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文章切题否?

天涯过客

 

  清代文人雅集,好作文字遊戏,詠物诗是其中之一。某诗人执着的题目是“木兰花”。他不假思索,连写几句,不过是海上惊涛骇浪,风雨凄其。岸边危崖绝壁,怪石嶙峋。众人面面相观,万分疑惑。这不过是航海险象,和木兰花究竟有何关系?他结尾二句是:“几度木兰船上望,不知原是此花身。”用的典故是唐诗马戴的名句:“猿啼洞庭树,人在木兰舟。”点出乘客眺望海景和岸景,是坐在用木兰作原料制的船上。勉強将诗句的主题钩回。我认为这不是好作品。詠物诗能摄取植物的神韻有五代罗隐(833-909)詠牡丹:“若教解语应倾国,任是无情也动人。”宋杨万里(1127-1206)詠芭蕉:“绕身无数青罗扇,风不来时也自涼。”和唐张彤詠橘子:“树树笼煙疑带火,山山照日似悬金。”这些好句令读者嘴嚼回味,方是詠物诗的正宗。
  聊斋誌異作者蒲松龄失意科场,潦倒半生。几十年的郁郁不得志,梦寐难忘。他的作品毫不保留地揭发科举弊病,试官昏聩。描尽士子患失的心理,写来力透纸背,入木三分。对自明,清以来用作开科取士的八股文作不遗余力的抨击,同时数十年来的寒窗灯下,力取功名终未能忘怀。这样矛盾的心情,不自觉地在笔下流露。“叶生”这篇是一很好的代表,文章开始写一屡试不第的叶生,饱受科举制度心理上摧残。邑令丁乘鹤极端欣赏叶生超尘脫俗的文章。召他至官署。叶生因失意抱恙,未能立即从命。病愈后力赴丁府。穷毕生精力,教授丁乘鹤的儿子。后来丁公子一试中魁,叶生扬眉吐气,不负平生所学。这篇文章到此写得平淡无奇,索然乏味,似乎和攻击科举八股文的主题,有所离異。当写到丁公子为酬师恩,重金答谢,並车骑仆马送师回故乡。精彩的文字就在叶生到家时开始了。

…见门戶萧条,意甚悲恻。逡巡至庭中,妻攜簸具以出,见生,掷,且骇走。生淒然曰:“我今贵矣!三四年不见,何遂顿不相识!”妻遙谓曰:“君死已久,何复言贵?…勿作怪異骇生人!”生闻,怃然惆怅,逡巡入室,见灵柩,扑地而灭。

  叶生死而不自知,魂从知己,教授知己的儿子中举做官后,自己也得了富贵。回家见到妻子惊骇的神情和堂中的棺材停灵,恍然悟到自己已死,悽惋悲伤,扑地而灭。有了这段奇文,前段令人读了恹恹欲睡的文章,变成字字生棱,突然跃起。“叶生”这短篇,不是离题,而是用最沉痛,最苍涼的笔墨,狠狠揭露科举的罪恶,写出饱受迫害的叶生,死而不能忘情猎取功名的悲剧。
  我最近读了一篇文章。结尾离题万丈,和正文毫无关系。原来这是作者自我检讨,年逾古稀,有此勇气公开暴露自己的弱点,确实令人佩服。可惜犯了“离题”的大毛病。比起詠木兰花诗,更差几筹。离题会将文章降格,把好的变为平庸,普通的变为卑劣。自我检讨亦成了累赘的蛇足。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