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海啸与地震

黃素民

 

  两年半前,南亚地区大海啸橫过印度洋,冲撞到一千里外的斯里兰卡时,造成三十多呎高的波涛。当时有一个美籍印度人名叫孙大士(Sanders)在斯里兰卡东海岸一个捕鱼村落附近开设了一间孤儿院。这个在斯里兰卡出生的孙大士20年前与他父母一家住在马州的盖城(Gaithersburg, Maryland)(註一)。现在他是一个传道人和管理这个孤儿院的28个孤儿。当他早上看见海啸向着孤儿院冲来,他立即通知所有孤儿及工作人员一共30多人上了他的小艇。平时,他每个晚上都把小艇的电动机拿回家以防失窃,可是早一个晚上他忘记收存而把电动机留在小艇上。这个电动机平时要拉四或五次才能发动,可是那天早上电动机一拉就开动了。他虽然开尽了油门,海啸卻比小艇更快,而且30多呎高的浪已经吞灭了全间孤儿院,看来大浪很快就把小艇吞灭了,大家都大声的祈求上帝保护,孙大士也举起他的手对着海啸说:“奉耶稣基督之名,我命令你停止。”顿时海啸慢慢地停下来。后来孙大士说:“大浪沒有把小艇吞灭真是神蹟,因为小艇与30多呎的巨浪正是面对着面。”近来孙大士的母亲和两个妹妹与及马州盖城的邻居捐了15万美元(目标是40万元)给他来重建这个孤儿院,加上各国的大量捐款,孙大士要盖一间双倍大和现代设备的孤儿院,准备来收留因海啸而产生的孤儿。还设立一间职业学校以供孤儿来学习电脑,建筑,和裁剪等职业。现在他已买了一部能坐十五人的小巴士和一部运货车来帮助重建。看来孙大士因祸得福,这是神给敬畏祂的人之赏赐(註二)

  这场海啸发生在2004年12月26日。当日,在印度尼西亚(以下简称印尼),苏门答腊岛西北边的印度洋海底发生強烈的九级(9.0 on the Richter scale)地震。这个巨大的海底地震形成了庞大的海啸,影响十二个国家,近三十万人死亡,千千万万人受伤,无数的人无家可归,很多地方的建筑物都夷为平地,就算远在五千里外的非洲也有三百人死亡。这次海啸的破坏不但很大而且面积也很广阔,一直由泰国的西岸至非洲的东岸。在1960年五月二十三日,南美洲智利海底曾经有这个世纪最強大9.5级的地震而引发巨大无比的海啸,相隔七千里外的夏威夷有61人死亡,即使远在一万三千里外的日本也有119人死亡(註三),范围之广令人难以相信。所以在海底的地震,能发生海啸,与陆上的地震一样可怕。
  近年来地震在世界各地破坏不少建筑物,也使千千万万的人家破人亡,受伤者不计其数。伤亡最多的一次地震是1976年七月发生在中国唐山市。地震发生在早上三时将唐山市的房屋全部倒塌而夷为平地,因为唐山市的房屋多用砖建造的,房屋倒下时,砖头压死在睡梦中的市民不计其数。中国政府因面子及政治问题只报告有25万人死亡,也拒绝外国的救济和採访,但据美国华盛顿邮报估计可能有80万人丧生(註四),受伤者更不计其数。在1993年美国三藩市的大地震,单就清理费就花了七十亿美元。在1994年一月美国洛杉矶市附近的北岭(Northridge)的大地震损失近300亿美元。海啸与地震也可以说是破坏与死亡上最大的天災橫祸了。

海啸与地震的形成

  地震学家认为地壳是由十二块巨大的石板块所组成,这十二块巨大的石板块托着全地球上的陆地与海洋。巨大石板块下面是地球內部的岩浆。高热沸腾的岩浆使在巨大石板块下面的气压不断增加,高昇的气压能使巨大的石板块周围移动,有时石板块互相撞击,有时一块石板块在其他的石板块上或下移动,这种移动受阻而使石板块下的压力增加到石板块挡不住而形成了地震。人造卫星照片证明推起喜马拉雅山的石板块与唐山市地震的石板块是同一块。虽然两地相隔有千多里,地震会同时在此两地发生(註五)
  海啸是由海底的地震而产生。当高压力下的岩浆在海底如火山爆发一样向上直射就产生巨大的海啸。在1883年近山大海峡(Sunda Strait)的海底就有这样的強力地震而创造了115呎的海啸,摧平了165个海旁的村落和有三万六千人死亡(註六)。

海啸与地震的预测仪


张衡

  海啸与地震的破坏这么巨大,地震学家都想能夠预测地震在何时何地发生。所以很多地震预测仪器已经发明。最先发明地震预测仪的不是在科学昌明的美国和日本,而是在中国。世界上第一个发明地震仪是中国人张衡。张衡(公元78-139)是东汉时代的天文学家,科学家,和数学家。他早在公元132年发明了地震仪。张衡的地震仪(候风地动仪)是一个铜制的壶,铜壶外面有八条龙向着东,南,西,北,东北,东南,西北,西南八个方向(参看附图)。每条龙口含着一棵铜珠。坐在每条龙口之下是个开着口的青娃。铜壶中吊掛着一条摆动锤(Pendulum),连接桿使吊掛的摆动锤与及龙的上下顎相连,地震使摆动锤搖动时,连接桿就把向着地震方向之龙的上下顎打开,龙口的珠就跌下坐在龙口下青蛙的口里。想不到差不多在二千年前中国已经有了这种精巧的机械连接桿(Mechanical Linkage)工程设计,況且那时地心吸力尚未发现。张衡利用这个地震仪来测到在京城洛阳西北方四百里外的地震。比当时用马的通信更快。现代的地震仪是用电脑的,但是无论地震仪如何电子化,人类现在还不能准确地预测到地震会在何时何地发生。


