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杜牧磨“戟”想起…

谢锡命

 

  随着经济起飞,物质丰富了,但人的心灵,卻愈来愈空虛苦闷;心灵的饥渴,使现代人仿佛饥不择食,转向久违,甚至某些早已扬棄了的文化“沉淀”-说到这,我们民族有五千年的悠久历史,可说是又“沉”又“重”又“厚”的!
  因此,一些学术界人士热衷发掘,打捞“文化沉淀”,用通俗化,故事化,超历史的自由“诠释”方法,借传媒的优势,推波助澜,使大众一夜间染上钩沉稽古的“文化瘾”。这可说是中华文化史上非常奇特的现象。
  本来,将自己民族的历史文化知识普及,作为教训与借鉴,从而创造健康向上的文化,向至高的真理迈进,这是何等的好!但是,若不分青红皂白地迷恋“沉淀”,把它捧为永恆的精神力量,恐怕人的心灵也随之“沉淀”,青少年的思想提早“老化”。这种心态,正如圣经所说:“这百姓心蒙脂油,耳朵发沉,眼睛昏迷”(以赛亚书6:10),对我们寻求,接受最高真理,又是何等的不明智,何等的不利呀!
  应怎样看待历史上之文化“沉淀”?晚唐诗人杜牧(803-852)的一首著名詠史诗-赤壁,给了我们一点启发:

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
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

  杜牧才气橫溢,有政治抱负,注重研究“治乱兴亡之跡,财赋兵甲之事,地形之险易远近,古人之长短得失”(上李中丞书)。其七绝形式写成的詠史诗,以简短的二十八个字发表独特的见解,故被后人誉为“二十八字史论”(宋.许彥周诗话)。在赤壁诗里,诗人说:赤壁那一场決定三国鼎立的水战,当时若不是吹东风,周瑜的夫人(二乔之一),必为曹操所掳,深锁在他所建,供其享乐的铜雀台了。註家多着眼於后二句,因杜牧在这十四个字中,翻了“周郎妙计安天下”(罗贯中:三国演义)的案。我们认为,起首二句对我们今天学习怎样看待历史遗产尤为重要,借此可看出杜牧对“沉淀文物”的态度。赤壁之战,发生於汉献帝十三年(208),距杜牧已近六百年。诗人在沙滩中拾得一支折断了的铁戟,经过一番细心的磨洗,鉴定它是当年战役的遗物,並据此对“前朝”历史事件,人物给予评论,作为“今朝”(晚唐)政治现实的借鉴。杜牧的分析方法,无疑是科学的,历史的。
  我们今天对文化“沉淀”的态度,与当年杜牧磨戟迥異。我们打捞了“铁戟”的残骸,看不到它已是“折戟”,除了无限缅怀它在历史上的战绩(这是存在过的),更要把它磨好了来使用,就像另一首唐诗所描写:“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贾岛.剑客)。“折剑”当作“完剑”,“宝剑”磨,已失历史的科学态度;幻想它在今天发出永恆的“宝光”,那就更可笑了。
  我们这样说,並不是要贬低文化遗产。我们民族有五千年的悠久历史:先秦诸子之百家爭鸣,两汉文化,唐诗,宋词,元曲…在历史上都有其光辉,以谦虛的态度呈献於世界文化之林,亦放異彩。这是值得我们自豪的。任何民族都创造了自己的文化,它具民族性,历史性,继承发展性和相互交融性;它像一层层的“沉淀”,“沉淀”在历史中,在历史中述说着它的功过;又像树木的年轮,是特定的岁月形成。文化有这些特性,但決不可能有超越一切时空的永恆性。因为,人的智慧有限,而造物主的“谋略奇妙”,“智慧广大”(以赛亚书28:29),“沒有人能以智慧,聪明,谋略敌挡耶和华”(箴言21:30)。人的生命也有限,有限的生命,不可能产生超越时空的永恆的精神。但自作聪明的人常这样想这样做,故造我们的神断定:骄傲的“智慧人的意念是虛妄的”(哥林多前书3:20)!这虛妄,在中外历史,文化史上多么司空见惯,希特拉,尼采,就是如此狂妄的人。我们今天怎能在文化上“造神”,把活人吹捧成“真人”,“当代圣哲”?怎能梦想把古人,死人“祭活”,把他们的话语当作永恆的教训?怎能煞有其事地伪造“沉淀”,把初民神话中传说的“开天辟地”的“盘古”,奉为创世的“神”,把所谓“抟土造人”的“女娲”,供为“国母”,甚至“人类之母”。如果这也是为了提高民族自尊心和自豪心,那就适得其反,恐怕会贻笑天下了。
  其实,圣经启示的那位神,喜欢人类有文化知识,“耶和华赐人智慧,知识和聪明都由他口而出”(箴言2:6),更要人类认识祂亲自启示,自上而下,使人得救的最高真理:“认识耶和华的知识要充满遍地,好像水充满洋海一般”(以赛亚书11:9)。可是,人有了人文科学知识,不是更谦卑,反而“自高自大”(哥林多前书8:1)。在当今所谓“科教时代”,无限夸大文化的能力:以为一本论语,便可“治天下”,“包打天下”,天文地理,政治,经济,外交…无所不包,普世亙古适用;各种人为的宗教,更各自造心中的“神”,抵挡圣经里自上而下启示的真理。圣经预言,将来会有“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神的殿里,自称是神”(帖撒罗尼迦后书2:4),我们要警惕呀!
  中唐一位著名诗人刘禹锡(772-842)说:“请君莫奏前朝曲,听唱新翻杨柳枝”(杂曲歌辞.杨柳枝)。我们今天也不能把“文化沉淀”打捞起来,充当永恆的精神粮食,只有神的儿子耶稣启示的“是个新道理”(马可福音1:27),永远的真理,使人得救的福音。
  人类创造的文化是有成绩的,但不是万能的,不是超越一切的。
  能超越一切的,是那位创造我们的独一的真神,因为祂-

超乎众人之上,贯乎众人之中,也住在众人之內。(以弗所书4:6)

  主耶稣创造万有,超越万有,超越时空,祂战胜了死亡;祂不是高不可攀,因祂主动亲近我们,与我们同在。所以,祂,唯独是祂,用自己的宝血洗淨人的罪,带我们超越,带我们进入永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