚固的城牆未受其害。牆外还有堑深阔三丈的城壕,地势更形险要。


平遙古城

  我们上午十时前抵达平遙,进入城门,翁希傑早餐时吃错东西,突然拉起肚子来。我立即给他一粒“老母挑”(Lomotil)解临时之急。我们沿城楼边的马道登上城垣。我笑对希傑说:“若公事还未办清,你就在城牆边解決罢,将废物泻下城壕,正合北方歇后语‘城牆上拉屎…好高的眼’。”陈干兄听到,出了一歇后语给我猜:“坐毛坑,打瞌睡”。答案是:“一只眼开,一只眼闭”,因为有一只眼睛虽然闭了,下面的眼依然开着。女客叶秀瑜和邝老师的表妹李詠慈连声喝彩(即是太脏了,大叫“啋”也!)在城垣临望一垛口,这是城牆內一缺口,女牆上掛了很多狼牙板,大石等武器,用来压死攻入了城门的敌人,这是守城的第二条防线。我们凝视着古城的西大街,商店沿街而立,在矮矮的房屋內;街上很多熙来攘往的人。陈干兄说:“若单车換上马车,行人全穿古服,这古城更合理想了。”我们顺着城牆行了一段路,见到无数位於小巷內四合院的住宅。大型建筑如店号,衙署,坛庙,寺观等都在大街两旁。古城的佈局,秩序井然。


平遙古城大街


日升昌票号遗蹟

  十九世纪中,平遙执全国经济命脈。彼时全国货物交流畅通,钱币周转问题是面临的一大挑战。山西票号於是应运而兴。这是雏型的银庄,用支票代替银币,相信在世界经济史上是首创。至清末,平遙城內票号分佈於各条街上,共有二十余家,我们参观的日升昌是其中保存比较完好的一间。日升昌位於西大街,诞生於清道光三年(1823),是由财东李大全,经理雷履泰创办的中国第一家专营異地汇兌的私人金融机构。票号佔地一千四百平方米。三进院落,临街面阔五间,中间为通道,三十多房间错落其间,高牆深院,门戶森严。入门处会客室掛了做生意的口诀:“人棄我取,人取我与”。家具陈设,古色古香。满牆字画,书香气冲淡了铜臭味。掌柜台即是经理办公室。阶级分大掌柜,二掌柜,三掌柜;用现代商业术语说,即是总裁,经理,部长。掛上创始人李大全,雷履泰和票号健将程大培,李宏龄…等人的画像和生平。我一目十行,匆匆一览,便领略到票号在金融经济史上的重要性。票号的兴起淘汰了保镖这一行业,因为商人不必身怀金宝往異地购物。票号支店分佈全中国,他们可以凭支票就地取财也。內进房间设有藏宝洞和高级职员留宿处,俨然是一小王国。平遙城牆的巩固是帮助票号滋生的要素。十九世纪后期,票号渐趋式微,事缘鸦片战爭后,帝国主义势力侵蚀中国,操纵了各大城市经济枢纽,且银行的营建,票号大受排挤。民国初年,票号遂成明日黃花。无论怎样,这是中华文化辉煌的一面,是悠长历史中重要的一页。
  午餐在“云锦成”;这是南大街中一富人私邸改建成客栈和餐室。我在此品嚐了风味菜平遙牛肉。这种熟肉色泽暗红湿润,肉丝纹路清晰可辨。吃起来绵软鲜嫩,清爽利口。市楼就在“云锦成”门前,橫跨南大街,楼为二层三簷,高二十余米,斗拱满是雕刻,楼身结构稳重,顶蓬全用黃蓝绿三彩琉璃覆盖,造型优美悅目,大街舖面临街而筑,多为三开间或五开间,瓦顶,正中开门,上为木板楼,用来存放货物,下设柜台经营买卖,外有板门以保安全。我经过华北第一镖局,天吉祥博物馆,古民居博览院,和云阳驿民俗宾馆,可惜时间不容许我入內浏览。

六.祁县乔家大院

  离开平遙古城,我们乘车回太原,中途停於祁县。参观了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掛的外景现场─乔家大院。这是一佔地八千七百公尺的建筑群,平面佈局为双“喜”字,建筑高低错落,有楼阁飞簷,也有平房矮屋,院落间相套相连,间有雅致小庭园,构思別具匠心。斗拱,飞簷,照壁都有典雅,不同图案的砖雕或木刻。房顶上一百四十多个煙囪亦有各異的设计。


祁县乔家大院

  乔家是清朝晉商巨族,发跡於干隆初年。乔致庸离乡別井,跑到大西北经营豆腐,米面,钱庄,当舖等行业,财源滾滾,富甲天下,仅在包头就有房屋一千余间。他将大本营设在祁县,两座主楼坐北面南,巍然矗立,傲然俯视,甚有王者之风。现在室內的陈设保留着当年晉中第一豪宅的奢华。一部分用来展示山西省的风俗,分別以当地时序节令,奉祀祭祖,婚丧礼仪,生活起居…等为主题。在丧葬室中我们见到一庞大棺材和巨型寿衣,给超越三百磅的人用,仍绰有余裕。很多人颇不明白。我说:“华北风俗,停灵一个星期以上方下葬。这硕大寿衣是预给屍骸腐化发胀的。”张小桃作补充:“对啊!有些地方停灵至一个月呢。”叶秀瑜说:“不要说下去了,太恐怖。”

  回到太原,晚饭后谭连德姊订了一大蛋糕送给大哥惠德兄生日。我们有口福分享。这是一美好的尾声结束山西之旅。我素知山西人傑地灵,出了女皇武则天,贤相裴度,名将关羽,郭子仪,杨业,文学家元好问,罗贯中,史学家司马光。现可加上出色的商人雷履泰和乔致庸。山西的名山秀水,古蹟文物,确能令遊客依恋徘徊。有人说山西保存中国古代遗物,居诸省之冠。我深信此话不虛。回家后,山西风景常在梦魂萦绕中。唐诗人崔曙有一名句:“三晉云山皆北向”,若将方向的“北”字改为“东”(因为太平洋彼岸在山西之东),可以表达我情系山西,再三致意焉!(续完)

  后记:这篇山西遊记可作以前写的河南遊记“中州鸿爪”的姊妹篇。将来若有机会写一篇古都西安遊记,可以完满地介绍中华文化的源头。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0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