张衡的地震仪-候风地动仪之模型

  美国在1948年已开始在沿海装置海啸探测仪,此仪器可以放在19,650呎深的海底,能查出半吋高的海啸动态。这次印尼因为经济问题沒有在西岸装置海啸探测仪,其他印度洋的国家也沒有装置海啸探测仪。世界海啸情报中心(The International Tsunami Information Center)已在1965年在夏威夷成立,但仍有很多国家沒有参加(註七)
  有史以来,人类只有一次偶然地预料到地震的来临,那是1975年二月在中国辽宁省的海城市(註八,第32页)。中国地震局人员看见井水下降,河水水平減低,鸡飞上树,水鸭棄水上岸,狗犬吠叫,豬咬豬又要爬上牆,蛇在冬眠未完就出来冻死在雪上,地震由少变多,由小变大,一连三天不停,这些不平常的预象使地震局人员怀疑地震将临,所以政府在第四天的早上下令全市疏散,所有居民都要离屋出去郊外或空地。结果在晚上发生大地震,整个海城市夷为平地。因为海城市已预早疏散,所以死亡人数很少。中国地震局所有的仪器都不能预测到海城市这次大地震,反而野兽给他们预兆,这个预兆就是神蹟。报上记载,这次印尼的大海啸也发现很少野兽死亡,因为神早已告诉无知的动物逃离险地,只有那些不肯悔改的罪人才受到神的惩罚。

人为的地震

  很多人以为地震是天災,其实人为的可能性也很大。这几十年来人类对地上环境破坏的厉害而可能导致地震。由於原子尘对於人类健康的遗害,原子弹的试验已从地面而进入地下。美国在地下深处的原子试验使用很大的爆炸力而有可能震裂了地下巨大石板块而容许地震发生。又如抽取地下水源来灌溉农田与及抽取地下油田而使地下空洞很多,以致地下大石板块缺少上面的压力来平衡地下溶岩的气压与日俱增,以致大石板块的破裂而产生地震。因此我们可以说有些天災是由人祸而起。

神所许可的地震

  圣经记载很多神所许可的地震:民数记第十六章31至32节记载利未的曾孙可拉因为背叛神,上帝使地裂开了口,把可拉和他的人丁,财物全部都吞下去了。可见神是用地震来消灭背叛祂的人。撒母耳记上第十四章15节记载以色列人约拿单带领以色列军队与非利士人作战,上帝利用地震使非利士人战战兢兢地不能作战而被以色列人消灭。这里表现神是用地震来帮助信仰祂的人。同样在使徒行传第十六章22至24节记载耶稣的门徒保罗到罗马去传道,罗马人把保罗和他的同伴下狱並加上腳镣。大约在半夜时,保罗及他的同伴一同祷告唱诗讚美神,忽然间地大震动,甚至监牢的地基都搖动了,狱门立刻全开,众囚犯的锁链也都松开了。狱卒也被地震惊醒,见狱门全开以为所有囚犯都逃跑了,就拔刀想要自杀,保罗大声呼叫狱卒不要伤害自己。狱卒看见上帝的大能以及囚犯仍在,就立刻信了耶稣,並且带领他全家的人同来信了耶稣。圣灵在此利用地震来带领人信神。根据新闻周刊Newsweek Magazine,註九)的报导,几乎所有主要的色情电影制作业都坐落在洛杉矶附近的北岭地震区,据说美国有百分之九十的色情电影在此地区生产,1994年一月在洛杉矶附近北岭区的地震把百分之八十五的黃色影片公司摧毀了。这里神是用地震来清除地上的罪恶。圣经出埃及记第三十四章7节说:“…上帝万不以有罪的为无罪。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

  近年来在世界上发生的地震和海啸可以说是天災人祸,据中国地震局报告(註八,第36页),由1949年至1976年的27年中,中国有过一百次的地震,二千七百万人因地震而死亡,七千六百万人受伤。是否上帝利用天災人祸来喚醒世人及早悔改呢?神是公义的,不少天災人祸也有其背后的人为因素。上面的举例显示人类有天大的罪恶和无节制地破坏大自然环境,导致不少天災的发生。这就是说,上帝创造的宇宙不是不完美,而是宇宙里有太多的罪恶存在。正如罗马书第八章21节说:“但受造之物仍然指望脫离败坏的辖制,得享神儿女自由的荣耀。”人类要悔改,脫离败坏与死亡,盼望神的赦免而避免天災人祸。圣经记载耶稣再来时也有地震。但无人知道祂何时再来,因为未信祂的人尚未完全归来。彼得后书第三章9节说:“…祂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归祂”。只有认罪悔改的人才能进入耶稣再来后所设立的新天新地。到那时,所有的天災人祸都沒有了。

参考资料:

註一:John Lancaster : Outracing The Sea, Orphans In His Care, The Washington Post, December 30, 2004.
註二:Jacqueline L. Salmon : Mission To Shelter Orphans Stymied, The Washington Post, January 31,2005, p. B1.
註三:美洲时报,2005年一月六日,页5.
註四:The Century's Deadliest Earthquakes, The Washington Post, January 18, 1995.
註五:Bruce Brown & Lane Morgan : The Miracle Planet, p.20.
註六:Andrew Robinson : Earth Shock, 1993, p.181.
註七:The Washington Post, January 9, 2005, p.B3.
註八:Charles Officer : Tales of the Earth, 1993, p.32.
註九:黃存望:天災人祸的感触,中信月刊,386期,1994年六月
註十:Charles Officer : Tales of the Earth, 1993, p.3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