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艺文翻读

吳昌硕的治印

 

  吳昌硕是我国近代卓有成就的艺术家,金石书画,造诣精深,诗文也有他的独到之处,无疑的,他在我国近代艺术史上,是佔有重要的位置的。


墨梅图.吳昌硕

  他对自己的艺术曾有自白:“人家说我善於作画,其实我的书法比画好;人家说我擅长书法,其实我的金石更胜过书法。”他这个自我评述,可说“所供是宝”。原来他因钻研金石,写字才饱含金石气,因为书法老到,又运用篆笔作画。这样,渊源所自,金石书画,融化为一,金石居於首位。现在来说说他的治印。
  懂得金石的人,莫不众口一词的说他的刻印雄深苍浑,在近百年的印人中,沒有一个能夠比得上。自然,他是不长於刻元朱文一类的印的,刻小玺,他也恐怕比不上李茗柯,但是他的成就是独特的自树一帜,这是“同行”所公认的。

 
吳昌硕的刻印作品

  少年时期,他就喜刻印,常是躲在屋角里,磨石弄刀,可是当时物质条件困难,沒钱买石头,便就地找些破砖烂瓦来奏刀。有时偶然得到一两方劣质的石章,便欢喜若狂,刻了又磨,磨了又刻,往往刻到不能用手指抓得住的时候,才不再刻,由此可以想见,他早年勤苦学习的情形。


吳昌硕

   他的公子东迈,及弟子王个簃,曾经和我谈过吳老先生的治印,是先从浙皖诸家入手,跟着向金文,印玺,封泥,石刻(尤其是石鼓文)等文字从事钻研,融会贯通,因之分朱布白,造意构体,各尽其妙,沒有一些矫揉造作的俗态。
   一般印人的刻印,多用利刀,而他卻用圆干的钝刀。他採用圆干,是因它运用自如,钝刀则便於硬入,所刻的文字,古朴苍劲,情趣深厚。但是,若果对於此道沒有精深的造诣,只有搖头缩手,是不敢奏刀尝试的。他的刻边款,从不先行涂墨,拿起石便刻,所谓铁笔,真是名实相符。
   他的“缶庐诗”,“刻印”长古一首,表达了他对刻印的见解,是反对保守而主张创作的(全诗见“从缶庐诗看吳昌硕”一文)。
   最近我两次遊杭,於西冷印社里的“吳昌硕纪念室”,看到俞曲园在他的印集上的题词,其中有说:

昔李扬冰称:“篆刻之法有四功,侔造化冥受鬼神谓之神,笔墨之外得微妙法谓之奇,艺精於一规矩方圆谓之工,繁简相参佈置不紊谓之巧。”夫神之一字固未易言,若吳子〔昌硕〕所刻,其殆兼奇工巧三字而有之者乎?”

从这些文字中,可以见到吳昌硕的篆刻是到了何种境地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0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